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科南方区域城市更新业务独立,李升阳任总经理 | 地产人·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科南方区域城市更新业务独立,李升阳任总经理 | 地产人·事

万科又有四城换防总经理。

记者 | 黄昱

万科的人事换防再次启动。

近期,李升阳从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上调离,任新成立的南方区域事业集团城市更新公司总经理;新任广州万科总经理将由原青岛万科总经理曹江巍担任;青岛万科总经理一职则由原温州万科总经理张强接任。

界面新闻了解到,新任温州万科总经理为原上海区域安全质量与合约中心合伙人卞文军。比外,大连万科总经理潘猛也卸任,新任大连万科总经理为来自雅居乐的王喆。

万科方面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调动是年初公司根据业务发展需要进行的常规人事安排,也是“大江大海”计划的持续实施。

广州万科总经理的变动有些意外,毕竟李升阳任广州万科总经理的时间也仅一年半左右。

在启动代号为“大江大海”的人事调整计划后,万科自2019年以来的这一轮人事变动最先从广州开始,短短两年多时间内,经历了唐激杨、薛峰、李升阳三任总经理。

万科于2003年进入广州,2010年,万科集团成为国内第一家销售规模破千亿的房企,广州万科的销售贡献达到80.89亿元,跻身广州三强。

2011年,万科经历一轮高管离职潮,原万科执行副总裁、上海区域总经理刘爱明辞职,原为广州万科总经理的张海接替其职位。原本为佛山万科总经理的唐激杨则接替了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一直到2019年2月。

在经历原厦门万科总经理薛峰的短暂过渡后,原为佛山万科总经理的李升阳于2019年5月正式接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

李升阳任职后,在万科集团“收敛聚焦”的主策略下,作为万科相关多元化业务起源地的广州,也开始全面收缩新业务,回归地产主业。

克而瑞数据显示,过去多年,广州万科一直稳居广州房企销售排行榜第三的位置,但2019年因133.65亿元的权益销售额排名第四,落在越秀地产、保利发展以及碧桂园之后,去年广州万科以158亿元的权益销售额重回“探花”,仅次于保利和越秀。

一位万科南方区域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李升阳在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年半时间内给公司筑牢了基础,现在南方区域城市更新公司已独立成军,希望调任李升阳能牵头突破。

去年9月25日,万科南方区域媒体会上,万科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孙嘉曾透露,在不久的将来,集团批准后,南方区域会成立继广州万溪之后第二家专门的城市更新平台公司。

万科搭建了南方区域新的业务管理架构,以歼-20战斗机模型为比喻,称为“一体、两翼、双核”。

所谓“两翼”是指战区公司和军种业务,要求战区深耕所在城市,力争数一数二,这些城市具体包括深圳、广州、东莞、佛山、福州、长沙、南宁、厦门、中山、珠海、海南、惠州、江门以及万溪。

城市更新则和办公、商业、EPC&代建,养老、酒店一起成为独立军种业务,跟战区协同,专业化运作,市场化发展。

孙嘉坦言,过去几年万科南方区域投资到城市更新的资源确实少了,2019年南方区域的军种业务还只有后面五个,2020年特意加上了城市更新。

万科目前在广州布局的城市更新项目并不多。去年11月,因无法平衡复建与融资成本,广州万科还退出了跟踪多年的广州荔湾葵蓬村旧改。

克而瑞数据显示,目前万科在全城“加速旧改”的广州仅有3个城市更新项目,用地面积为229万平方米,在参与广州旧改的房企中仅排名第14位,前三名依次为升龙、星河控股、时代中国,旧改面积分别为967万平方米、939万平方米、555万平方米。

万科南方区域内部人士透露,万科在作为“双核”的广深正大力推进城市更新业务。

广深两大“双核”城市多业态布局且大型项目众多,万科期待在这两个城市打造出更加成功的项目、模式和团队,然后复制和拓展到华南五省的更多城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万科

