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赘婿》和男频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赘婿》和男频剧

打铁还需自身硬。

文|犀牛娱乐  冷罐头

编辑|夏添

近几天,《赘婿》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要说整个事件的源头,还得将时间线拨回到1月3日。当天中午,网文作者七英俊发布微博,披露了一段自己在网络作者大会后的私人聚会上,曾被男作者言语冒犯的经历,在网文圈引发了巨大的轰动。一时间,自证清白者,愤怒对骂者纷纷出现,迅速发酵出圈。

男女性别对立的情绪,再一次燃至顶点。

身处其中的《赘婿》原作者“愤怒的香蕉”,也在微博上不断发声。言辞也从最初的相对理智,演变为与网友的“激情对骂”。“女拳”等带有讽刺性的字眼,在其口中频繁出现。

1月6日,当事人七英俊因为私生活和工作都受到严重影响,决定删博,并向公益组织捐出3万元。一直与七英俊“对线”的男作者“流浪的蛤蟆”,也选择息事宁人。眼看着这一事件已经渐近尾声,却未曾想到舆论的矛头一转,对准了“愤怒的香蕉”。

其大谈“女拳游戏”的言论,惹来骂声一片。其粉丝发出的“《赘婿》不需要女性观众”的论断,也成为众矢之的。由郭麒麟、宋轶主演的《赘婿》影视化作品,也被牵扯其中,成为了诸多网友的抵制对象。

在这场风波之前,影视剧化的《赘婿》有着不俗的大众期待值。一方面,从演员阵容来看,郭麒麟、宋轶、张若昀、田雨等《庆余年》的原班人马均包揽在其中。两位主角在片花、海报中的cp 感,也足够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庆余年》之后,再度由腾讯影业、阅文、新丽联合出品的《赘婿》,能否让男频剧“后继有人”,也备受行业内期待。

男频剧的风雨飘摇路

说到男频剧,就离不开《庆余年》。

自网文IP影视化的热潮兴起以来,男频剧一直处于“持续输出”的状态,类型趋势也在不断演化。

早期,穿越爽文占据了半壁江山。霍建华、吴奇隆主演的《刑名师爷》,孙坚主演的《纳妾记》,陈赫主演的《极品家丁》等,均是穿越后事业情感双开挂的路子。很显然,这种充满男性“自我幻想”色彩的剧作,在女性受众占大半比重的剧集市场中,很难被接纳。

2016年,随着《青云志》的上线,“媚女”倾向开始取代穿越爽文,成为男频剧的重要发力点。《择天记》《轩辕剑之汉之云》《武动乾坤》《斗破苍穹》……数十部男频小说惨遭“阉割”之痛,丢了原著的魂魄,成为专为女性受众“量身定制”的剧作。最终的辐射范围,也限制在了圈层之内。

直到2019年末《庆余年》的出现,才打破了“男频无爆款”的尴尬局面。

要论对原著的还原,《庆余年》在一众影视化的IP中排不上名号,剧中有不少二度创作。但不可否认,《庆余年》的确把男频剧的路子走宽了。

原著中的权谋、烧脑等男性受众偏爱的元素,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得到了保留,且以极富层次和戏剧张力的形式在剧中得以呈现。与此同时,《庆余年》对女性受众也释放出了强烈的友好信号。

《庆余年》的原著作品,是不折不扣的后宫文。范闲虽然是穿越者,但被当时三妻四妾的习惯影响,默认了一夫多妻制的正确性。除迎娶“鸡腿姑娘”为正妻外,还有四个侧室,分别是北齐圣女海棠朵朵、北齐贵妃司理理、北齐女帝战豆豆和大丫鬟柳思思。

但诸如此类男性受众喜闻乐见,女性观众看了恼火的点,在剧中被完全剔除了。范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设,以及和林婉儿甜蜜的爱情线,都为女性观众提供了几分好嗑的浪漫。

同时,尽管范闲的母亲叶轻眉在剧中一直未曾现身,但其戏份可不少。其“人生而平等,没有贫富贵贱之分”等价值观念的传递,以及对其伟大女性形象的塑造,都在价值取向层面击中了不少女性受众。轻喜剧的元素,也做到了“男女通吃”。

对于男频剧而言,一味的“爽男”或是“媚女”,无异于作茧自缚。减轻点包袱,放松下拳脚,兼容并包才是正路。

男频剧的“开山鼻祖”

尽管网络文学是男频剧重要的发源地,但男频剧的开山鼻祖,并不在网文的领域内。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无论从题材类型来看,还是从其行文风格来看,都属于典型的男频小说。

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金庸武侠便正式开启了影视化之路,且历经数十年而不衰,至今仍有经典作品被不断翻拍。

据统计,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雪山飞狐》有5个影视化的版本;《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书剑恩仇录》分别被翻拍过7版;《鹿鼎记》《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分别有8个版本的影视作品……其风靡程度可见一斑。

那么到底为什么同男频不同命呢?

