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蹭上热点的映客“对话吧”,会成为下一个Clubhouse还是下一个知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蹭上热点的映客“对话吧”,会成为下一个Clubhouse还是下一个知乎?

映客涉足音频社交赛道,算是不得不为的举措。

文|有牛财经

从“千播大战”中艰难存活,抢先登陆资本市场被业界誉为“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最终却随着直播行业退潮而逐渐淡出大众视线——这是映客五年奔跑所留下的轨迹。近几年,投资者们几乎放弃了对映客的期待,这点从其股价就能看得出来——自2018年以来,映客的股价总是跌多涨少,最低谷时仅为0.85港元/股,不及当年上市时的五分之一。

然而,事情并非毫无转机,以2019年推出的“互动+社交”双引擎战略为抓手,映客正在慢慢从深不见底的山谷中爬回阳光下。这家长期被低估的平台,需要的只是一针能够引爆市场情绪的催化剂——当大洋彼岸的马斯克力挺Clubhouse时,映客意识到:机会就在眼前。

2月20日晚,朱啸虎、蒋昌建、周亚辉、杜永波等行业大V汇聚一堂,以“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为主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与讨论,而这场别开生面的讨论会,举办场景正是映客旗下的全新音频社交产品——“对话吧”。

事实证明,时下热门的音频社交概念确实是不错的助燃剂,再加上创投圈多名大V集体捧场所带来的名人效应,映客的股价在数天内实现了“弹射起步”,2月累计涨幅达35.64%。不过,截止2月22日收盘,映客涨势因对话吧暂时下架略有回调,报2.55港元/股,日涨幅3.66%。

可以预见的是,投资者们短暂的热情终会过去,他们接下来会与各路观察者一同审视音频社交在国内生根发芽的可能性。如何以行业新人的身份做好这款产品?未来如何将它的商业价值发挥到极致?这是映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深思的问题。

对话吧,拒绝“小而美”

按照对话吧产品负责人江宇航接受36氪采访时的说法,开发这款崭新的音频社交软件仅用了短短4天时间——2月3日映客内部拍板立项,2月7日“对话吧”就已新鲜出炉。经过一系列的Bug修复,对话吧在春节后展开公测,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批用户。

映客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对话吧目前拥有约4000名注册用户,活跃用户约在1000人左右。

从产品角度来看,对话吧似乎还未形成自身独有的特色,包括聊天房间、个人主页等功能在内,几乎与时下火热的Clubhouse别无二致。唯一与Clubhouse不同的点,在于对话吧的初期运营策略——江宇航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对话吧会坚持“高举高打”,寻找各行各业最头部的大V(本次的研讨会就是个不错的例子),然后还会慢慢延伸到其他圈层,最终瞄准哪些具有破圈影响力的超级大V,利用他们的声望推高对话吧的影响力。

这与Clubhouse的发展策略截然不同。首先,Clubhouse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小而美”的方向而去,在马斯克的“友情带货”事件之前,这款应用几乎从未想着如何发展壮大。

截至去年年底,Clubhouse的影响范围也仅限于硅谷的科技极客圈,用户总数在60万人左右——这个数字还不到某些推特名人粉丝数量的一个零头。据一些报道显示,即使迎来了马斯克这等顶流入驻,Clubhouse仍然只维持着10名员工,同时也未对平台内容加以调控。

这种“无为而治”的情况让Clubhouse更像是一团尚未成形的彩色橡皮泥,它融合了Podcast、Zoom、Houseparty等诸多平台的特点,却还没定下自身的发展方向。如今,映客模仿Clubhouse打造了对话吧这团新的橡皮泥,而且它似乎也确定了这团橡皮泥未来应该成为的样子。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模仿Zoom等工具化平台而生的Clubhouse,其媒体属性更加浓郁,而对话吧则不一样。在接受采访时江宇航表示,对话吧想成为一个“介于社区和社交之间”的平台。“未来对话吧的用户调性会更偏向于知识分享,用户能够从平台上获取有用的信息,互相之间也能有平等的沟通机会。”

押注“互动+社交”,映客真能爬出直播泥潭?

