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古欧洲VS现代人,看看谁更“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古欧洲VS现代人,看看谁更“丧”

“丧”可不是现代年轻人的专属……

曾几何时,“丧”是年轻人的底色,“人间不值得”一度成为流行语。

不过,这种“丧”并不是现代年轻人的专属。

古欧洲的艺术家们丧起来那也是个顶个的,甚至还形成了一个专门的流派——虚空派。

小印今天就带大家一起认识下这种神奇的艺术风格。

虚空派到底有多丧?

“虚空派”来自拉丁单词Vanitas(虚空),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静物绘画风格,盛行于巴洛克时期,尤其是在16至17世纪尼德兰地区(荷兰)。

不同于寻常的静物画,头骨、气泡、宝物、鲜花、蜡烛……这些象征物安静纷乱陈列于画面中。

没有情节且鲜有人物,这便是最为常见的虚空派画作。

梵高 《头骨与燃烧的香烟》

人生脆弱,浮华短暂与死亡永恒是虚空派统一的主题。

画面中大多会有头骨存在,这直接代表无可避免的死亡。

卡斯深·卢克,《含有查理一世与亨莉雅特的虚空画》

画中以大量的奢华物品来象征虚无。

异邦装饰、精美珠宝、贝螺钱币表达了财富虚荣对脆弱生命的毫无意义,在死亡面前,浮华与金钱不值一提。

在上面这幅画里,地球仪隐喻着世界,颅骨环绕的常春藤则象征复活和重生。

米莱斯 《泡泡》

气泡美丽易碎,所以在通常象征着现世万物的虚空。

“人不过是一个气泡,老人更是如此”——【古罗马】瓦罗

Antonio de Pereda 《The Knight’s Dream》

不同季节的花朵终会凋零,这就象征韶华易逝、美好事物并不能长久。

破损的乐器则说明欢愉转瞬即逝,享乐堕落的生活并不可取。

彼得·克莱兹 《静物》

残余的盛宴代表味觉,因为美食终究会腐烂。

剥开的柠檬看似美味却充满苦涩,这就是生命本身。

倾倒的葡酒杯则是俗世的乐趣与醉生梦死。

Jan Jansz. Treck 《Vanitas Still Life》

盔甲会联系到战争与死亡。

乐器不仅是享乐与欲望,还是轻浮、浪荡的生活方式象征。

沙漏说明死亡终至。

大卫·贝利 《虚空自画像》

镜子带有虚空、淫欲的意义。

燃尽的蜡烛象征生命短暂与死亡的突然。

Harmen Steenwyck

《An Allegory of the Vanities of Human Life》

随意摆放的书籍,代表知识与智慧。

怀表则代表时间冰冷前进,生命脆弱。

武士刀是地位与力量的象征,但拥有地位与力量仍无法摆脱死亡。

Artur Ramon Art 《Panettone and vanitas》

骰子除了代表游戏赌博,也有命运、政治的隐喻。因为而耶稣被钉在十字架时,士兵们掷骰子赌他的衣服,因此也象征着耶稣受难。

画中的象征物劝诫人们思索短暂生命与脆弱人性,悲观而忧郁。

另一个意译名称或许能说明这到底是什么——劝世静物画。

虚空派因何兴起因何衰败?