首先,在于原著小说品质上的差异。在从前那个“车马慢,书信远”的年代中,金庸先生的作品能突破地域的限制,实现大范围的传播,已足够证明其在品质上的优越性。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金庸先生对其笔下武侠世界的架构,对剧情线饱满而又立体的塑造,本就足矣称为经典。入行门槛低、作品质量良莠不齐的网文,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其次,金庸武侠在思想内核及对女性形象的塑造上,都相当深刻。虽然按类型划分,金庸武侠可归类于男频,但其并不是逻辑单薄的爽文套路。家国大义始终埋藏在他的作品中,女性角色也并非是满足“杰克苏”幻想的工具人,在其作品中,不乏将女性角色塑造得更为出彩的代表作。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等,都极富角色魅力。

同时,无论是在金庸先生的小说中,还是在经典的影视化作品中,爱情线的塑造都较为鲜活,且在类型上相当丰富。

小说基础好、剧作品质硬、价值观念深、爱情线好看……整体看下来,金庸武侠与《庆余年》深受观众青睐的原因,存在很多共性。

剧版《赘婿》的对手是谁?

话说回来,无辜躺枪的剧版《赘婿》,还能拿起《庆余年》的接力棒,担起重现男频剧辉煌的重任吗?

先从原著作者惹来的祸水,是否会殃及影视化作品的层面来说说。目前来看,因“愤怒的香蕉”的不当言论,而连带着对剧版《赘婿》产生抵抗情绪的人不在少数。所以《赘婿》在舆论场中已经来到了被动地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这种“被动”,还没演化到决定剧作命运的程度。

一方面,通过这场轰轰烈烈的讨伐大战,让不少网友意识到,《赘婿》的原著与剧版有很强的“割裂”感。原著粉丝对于影视化的《赘婿》,向来是持负面态度的。魔改剧情、演员的颜值撑不起角色等言论甚嚣尘上。同时,作者本人疑似内涵剧版演员的言论,也被网友扒出。其在《赘婿》影视化的过程中,参与程度并不高。

从这一维度来看,《赘婿》的剧版与原著所辐射到的群体,并没有休戚与共的紧密关系。所以在挽回路人缘等问题上,存在着很大的操作空间。

另一方面,随着愤怒情绪的“下头”,剧版与原著的分离性,会被更多人所接纳。郭麒麟、宋轶两位主演上佳的路人缘,再加上《庆余年》中多位原班演员的亮相,都可以助力淡化大众对剧版《赘婿》的敌对情绪。

归根结底,《赘婿》生死存亡的关键,并不在于当下的这场舆论风波。自身的品质如何,才是命脉所在。

从小说内容来看,家国大义在,深受观众青睐的轻喜剧元素有,剧情线的设定也比较丰富。但其弱点也非常明显。

首先,《赘婿》的原著是典型的“种马文”,男主宁毅有苏檀儿、刘西瓜、周佩、元锦儿、小蝉、聂竹云和陆红提七个女人。这与当下的主流价值观存在严重偏差,同时这种行为也属于在女性受众的雷区上“蹦迪”。剧版对这部分的戏份如何取舍,做出何种优化,算是重要的一步。

其次,尽管原版小说中将年代背景设定为虚构的武朝,但事实上,《赘婿》的历史背景并非是架空的,而是将北宋套入其中,大众耳熟能详的“上梁山”,也被融入了其中。从原著内容来看,其在历史的严谨性上,有些随意。对历史背景进行怎样的处理,是剧版《赘婿》把控品质关的关键。

同时,虽然《赘婿》的小说还未完结,但其问世的时间是在2011年,距今已经过去十年。十年前的反套路,已经成为十年后的旧梗。如何避免落入时间带来的“尘网”中,也是不小的考验。

整体看下来,虽说剧版《赘婿》的命运,仍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客观地说,其影视化的难度系数有些高。能否大刀阔斧的摒弃糟粕,被主流市场所认可,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打铁还需自身硬”,过硬的品质才是吞噬流言蜚语的终极武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