映客涉足音频社交赛道,算是不得不为的举措。

一方面,映客近些年在直播行业混的并不好,这几乎已经成为了行业内的共识,从月活用户数的稀少就能看出这一点。据各大直播平台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斗鱼月活已达1.592亿,虎牙次之,为1.238亿。与映客站在同一赛道的陌陌,其App月活仍高达1.08亿,而映客的月活用户数截至2020年6月也只有3297.4万,远不及各大头部选手。

数年来,直播板块一直是映客营收体系中的大头,2015-2019年,映客直播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96.59%和97.16%。月活用户数量的停滞不前,无疑也对映客的营收造成了一定影响,据财报数据统计,2016-2019年,映客年营收分别为43.35亿元、39.43亿元、38.61亿元和32.69亿元,呈逐年下滑趋势。

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在5G真正在全国普及开来之前,直播行业的天花板都很难被突破。“5G普及起码需要三年时间,在这三年里,直播平台的存量之争会更为激烈。”

行业天花板,这种东西绝不是一家需要快速增长的互联网公司希望看到的,更别提映客还是一家上市公司——它身上承载着股东和千万投资人的期待。为了避开直播赛道的发展瓶颈,映客开始打造一个不限于直播的产品矩阵,这其中包括了面向下沉市场的种子视频、瞄准“银发一族”的老柚直播等。但最被映客看重的,还是互动及社交类产品。

2019年,映客已经上线了一批“互动+社交”应用,例如语音交友平台音泡、次元兴趣社区StarStar、音频互动娱乐平台不就、地图交友产品22等产品都是出生于这个时期。当年10月底,映客又以8500万美元收购了年轻化兴趣社交App积目,试图以个人兴趣爱好为抓手,切入一二线城市的Z时代社交圈子。此外,映客旗下还有婚恋社交App对缘等应用。

据映客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创新产品收入达8.07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达到36.6%。由此可见,这一年来映客的“互动+社交”双引擎战略确实为它带来了不小的增益。

对话吧会成为下一个Clubhouse,还是下一个知乎?

当然,映客在社交领域,尤其是音频社交领域也并非全无敌手。去年10月,国内UGC音频社区荔枝在美国上线了一款语音社交产品Tiya,主要面向海外年轻大众群体。此外,波场Tron创始人兼BitTorrent CEO孙宇晨也曾高调宣布,要投资国内语音社交产品TWO,口号则与映客的对话吧如出一辙——打造中国的Clubhouse。

从已公开的消息来看,这两款脱胎于国内的新产品都带着与Clubhouse不尽相同的色彩——荔枝CEO赖奕龙表示,自家的Tiya虽然和Clubhouse在同一赛道,但定位不同。“Tiya的定位是‘和朋友一起玩’,进语音房一起打游戏,不涉及内容。”TWO的特色则是擅长深夜时段定制多维度场景,以此满足用户情感陪伴直播需求。

上文已经提到,映客对话吧的愿景与这几者都不同——它想成为一个“介于社区和社交之间的平台”,用户调性会偏向知识分享,用户之间也有平等的沟通机会。现在,为了打造这个“美好”愿景,对话吧请来了一堆创投大V营造氛围——这很难不让人想到某个蓝色App。

没错,就是知乎。

虽然平台上用户的沟通媒介从文字转换成了语音,对话吧早期的一举一动还是泛着浓浓的“知乎味儿”,如果映客后期不对这种发展路线进行干涉,它也极有可能会重蹈知乎的覆辙——为了迎合股东和资本市场,映客需要为对话吧引入大量用户以达成商业化变现的目标,这几乎必定会导致早期积累起的社区氛围消失;另一方面,如何打造有效的商业化变现机制,同时又不损害到平台头部内容输出者和用户的体验、利益,也是映客未来要面对的难题。

另外,对话吧近日因产品原因下架的事件也值得映客深思,尽管有知情人士表示“下架原因系封测用户已经足够多”,但官方并未透露真实原因。也有业内人士猜测,本次对话吧下架可能是合规方面的问题所致。

目前,一直被国内诸多产品对标的Clubhouse面临的主要是平台上争议内容的问题,由于其平台上没有留存文字,录音功能和举报功能也缺失,极易成为类似种族主义、阴谋论甚至是暴乱活动的聚集场所。据美媒报道称,Clubhouse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种族主义和色情内容。如何避免类似Clubhouse的情况发生,是对话吧未来必须重视的问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