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声优流量化这道题,该如何解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声优流量化这道题,该如何解开?

不论主动或被动,配音演员以及声优这个后端幕后行业都已被推至台前。

文|壹娱观察 王心怡

《鬓边不是海棠红》等热播影视作品的广播剧同样收割不少流量红利;

B站推出声音演员竞技综艺《我是特优声》,吴磊开口“秒变白起”而登上微博热搜;

《有翡》中两位主演的配音也成为众多吐槽声中的一环;

......

在近期,原本“圈地自萌”的声优们从娱乐话题的旁观者,转身成为了重点参与者。声优以及其涉及、关联的内容也被一次次推向了主流舞台,从而集中推至了更广大的受众视线中。

这背后与不断增长的二次元用户规模不无关系。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呈现增长趋势,2019年达到3.32亿,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同时,不少声优们或凭借影视剧作品,或凭借ACG角色成功吸引关注,并走至台前,成为出圈的头部配音演员。

《陈情令》将双男主CV名字放置官方宣传海报

声优的关注度急升也直接反映在职业的选择上。早在新华网2017年发布的《95后的迷之就业观》中,配音员就以17%的占比位于“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的第二位。

然而,配音演员们、配音行业以及背后的大多数垂直受众对于这样的热度、流量和话题还未做好准备。“目前,配音行业没有行业标准,没有工会,仍处于野蛮生长的初级阶段,还不是很规范”,九紫文化创始人、资深配音导演李龙滨总结了当下行业的现状,“所以,它可能并不能算个行业,只是个行当。”

不论主动或被动,配音演员以及声优这个后端幕后行业都已被推至台前。

关注与争议之下,配音演员究竟是怎样的职业?配音演员的生存现状如何?声优“偶像化”是否可行?声优的未来发展趋势又会如何?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采访了克拉克拉CEO王瑜,九紫声优团创始人、著名配音导演李龙滨,九紫文化企划总监、九紫声优团经纪人魏峤,九紫声优团签约配音演员苏染,九紫声优团执行经纪人锅巴,试图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声优现状:新人得“熬”,女性演员饱和

每天上午在牛街的一个学校教完音乐课,下午骑车到西边跟棚,这是2016年前后刚入行的配音演员苏染的生活。

2020年11月刚加入九紫的锅巴,也走上了执行经纪人(正职)+配音演员(“学员”)的道路。

几年过去了,很多新人配音演员,尤其是刚入行的,在前期由于还处在起步阶段,生存状况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魏峤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根据我们的观察和统计,现在大多数的新人配音演员入行前期,由于能力、技术有限等原因,在收入上还是不尽如人意。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提升或有了一定的作品积累后,会慢慢地好起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配音演员是个需要“熬”的职业。

2020年,苏染开始尝试广播剧的策划,工作的内容包括主题曲的把控、海报风格的确定、与PV团队沟通、剧本的审核解读、全程跟配音演员录制等,基本“全线贯通”。配音演员的升级之路,从策划到策导,从而成为配音导演,这算得上一种配音演员的职业路径。不论是以其它工作“养”配音演员,还是尝试策划之职,都有种“曲线救国”的感觉。

九紫声优团参与的广播剧《娱乐圈是我的》

配音演员除了面临上述提到的经济压力之外,职业的工作方式、工作强度也是不可避免的压力。李龙滨老师将配音演员形容为“一碗青春饭”。

据李龙滨介绍,一部电影100分钟左右,一般会最多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去供配音演员不断打磨。

相比之下,剧集配音的强度大得多。很多情况下,几十集的戏给到配音的时间是十五天左右,而这十五天还包括配音导演浏览整部剧集的画面、组建配音演员团队的时间。因此,一个配音演员一天要完成5—10集的台词内容,还会出现给到的剧本存在问题的情况。配音演员的工作强度可见一斑。

即便如此,大多数的配音演员都会选择ACG内容和影视剧共同尝试。

原因之一在于ACG内容产出的数量仍然有限,较影视剧大批量的产出仍有较大差距;同时,影视剧配音与ACG配音也属于不同的“轨道”——能配影视剧不代表能配动画和游戏,反之亦然。