15-16世纪,荷兰从西班牙独立,发展成为航海贸易强国,被称为 “海上马车夫”。因此荷兰虚空派画中很多元素便伴随着航海的野心与巨大财富。

COLLIER EVERT 《VANITAS》

那时候,大部分的荷兰居民物质需求基本得到满足,剩下的钱多用于购买油画装饰房屋,且能保值用于投资,艺术品十分普及。

即便是农民,也是毫不吝惜地花钱买画。

所以当时荷兰的静物画十分流行。

夏尔丹 《肥皂泡》

而常年的战争与瘟疫,黑死病的阴影仍未散去,“死亡”题材也就非常普遍。

人们对于生存与怎样看待死亡有了更多的思考,虚空派画作也备受欢迎。

Bartholom us Bruyn

《Vanitas with Concert Tickets and Bong》

并且当时的荷兰加尔文主义盛行,加尔文教否定现世,抵制物质诱惑,其将谦逊、自律、简朴视为美德。

虚空派也受其影响——尘世间万物皆虚空,世俗的繁华终将像烟雾一样消失。

浮华的画面与传达的意义矛盾而和谐。

Cornelis de Heem

《still life with musical instruments》

但是颇为讽刺的是,17世纪中段战争后,虚空派却渐渐衰败。

社会和平,物质条件富足,生活这么美好,以死亡为主题的虚空派自然不受欢迎。

因此,虚空派开始转向华丽风格,减少了科学、宗教和哲学等相关的象征物,意义开始淡化,最后变成了纯粹的装饰画。

值得一提的是,海盗旗也可能是受了虚空派的影响,骷髅代表死亡也象征着海盗的无情与团结,头骨和沙漏则象征着死亡、暴力及时间。

Jeanette May《Vanitas of the Digital Age》

在近现代,西方艺术家们也在尝试用更多的手法表现虚空这一主题,呈现出与时代画风相适应的新面貌。

Jeanette May《Vanitas of the Digital Age》

被影响的古欧洲画家们?

从中世纪过渡到文艺复兴时期,丧文化除了流行甚广以荷兰为主的虚空派,欧洲其他地方整体绘画风格也总体是忧郁、哀伤的。

荷尔拜因 《大使》比如德国的荷尔拜因,擅长油画和版画。其代表作《大使》,除断弦的鲁特琴、缺失的笛子、倾倒的地球仪等虚空派标志性物品,斜放的头骨更引人注目。这和传统生命脆弱、终有一死的隐喻一致。

不同的是子午线、乐章、地毯、瓷砖……暗示着法国外交困境、年轻法国大使的危险,和虚空派相比有了更为迫切现实的忧虑。

富塞利 《梦魇》

瑞士艺术工作家族出生的亨利·富塞利的画迷蒙、充满哲理,整体阴郁黑暗,具有叙事性。

习惯透过梦境和传说,来悲观地看待物欲纵横的世界。

罗塞蒂 《The Pia of Tolomei》

既是诗人也是画家的罗塞蒂,多舛的命运使他更注重内心情感。

画作以人生悲剧本质为主题;笔下女子貌美安静,却眼神空洞、忧郁、颓废;背景的繁花、鸟雀、天使……朦胧且有象征意义,生活如死水、生命痛苦且无常。

画家虽充满忧伤,却仍希望通过艺术救赎世人。

罗塞蒂 《白日梦》

正是因为古欧洲这片土地正处于资本主义萌芽阶段,工业革命、新哲学与启蒙思想传播,对以基督教教义为核心的传统社会秩序带来了巨大打击。

信仰危机、社会动荡,人们充满迷茫。

威廉·布莱克 《怜》

特定的时代造就了普遍具有悲观主义的艺术,消极、悲伤,丧气满满,但画家们仍坚持创作、希望以艺术警示世人和改变时代。

一个有思想的人不会简单地相信空洞的虚无。

这个世界既不是毫无希望也非充满希望。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希望。

参考文献:

  1. 李允曦.以“死亡”为主题的十七世纪荷兰黄金时代的静物画[C].中国美术学院,2013.
  2. 宋婉滢.骷髅文化与骷髅造型首饰研究[C].中国地质大学(北京),2017.
  3. 杨秀娟.悖论的象征——欧洲虚空画思想研究[J].艺术探索,2018,v.32;No.149,74-80.
  4. 韩文文;杨贤宗.虚空派绘画[J].西北美术,2019,No.132,109-114.
  5. 李梦梅;娄宇.18世纪-19世纪英国绘画中的悲观主义倾向及思想来源[J].西北美术,2019,No.131,124-128.

 

印客美学(ID:ink20160101),想要提升审美?来30万有趣灵魂的聚集地!这里有你想了解的艺术故事和审美常识分析,也有你想要的电影、音乐、书籍、纪录片。缺少审美力是绝症,知识都拯救不了!关注这个号,给你一个发现美的眼睛和性感的大脑。

 

来源:印客美学

原标题:古欧洲VS现代人,看看谁更“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