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贪污还在记者会上嚎啕大哭,拉低国民智商的公务员快被11区人民弄死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贪污还在记者会上嚎啕大哭,拉低国民智商的公务员快被11区人民弄死了

让你贪污!让你贪污!让你贪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014年6月,日本兵库县议员野野村龙太郎被曝出2013年一年间出差195次,报销交通费约300万日元(当时约合16.7万元人民币),被县议会立项调查。

野野村不仅没有附带相关发票,还被发现曾在2011年和2012年也以交通费的名义共挪用公款480万日元。

3年加起来贪污了不到40万人民币,见多识广的我国人表示,霓虹人都太小打小闹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为了这40万,野野村龙太郎即将付出的代价竟然是一辈子。

他后来上演了一出震惊全国的魔幻现实主义戏剧,在召开记者会时嚎!啕!大!哭!为此整个11区都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给他取了个“嚎哭议员”的绰号,还入选2014年新语·流行语大赏,以致这位哥直到现在还是网友恶搞的对象。

这事儿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4年6月30日,被曝出挪用公款的野野村龙太郎接受地方电视台采访,面对记者提问“为什么今天不能(接受采访)”,他没有回答,而是当场小跑开溜!

没有采访到他的电视台表示不开心,干脆在电视上播出了他溜走的画面……

可惜我一直找不到这个开溜的画面视频。算了先不管了。

话说回来,看到新闻节目野野村气坏了,他决定立刻采取行动,那就是在7月1日这天召开记者会解。释。一。下。。。

早知道这样头一天接受采访不就得了……

但是野野村真正开始秀智商下限还在这之后。

在记者会上,野野村先是深深地鞠了个躬,表示自己挪用公款真的错了。

接着他问现场记者:能跟各位一一交换名片吗?

一名记者:开完再换吧?

野野村:能现在换吗?

记者:不换就不能开始吗?

野野村:能换吗?(怒)

记者:……

没办法,到场十多名记者,只好一一跟野野村交换了名片,记者会这才正式进入主题!

记者也算是给足了他面子,毕竟作为议员在日本大小也算跻身政治家行列了。他们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想就野野村先生的政治方针请教一下”。

结果野野村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又让众人大跌眼镜:

“此次因为财务问题给大家添麻烦了,在此我深表歉意。”

这也就算了,接下来的发言才是real涨姿势。

他说:“如果诸位提问用语粗鲁、语带恐吓,让我感到怕怕的那一瞬间就是记者会结束的时间,请一定带着平常心提问,拜托了。”

接下来的整场记者会,在场记者都是日了狗了的心情。

和这位哥好像身处平行空间,就是他明明在这里,但又好像不在这里……

来看对话:

记者:出差都见谁了?

野野村:和对方约好了不能说。

记者:……

 

记者:你每次都坐的是高级车厢啊。

野野村:因为我希望每次一到目的地就能精神百倍地进行活动。

记者:……

 

记者:自动售票机就能打印车票的发票哦…

野野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惊到了。

记者:……

 

记者:你是怎么去的城崎温泉?

野野村:对铁路没兴趣,随随便便就去了,不记得了。

记者:……

 

记者:去了106次怎么能不记得呢?

野野村:又不是为了坐电车才去进行政务调查,所以没印象了。

记者:……

在听记者提问时,野野村一直把手放在耳朵旁,看起来很努力地想听清记者的问题。

然鹅后来记者表示:现场根本没什么噪音啊!

还有细心的网友发现,他根本把手放在耳朵前面的啊!哪里有什么扩音作用啊摔!分明阻挡了声波进去好吗!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野野村几度语塞,回答常常夹杂着“啊……”、“嗯……”、“这……”等词,断断续续,做深深思考状。采访进行了两个小时,根本没什么实质性进展,被逼急了他竟然说出“议员是县里各位选民选出来的,和这件大事相比,各位所说的政务调查费、政务活动费、支出报告书都是极小的事”这样的话。

神一样的逻辑……你的文化课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他莫名把话题跳到了老年人口问题上,虽说人口老龄化是他的主要政治主张吧,但是完全语无伦次,智商一直不在线。

万万没想到,说到动情(咦)处,野野村当场嚎啕大哭,哭累了还赶紧喝水补充水分。

只见他一边敲打着桌子,一边抑扬顿挫地点头,呜咽着说:

“老年人口问题我县才有的不蛤蛤蛤?”

“那样的问题啥啥啥啥啥,为了解决这个,俺才。。。”

“不管给谁!给谁投票!不都没啥区别吗呜呜呜!”

“佐藤记者!你肯定不懂吧……”(佐藤:……)

“呜哇哇哇……我想改变这世……世界呜哇哇哇哇!”

