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张明:新冠疫情后,美元的国际地位可能不降反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张明:新冠疫情后,美元的国际地位可能不降反升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张明表示,疫情在重创美国的同时也重创了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但是美国出台大规模财政货币刺激政策的速度更快、幅度更大,这很可能令美国经济反弹速度也快于其他发达国家。此外,未来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有望强化美元与美国国债的避险资产地位。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2020年3月以来,美元指数跌幅达8%。多数观点认为,美国政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推出的巨额财政货币政策将严重削弱美元的国际地位。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副所长张明认为,疫情过后,美元作为全球支付货币、交易货币与储备货币的地位可能会再度得到增强。

张明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在重创美国的同时,也重创了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但是,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出台大规模财政货币刺激政策的速度更快、幅度更大,这很可能令美国经济反弹速度也快于其他发达国家。

“美元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未能够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置身事外。目前全球范围内最能挑战美元国际货币地位潜力的,自然是欧元。但新冠肺炎疫情对欧洲经济与金融市场的冲击,并不比美国小很多。”张明说。

“疫情暴发后,共和党与民主党却摒弃前嫌,很快就2.2万亿美元的巨额财政刺激计划达成一致。相比之下,欧盟却迟迟不能就扩大性财政刺激计划达成一致。”他补充道。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当地时间周二发布的最新一期预测,美国经济增速将由2019年的2.2%降至2020年的-3.4%,而欧元区经济增速将由2019年的1.3%降至2020年的-7.2%。对于今年欧美经济的表现,IMF预测称,美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5.1%,欧元区可能在4.2%。

张明看好美元的另外一个理由是,是未来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动荡有望强化美元与美国国债的避险资产地位。

他表示,美国企业债市场、南欧主权债市场与部分基本面较为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如阿根廷、土耳其、南非、马来西亚等是全球金融市场的三大潜在风险点。不过,美联储采取的一系列救市行动在一定程度上缓释了美国企业债市场出现大规模违约的风险。相比之下,南欧国家与新兴市场风险更大,一旦爆发局部金融危机,短期资本从这些国家或其他国家流出、重新流入美国市场避险,依然是大概率事件。

张明还指出,即便是在去年美国政府大规模“放水”的背景下,外国投资者也并未显著减持美元资产。2020年前9个月,外国投资者买入美国长期证券规模月均6.04万亿美元,高于2019年4.99万亿美元的月度均值。在新冠疫情肆虐的2020年3月与6月,外国投资者买入美国长期证券规模更是达到8.81万亿和6.38万亿美元。

此外,他认为,美联储主导的双边美元互换机制在疫情暴发之后再度扩展与强化,未来可能升级为能够与IMF相提并论的全球流动性供给机制,这也将有利于巩固美元的国际地位。

早在疫情暴发前,美联储已经与加拿大、欧洲、英国、日本和瑞士等五大央行达成长期协议,允许它们在金融机构面临压力时提高美元流动性。2020年3月19日,美联储宣布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巴西、韩国等9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创建临时性美元流动性互换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以美联储主导的双边美元互换体系已经覆盖了几乎所有的大型发达经济体以及一些重要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张明说,“如果未来这一体系继续扩展并寻求长期化、多边化与制度化,这就意味着美联储另起炉灶,在IMF之外重新建构了一套新的全球流动性供给机制。”

他还提到,之前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很多单边主义与保护主义举措确实可能会削弱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但现任拜登政府大概率会回归到奥巴马时期的多边主义,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政策对美元声誉的损害可能会部分被拜登政府所弥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