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诚信总裁:未来三年地方政府每年要偿债超2.5万亿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诚信总裁:未来三年地方政府每年要偿债超2.5万亿元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裁闫衍指出,在去年信用环境较为宽松的情况下,地方融资平台融资保持较快增长,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有所加大。其中,吉林、陕西、贵州、宁夏、青海、甘肃等省份风险尤为突出。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裁闫衍日前指出,从2021年到2023年这三年,地方政府每年要偿还超过2.5万亿元的债务,较高的偿债付息规模将进一步加剧地方财政压力。

1月19日,闫衍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举办的研讨会上说,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冲击,地方政府收入增速下滑,支出压力却有增无减,财政收支压力尤其是地方政府收支压力明显加大,政府部门杠杆率持续攀升。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10.1万亿元,同比增长3.2%。2020年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51829亿元,同比下降7.9%。

“2020年以来,政府部门逐渐成为加杠杆的主体,地方政府显性和隐性债务压力加大。2021年,随着对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加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或将在部分高风险区域有所暴露,在适当推动债务市场化处置的同时,需防范其对金融市场带来的冲击。”闫衍说。

他进一步指出,在去年信用环境较为宽松的情况下,地方融资平台融资保持较快增长,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有所加大。其中,吉林、陕西、贵州、宁夏、青海、甘肃等省份风险尤为突出。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今年要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1月财政部长刘昆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指出,截至2020年11月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5.5595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有的地区还在新增隐性债务,个别地区偿债风险有所上升。对此,财政部将严加防范,切实把债务风险关进笼子里。

据中诚信国际数据,截止到2020年10月,政府部门杠杆率(仅显性债务)升至47.5%左右,政府部门杠杆率(含隐性债务)升至92.8%左右。

闫衍表示,目前中国债务总量居全球前列,总杠杆率处于较高水平。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数据显示,到2020年二季度,以美元计价的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总量占全球债务比重达19.3%,位居全球第二,占新兴市场债务比重高达63%。中诚信国际测算数据显示,到2020年二季度,中国宏观总杠杆率为287%,位于日本、法国、希腊、英国之后,排名全球第五。

闫衍预计,今年我国宏观杠杆率可能稳中略升,非金融部门债务或超过336万亿元,若GDP名义增速为10%,对应杠杆率将达到296%。“在平均5%的利率水平下,今年非金融部门还本付息规模占我国GDP比重将接近15%,占新增社融的比重或将超过50%。”他说。

分部门看,闫衍表示,政府部门或为加杠杆的主体。他分析称,以3%的赤字率估算,2021年国债余额预计增加2.28万亿元,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额度或为1万亿元,新增专项债额度3.2亿万元。再加上政府外债、政府支持机构债券等,政府部门杠杆率或较2020年上升1.5个百分点。

在研讨会上,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指出,去年我国GDP增速为2.3%,如果没有疫情影响,GDP增速预计会达到5.8%左右。也就是说,去年出现了高达3.5%的产出缺口。

他表示,受益于财政、货币政策托底,这一缺口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影响被延后,但是,“今年或明年,这一产出缺口将对我国债权性质的资产质量造成冲击。” 具体来说,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领域。

首先是国际领域。“疫情之后,肯定会爆发一轮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债务违约。”张岸元说,鉴于中国是众多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债权人,届时中国将面临巨大挑战。

其次是中国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从历史经验看,经过疫情以及反复展期之后,企业贷款不良率将有所上升。“现在重要的不是不良贷款率是多少,而是谁来为此买单?”张岸元说,“综合各方面,预计今年买单的人将是商业银行,也就是商业银行将拿自己的利润来填补损失。”

第三个领域是信用债市场。张岸元指出,一方面是企业偿债能力弱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企业偿债意愿可能出现显著下滑,两者都将提升信用债违约风险。

“去年四季度的信用债违约只是一个预演。”他说,“虽然金融委的政策非常及时有效,打击了企业偿债意愿的下降,但真正由偿债能力下降导致的违约现在仍无解。”不过,他同时表示,假设按照2%的违约率来算,这样的违约水平并不会招致金融系统性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8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