“我好不容易才,被八竿子打不着的西宮市民选成了议员哇……”(西宮市民:……)

当着数十名记者,野野村就这样对着话筒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旁友们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才是真のDrama Queen……

这段视频播出后,日本全国民众都惊呆了。投诉和抗议电话打爆了整个兵库县议会事务局和政府宣传部门,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的民众纷纷要求野野村辞职。还有人说,这位议员应该去做精神鉴定。

一场全民恶搞运动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首先是野野村龙太郎Cosplay专场:

↓野野村龙太郎as红辣椒

↓野野村龙太郎as船梨精

↓野野村龙太郎as表情图

↓野野村龙太郎as颜文字

↓野野村龙太郎as二宫和也

↓野野村龙太郎as小保方晴子

 

↓野野村龙太郎as鱼……

↓有网友还发现Twitter用户里出现了好多个专门恶搞野野村龙太郎的野野村机器人。

2015年4月,《银魂》回归,空知猩猩也调皮地拿野野村开涮。

第四季第一集剧情就是主角坂田银时的谢罪记者见面会,他深刻反省了《银魂》动画说好要完结,却没有完结的事实。然后就开始哭了……最后说:既然我已经道过歉了,现在我们重新开始了吧。

此处应有对比图……

强大的网友开始人肉野野村,发现了很多了不得的事情。

首先,他很可能已经秃顶……

野野村出生于大阪,从关西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在兵库县川西市役所做了一名普通公务员直到2007年。在这期间,他的发型已经是这样了:

所以网友怀疑,他那头浓密的头发很可能是假发……

这件事情差不多在最近得到了确认,因为2016年1月,野野村一案公审,法庭传出的画像里他已经是个锃亮的灯泡了……(庭审时禁止拍照,只允许画家在现场画速写。至于为什么都过了一年半了案子才公审,那是因为这期间野野村一直以“精神不稳定无法出庭”为理由耍赖啊!)

虽然秃顶和案子本身没什么关系吧,但是回过头再看他嚎啕大哭的视频,顿觉荒诞感又翻倍,一股扑面而来的情景剧即视感。

另一个发现是,野野村有恋母情结。

野野村一直单身。2011年12月,他曾经注册了兵库县相亲会,梦想是“甜蜜的结婚生活”。不过,和几名女性相亲约会了几次后并没有成功。

他1966年出生,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家里最小的成员。

自小受家庭宠爱的野野村,2008年参选西宮市长时,拉着母亲一起在街头演讲,落选后的记者会上母亲也寸步不离。四次落选后,野野村终于在第五次勉勉强强当选西宫市议员。那之后市里开议会,人们常常看到他的母亲前来旁听。本来议会结束后应该是新老议员交流的时间,但野野村一般都不参加,而是直接和母亲一起回家了……

野野村和母亲

太过依赖母亲的人,要么心思单纯,要么任性。野野村属于后者。小学和中学时代的同学回忆称,他曾经推倒一个同班女同学,被其他同学责备后,当场像记者会那样哇哇大哭起来……

野野村在担任普通公务员期间的同事也回忆说,他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大声嚷嚷,一般人根本摸不清他生气的点,而且他从来不控制自己的脾气。比如,2013年他没能入选县里的建设委员会,第二天就给所有当选的议员都发了一封邮件,上面写着“这个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

有网友看到,野野村曾在2012年2月15日这天发了这么一条推文:

“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我恨兵库县议会。一定要将这个世界变成能满足兵库县民的期望的世界。”

类似的推文还有很多,不过遗憾的是现在他的Twitter已经设置为不对外公开了。

听起来本来应该是一个愤世嫉俗想要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好青年,但这样的表达方式可见野野村已经走入极端,放在电影和动画片里,都是属于黑化了的那种角色。

这种人一般还有另外一个特点:中二病晚期没得治。野野村在卡拉OK里自己录制的视频也印证了这一点。

视频里,野野村西装革履,站得笔直,先是嘴角露出神秘的一撇微笑:

接着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然后跟随音乐轻轻左右摆动身体……

这迷の摆手是什么鬼……

不可否认唱得还是很动听的,然而一个人high成这样,真的是病得不轻……

这里是他的KTV合辑。。。

在民众的强烈批判和媒体口诛笔伐下,野野村被迫辞职,并返还就职后的财务经费总额183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1.94万元)。此外,县议会还要求其以后每年支付约89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2万元)的利息。

在那之后,他一直躲在家里不肯出门。媒体常常在他家门口蹲点,但这一年半期间只有一次拍到他,而且又是一个匆匆逃跑的背影。

这期间不断传出野野村的精神状态不稳定的传言。在2016年1月26日进行的公审上,他曾90多次重复称“不记得了”、“没有印象”,并称因记忆受损正在接受医生诊治。

最后,神户地方法院判决野野村拘留两个月。2月27号这天,他支付了800万日元保释金,获得保释。

到这里,野野村的故事基本上也就迎来了尾声。以他现在的名声,在日本社会很难再找到工作了。

除非离开日本,否则他的余生将在阴影里度过毫无疑问。

对他的批评和嘲讽大概今后还会继续,在一年半后的今天,网上才渐渐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个人意见,野野村先生受到了甚至有些过度的社会制裁,请高抬贵手吧。他在法庭的问答,一字一句读起来太可怜了,我都要流泪了。”

这样一来,其他公务员还敢贪污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