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债收益率攻破1.6%,动荡如何收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债收益率攻破1.6%,动荡如何收场?

交通银行行长刘珺指出,美国长债利率上升,印证美国经济已在疫情得到一定程度控制的基础上实现相对快速的恢复。他特别指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的重要性在历次危机中不仅没有弱化,反而进一步强化。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上周五,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度暴涨,收盘涨至1.625%,创自2020年初以来新高,单日涨幅达5.9%。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作为全球资产定价的锚,其走势备受关注。

在日前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举办的浦山论坛上,CF40成员、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认为,美国2021年经济增长相对较好,一是财政刺激会进一步提振消费需求,二是疫苗开始普及,为经济快速复苏打下一定的基础。接下去利率仍将走高,通胀的高点可能在5月份。

从金融市场表现看,投资者对于美债利率快速上升的反应是负面的,资本市场出现了一定的回调。黄海洲表示,认为利率上升对市场一定是坏事,这是有问题的。

“如果通胀高到一定水平,央行的任务是缓通胀或者经济过热,这时利率上升对市场是负面的;如果遇到的问题是通缩式风险,甚至是大萧条式的通缩风险,这时候利率水平或者通胀水平是从负往零的方向走,那是好事。”他说。

“1989年以后,日本经济难以好转,无法走出零利率。此外,欧洲有些国家也是在零利率、负利率中打转出不来。美国决策者非常不希望自己也掉入这一死区中去。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从去年到现在做的所有工作,我认为总体看都是积极正面的——既避免了大萧条式的风险,又避免美国经济长期在零利率和负利率里打转。”黄海洲说。

他进一步指出,美国推出天量的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这个巨大的流动性,使得全球资本市场在可预见的未来面临流动性泛滥问题。美国经济进入长期的零增长、零通胀或者零利率阶段,或者说是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胀,对全球并不是好事。

CF40成员、交通银行行长刘珺也认为,美国长债利率上升,印证美国经济已在疫情得到一定程度控制的基础上实现相对快速的恢复。他特别指出,美国货币政策和美元的重要性在历次危机中不仅没有弱化,反而进一步强化。

“如果说以前美国是通过自身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组合作用于自身的经济复苏,继而从全球配置风险和全球配置供需的角度对主要经济体施加影响,那现在这种影响及其力度进一步加大。”刘珺说。

他表示,在此情形下,中国货币政策很难做到“独善其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应该进一步提速,更为重要的是人民币资产价格中枢要稳定。

“人民币资产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价格中枢,会使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的价值预期高度不稳定,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就会下降。保持一定程度的价格中枢,当然不是人为地把收益率设定在某个位置,而是依据市场供求关系。”刘珺说。

他还强调,中国经济正在实现新旧动能转化,特别是新动能出现后,如果作为最为稀缺资源之一的资金价格不合理,不符合市场逻辑,那么很多的新兴产业就不可能在一个相对合理的资源价格体系中间以技术驱动竞争力的脱颖而出,真正成为经济的新动能组成部分,形成真正的战略型新兴产业。

CF40资深研究员、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助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张晓慧指出,中国在去年率先走出了疫情的冲击,经济开始全面复苏。但由于种种原因,今年一、二季度以后,经济复苏的动能面临着边际减弱的风险。与此同时,我国的外围市场也处在一个非常动荡的大背景下,国内市场不可能独善其身。

张晓慧表示,当前存在如此大的不确定性,政策操作和市场之间的良好、有效沟通尤为重要。通胀预期的大幅上升,对于长期通胀潜在的影响其实是不容忽视的。就短期而言,预期的稳定性对于市场可能更为重要。

“我们以‘稳’为大方向的货币政策,是需要同时兼顾增长、通胀、楼市、金融风险等因素的,所以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她说,“市场不确定性加剧情况下,央行应加强市场沟通,提高货币调控的有效性。”

张晓慧指出,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实际上是由公开市场操作等一些传统的利率调控手段和预期管理共同构成的,其中所产生的流动性效应和预期效应可以相互促进,共同影响利率的变化,从而大大提高货币调控的有效性。一旦二者之间的关系被割裂,或者说央行的言行不能保持一致,那不仅会损害央行的声誉,也会造成预期管理的失效。

“一定程度上讲,我国货币政策决策和操作的公众沟通还有不小的改进空间。我们需要在增加经济金融数据透明度的前提下来形成一种中央银行和专家学者共同讨论的氛围,帮助公众正确认识和理解央行货币政策的分析框架,不断提高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决策和操作的效率。”张晓慧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