5.3k
  • 网红盘、限价、小户型、还有地铁,南山这19个待入市新盘有这些亮点
  • 成都青羊区一小区调整疫情风险等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万科南方区域城市更新业务独立,李升阳任总经理 | 地产人·事

万科又有四城换防总经理。

记者 | 黄昱

万科的人事换防再次启动。

近期,李升阳从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上调离,任新成立的南方区域事业集团城市更新公司总经理;新任广州万科总经理将由原青岛万科总经理曹江巍担任;青岛万科总经理一职则由原温州万科总经理张强接任。

界面新闻了解到,新任温州万科总经理为原上海区域安全质量与合约中心合伙人卞文军。比外,大连万科总经理潘猛也卸任,新任大连万科总经理为来自雅居乐的王喆。

万科方面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调动是年初公司根据业务发展需要进行的常规人事安排,也是“大江大海”计划的持续实施。

广州万科总经理的变动有些意外,毕竟李升阳任广州万科总经理的时间也仅一年半左右。

在启动代号为“大江大海”的人事调整计划后,万科自2019年以来的这一轮人事变动最先从广州开始,短短两年多时间内,经历了唐激杨、薛峰、李升阳三任总经理。

万科于2003年进入广州,2010年,万科集团成为国内第一家销售规模破千亿的房企,广州万科的销售贡献达到80.89亿元,跻身广州三强。

2011年,万科经历一轮高管离职潮,原万科执行副总裁、上海区域总经理刘爱明辞职,原为广州万科总经理的张海接替其职位。原本为佛山万科总经理的唐激杨则接替了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一直到2019年2月。

在经历原厦门万科总经理薛峰的短暂过渡后,原为佛山万科总经理的李升阳于2019年5月正式接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

李升阳任职后,在万科集团“收敛聚焦”的主策略下,作为万科相关多元化业务起源地的广州,也开始全面收缩新业务,回归地产主业。

克而瑞数据显示,过去多年,广州万科一直稳居广州房企销售排行榜第三的位置,但2019年因133.65亿元的权益销售额排名第四,落在越秀地产、保利发展以及碧桂园之后,去年广州万科以158亿元的权益销售额重回“探花”,仅次于保利和越秀。

一位万科南方区域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李升阳在任广州万科总经理一年半时间内给公司筑牢了基础,现在南方区域城市更新公司已独立成军,希望调任李升阳能牵头突破。

去年9月25日,万科南方区域媒体会上,万科南方区域事业集团首席执行官孙嘉曾透露,在不久的将来,集团批准后,南方区域会成立继广州万溪之后第二家专门的城市更新平台公司。

万科搭建了南方区域新的业务管理架构,以歼-20战斗机模型为比喻,称为“一体、两翼、双核”。

所谓“两翼”是指战区公司和军种业务,要求战区深耕所在城市,力争数一数二,这些城市具体包括深圳、广州、东莞、佛山、福州、长沙、南宁、厦门、中山、珠海、海南、惠州、江门以及万溪。

城市更新则和办公、商业、EPC&代建,养老、酒店一起成为独立军种业务,跟战区协同,专业化运作,市场化发展。

孙嘉坦言,过去几年万科南方区域投资到城市更新的资源确实少了,2019年南方区域的军种业务还只有后面五个,2020年特意加上了城市更新。

万科目前在广州布局的城市更新项目并不多。去年11月,因无法平衡复建与融资成本,广州万科还退出了跟踪多年的广州荔湾葵蓬村旧改。

克而瑞数据显示,目前万科在全城“加速旧改”的广州仅有3个城市更新项目,用地面积为229万平方米,在参与广州旧改的房企中仅排名第14位,前三名依次为升龙、星河控股、时代中国,旧改面积分别为967万平方米、939万平方米、555万平方米。

万科南方区域内部人士透露,万科在作为“双核”的广深正大力推进城市更新业务。

广深两大“双核”城市多业态布局且大型项目众多,万科期待在这两个城市打造出更加成功的项目、模式和团队,然后复制和拓展到华南五省的更多城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