编剧
在电影海报中,编剧署名怎么越来越难了?

就署名权这件事而言,行业现状又是如何?

那些为大众编了十年故事的人,他们的故事是怎样的?

“中国编剧正面临自我价值实现、市场客观需求以及资本追逐的三重挑战。”

编剧张冀:创作来自对生活充分的感受

关于编剧和导演如何合作,他持哪些想法?而对年轻编剧,他又有什么寄语?

郭敬明们道歉了,创作者的日子好过了吗

我们期待2020年的最后一天,能够成为内容创作者的维权史上里程碑的一天。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除了叫好还有一些问题值得追问

联名抵制的人和终于道歉的人,真是为了反抄袭吗?

111位影视从业者联名上书“于正、郭敬明”,综艺选导师也要划红线了?

娱乐至死、流量为先的年代,属于“于正、郭敬明”们的就业机会显然还有更多。

副编剧:当编剧也有了“副职”

编剧在国内一直属于话语权缺失的弱势群体,而“副编剧”看似让新人编剧更容易争取到署名权,但也可能让新人编剧的地位再降一级。

编剧之冬:焦虑频发住院、月收入3000元不到,我做编剧这一年

大量影视项目无疾而终,处在行业最低端的编剧们艰难度日。

《亲爱的自己》全员BE惹争议,国产剧编剧为何频频被骂上热搜?

为什么《亲爱的自己》要一反都市剧常态,给观众一个并不“Happy Ending”的结局?

编剧起义?

这不是道德问题,甚至不是职业素质问题,而是市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