仅凭某一领域的配音内容,很多配音演员无法生存。

而对于女性配音演员来说,生存环境更加残酷。

著名配音演员季冠霖参与B站《我是特优声》

市场环境、用户需求、消费状态等因素都在影响着创作方向,影视作品女性观众占比超高的情况下,男性角色占有优势,女性受众对于男配音演员的需求是大于女配音的。然而,在配音演员这一职业中,女性的数量又要远远多于男性,这也直接导致女性配音演员的相对饱和,而男性配音演员更加“吃香”。

即使顶住压力、曲线救国,配音演员的收入差距仍然很大。

据了解,以电影配音为例,有的配音演员按天收费,有的按小时收费,甚至一小时几千元。而在游戏配音方面,一句话3000元的情况也会出现,只是基本为男配音演员。这当然与配音演员多年积累下的能力,以及市场认可等因素有关,但也不乏与流量话题挂钩的情况。

声优行业同样开始出现对流量的追逐,再加上竞争、生存的压力,以及机会的缺乏,等等变化加速下,从某种程度也促使越来越多的声优走到台前,活跃在社交媒体上,建立自己的流量池,甚至是“塑造”讨喜人设。

声优“偶像化”?声优艺人化!

签约配音演员对于公司而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并不是传统配音演员的工作,也不是所谓的“出师”模式。

早期新人获得学习机会的常见方式是“跟棚”,即每天来配音老师的录音棚,棚里开戏,新人就可以坐在后面观看,在老师需要辅助的时候进去录一录、试一试。

苏染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介绍道:“以前这个圈子里都是这样的,跟不同的组,哪个老师用你就多配一些他的戏。现在可能更多的是培训班模式。”新人报名或是老师的、或是公司的培训班,经过培训、考核,最终通过的新人将会被留下。

2016年左右,行业内不少公司开始尝试声优经纪业务。知名声优服务公司北斗企鹅于2016年开始转型,艺人经纪就是业务内容的其中一项,如今的音熊联萌、729声工厂、九紫文化等公司都有了相关的布局和业务。

给到新人足够的安全感、降低机会获取难度或许是经纪模式出现在声优行业里的原因之一。

九紫声优团的新人培训

“这个圈子人脉很重要。你认识一个老师、一个前辈,他可能就会给你一个机会。但关键是你怎么能认识前辈,或者是你怎么能够让老师给你一些机会,这是有难度的。对于那些没有签公司,可能是自己在跑的配音演员,他们的生存状况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背后没有一个所谓的公司或者是类似的一个职称。”魏峤向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解释道。

声优行业经纪化背后其实也跟平台方对于流量的追逐有着一定关系。“有的平台会提要求,比如说给到我们配音的这部戏必须配置一个有流量的配音演员,必须用谁,又或者要选择的配音演员社交平台的粉丝数达多少万。我们需要去找符合条件的配音演员,但极有可能面临被此配音演员拒绝的情况。所以,我们就决定自己培养,自己做流量出来。这样平台如果有要求,我们就不用去借人了。”

在完成经纪签约后,公司对于声优的打造也是全方位的。在确保声音能力的基础之上,唱歌等相关辅助才艺也会成为考核、培养的一环,公司也会进行一定的宣传,比如练习、录音时的小花絮等内容都会被安排传播。

以长期关注声优培养的克拉克拉为例,它会对声优的养成有整个平台式的闭环。通过《优等声来了》等相关活动选拔新人,然后与专业的直播公会一起培养,再入驻克拉克拉直播,并给予流量扶持,后续给予如克拉漫播出品的广播剧角色可供选择,从而进行声优个人的作品打造。

微博截图

魏峤告诉我们,今年九紫的面试已经增加了一分钟的自我介绍和才艺展示,同时他们也在寻求跟克拉克拉的培训合作,希望找到合适的主播给声优进行直播方面的培训。直播方面的逻辑表现也会是新人配音演员日后的考核内容之一。

二次元用户的不断增长、ACG内容的流行,以及粉圈的形成,等等原因作用下,让声优们不再只是一个话筒背后的“纸片人”。伴随着市场的变化,声优团队和公司也需要尝试新的办法,从而打破传统业务模式的天花板。

例如在日本,声优上杂志、出写真、举办演唱会等等形式已经趟出了一条较为完善的偶像化道路,这似乎让国内声优产业看到了更多的可行性。然而,当越来越多的机会让他们可以从幕后走至台前,有关声优追逐偶像化、流量化的质疑也频频出现。

目前来看,开始以自己形象示人的更多集中在商业配音工作室。但早期这类配音演员以自己形象示人也并不是在寻求偶像化发展,而是在自己的角色受到关注之后,走至台前。

边江参与湖南卫视《声临其境》录制

在克拉克拉CEO王瑜看来,当这样的一些声优老师需要去做一些台前的工作,但仍然是以声音演绎的技能作为职业化、专业化发展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的举动并不能算是偶像化。

九紫文化创始人李龙滨也提到,会不会偶像化与个人定位有关。“要把自己的定位想清楚。你定位在偶像,你就要练舞台镜头前灯光下的能力。如果把自己定位是配音演员,你就要训练自己话筒前的能力。”

或许,与其说的是声优“偶像化”,不如说是声优经纪化发展下的“艺人化”趋势。

矛盾与被动的后端产业

即使声优对于现在的娱乐环境,不再是个陌生而又小众的行业,也曾因为个别事件抵达过舆论的顶峰,并在一定程度上也被认为逐渐走出了二次元领域,但配音行业、配音演员与背后的市场依然处在纠结中。

配音演员的“自我纠结”最有代表性。

大部分配音演员更偏爱二次元作品。想要完成影视配音必须要根据剧中演员的表演、口型、节奏、画面等进行配音,对于配音演员来说,不能信马由缰。同时,由于社交媒体平台的普及,大众已经熟悉地了解演员在现实中的声音,如何在配音时能够让观众不出戏也是难点之一。相比之下,二次元内容没有口型和真人演员本身等原因的限制,配音演员的自由度更高,更像是独立地完全塑造一个形象。

如上文所说,只在一个领域深耕,对于配音演员而言,很多时候可能面临无法生存的状况,尤其是二次元内容的产量还不足以支撑声优的工作量。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得以好转,面对分众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各平台已经对广播剧、国创内容等方面发力布局。

以广播剧为例,据克拉克拉CEO王瑜介绍,单部广播剧的制作成本其实是要远远低于影视作品的制作成本的。因为它不需要视频的拍摄的过程,演员的费用相比于影视演员来讲,也要低很多。同时,诸如广播剧这样以声音演绎作为内容核心的内容形态,也会助力将配音演员往“台前”推,让受众更多关注到配音演员,从而增加新人被看到的机会。

从目前来看,广播剧“造星”,以及受关注程度正在上升。微博动漫超话榜上,排在二、三位的CV羊仔、CV倒霉死勒都是广播剧的配音演员。截至发稿,在克拉漫播上线的广播剧《针锋对决》播至第十集,播放量达到23.6万,而《鬓边不是海棠红》上线至第五集,播放量为8.7万。

《针锋对决》第一季宣传图

在流量化消费的大环境下,大众的审美在影响甚至倒逼内容领域的创作,而面对着前端制作方、以及参与感很高的粉丝团体,常常处于被选择境地的配音演员,这一后端产业也在试图找到些主动权。

比如,广播剧到影视化的一站式“打包”,广播剧的配音演员作为影视化后的配音演员,既减轻了创作团队的工作量,声音的延续也可成为宣传的一个点,同时,粉丝的粘性也会利于作品的代入感。

影视寒冬再加上疫情的不确定性,让本来稍有起色的配音行业陷入了低谷,很多配音演员一个多月没有工作,有的工作室因为疫情直接放假。如今,伴随着行业的复苏和疫情的有效控制,配音行业似乎开始缓过神来。

不过,李龙滨已经开始表示出了对于流量的担忧。“配音圈正处在前几年影视圈流量当道的‘大流量+大IP=票房’的时代,这是一个非常不良的时期,虽然这是市场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

对于处于更加一线的配音演员们来说,希望大众更加了解真正的配音演员也是心愿之一。毕竟,那些在短视频上很火的萝莉音、少女音的“讨巧”展示,只是配音演员最基本的操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