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律师走进直播间,可以改变多少人的世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律师走进直播间,可以改变多少人的世界?

律师,并不总像影视综艺里西装革履、理性精英。事实上他们日常所需面对的,是在人情中主持理性,又在理性中中和人情:妻子提离婚要退还三倍彩礼,不退可能被夫家人追砍;年轻人进城打工被公司指派打电话,结果打进了监狱;开货车的超载被抓,但凑不起单次罚款……世界会变好吗? 律师们走进直播间,为远方的人们展示出一种新的可能,其实除了报复、逃避,生活还有其他选择。

 

作者 | 龙蛋子

编辑 | 嘎嘎

运营 | 霏居

 

“阿佳律师,木噶家女人要他男人签离婚协议书,两家人要打起来了。”

挂下电话,阿佳立刻带上助理,前往西昌几十公里外的彝族寨子。赶到现场时,院子已被双方家族的几十个人围得水泄不通。

阿佳尔郭开车前往彝族宅子

“想离婚可以,但想不赔钱不可能!”男方亲戚大喊。

“我给你生孩子,照顾老小,我为什么要赔钱?”女方回问,“而且你们要我去哪找那么多钱?”

“我管你去哪找钱?你也别想跑,跑了小心我拿你弟弟开刀!”

双方越说越激动,阿佳赶紧让助手将两家人分开,他要和离婚双方分别聊聊。从业十余年,调解离婚纷争是阿佳尔郭的日常工作。虽然身为一名律师,但他清楚,彝族人离婚单靠法院的一纸判决常常没法解决。

阿佳尔郭

在凉山地区,习俗的力量之大很多时候远超城市人的想象。

“祖宗制定法,子孙遵循;前辈‘简伟’有道理,后辈赓继‘简伟’不迷路。”这是彝族的谚语。

“简伟”也就是彝族的习惯法,它主要指彝族地区千百年来在历史和地域因素影响下,形成的一套文化律法。因为山区彝人与外部世界接触较少,这部习惯法已经成为彝族人世代沿袭的准则,用以调解矛盾、疏导关系。

步入现代,彝族习惯法和国家法律之间的矛盾日渐显露,彩礼返还问题就是其中典型。

“按照彝族习惯法,女方提出离婚时需退还两至三倍的彩礼,而且还要杀猪宰羊赔礼道歉。”阿佳律师解释道,“但是我们国家保证结婚自由、离婚自由。离婚时夫妻双方原则上应该平分财产,根据具体案情会调整分配比例。但像男方这样要求返还彩礼,是可以被看作敲诈勒索的。”

阿佳尔郭与彝族民间调解人就返还彩礼展开讨论

在一部分彝族人的传统观念里,女人的离开会被看作是男方的无能。如果对方没有遵从习惯法赔钱道歉,整个家支更会蒙受耻辱。然而过高的彩礼和赔付,又会限制女性的婚姻自由。在实际的案情中,阿佳尔郭能做的,就是尽量在习惯法和国家法律中找取平衡,比如协调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金额,不再激化冲突。

事后调解毕竟只是一种被迫的应对方式,阿佳尔郭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事情来预先防治风险。快手是他最重要的普法阵地。

阿佳尔郭在快手普法

起初他只是在平台讲解法律政策。直播连麦后,阿佳尔郭才发现彩礼或是习俗冲突只是彝族人面临的众多问题之一。

受教育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本身已经让很多彝族同胞们在现代社会中遭遇重重困难。尤其是在城镇化进程中,很多彝族人外出打工,遇到欠薪或工伤问题时,他们没有足够的法律知识来应对。如何采集证据、如何鉴定伤情、如何计算赔偿数额、如何报案立案,这些都是彝人们生活经验之外的知识。很多时候问题发生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只是赖在对方公司不走,或者诉诸武力手段。

最终,很多人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反而因此被拘留、入狱。

面对直播间里困惑无助的乡音,阿佳尔郭决心将法律条例翻译成彝语,事无巨细地为大家答疑解惑。

阿佳尔郭给乡亲们用彝语普及国家法律

 

 

在快手平台上普法的还有刘学云,是一位来自内蒙古包头的刑事辩护律师。

“包头刑辩刘律师说法”是他的快手号,拥有120多万粉丝,一年在直播间大约要处理1800多件法律求助和咨询。

刑辩律师刘学云

“刘律师你好,我是在农贸市场卖馒头的,我的老公被保安打了,然后我们就打了起来。”

“刘律师,我朋友跟我借钱,八年了还没有还。我该怎么要钱呢?”

“我是开大车的,超载被抓了。罚款太高,我不想交怎么办啊?”

直播间里的这些问题看似鸡毛蒜皮但也有可能变成激化矛盾、酿成犯罪的事件。在现实世界里,不懂法而犯法,最终把自己送进监狱的并不少见。

刘学云在直播间回答粉丝的问题

尤其是近些年,很多犯罪活动由线下转为线上,一些看似正规的公司其实可能做的是非法集资的活动。有些年轻人,进城找了个接线员的工作,每天打电话问“先生您要贷款吗”,结果就打进了监狱。直到被刑事拘留,他们中的很多人才第一次知道到这是犯罪行为。

清晨的城市刚刚苏醒,刘律已经在去往包头市看守所的路上了。他正在代理的被告丽丽面临的也是相似处境,一审刚过,判决书还没发布,他希望能帮助证明丽丽并非故意犯罪,并考虑她的家庭处境,将刑罚从十年降为五年。

刘学云前往看守所看望丽丽(化名)

“为什么要为罪犯辩护?”这是刘学云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法律保护所有人受辩护的权利,律师的职责就是保护被告受到法律公平公正的判决。”这往往是法律人的标准回答。

然而对于刘学云而言,除了追求公平正义,他对普通老百姓还有着更深的共情。

刘学云收到的锦旗

1965年刘学云出生在包头市郊的一个农民家庭。90年代,村里一次非法摊点清理事件将他推上法律学习的道路。最终在四十八岁那年,他通过司法考试,成为一名可以进行刑事辩护的律师。

过往的成长经历,和对身边农民还有一些打工者的了解,让他知道基层人民的心酸。

“就像这些因为打工入狱的,他们供职的公司都是正规注册了的,也通过了各大招聘网站的审核,这些打工者就很难识别是否有风险,所以这些错误也不应该只由这些年轻人来承担。”在刘学云看来,有时犯罪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更好的社会监管才能帮助年轻人避免走上犯罪道路。

 

 

法律一方面代表着公正权威,另一方面也免不了家长里短。易轶就是一个专门处理婚姻家事的律师,而且她把处理家长里短的工作做到了顶尖。

早上九点,家理事务所来访者络绎不绝。这是全国规模最大的婚姻家事律所,“单案争取财产5.15亿元”、“争得房产2000多套”,这些荣誉被制成锦旗挂在事务所接待处最显眼的位置。

这些数字彰显胜利,同时也暗示离婚诉讼案的冰冷。在这场争夺财产的竞赛中,易轶的工作就是尽全力为委托人获得最大利益。

家理事务所日常工作

“一审女方提出平分4000万的家产,男方说什么都不同意离婚。二审时男方爽快地同意离婚了,结果他给自己制造出了4000万的债务。”易轶介绍起正在代理的离婚案,“也就是说按男方的计划,女方不仅一分钱都拿不到,还要跟着一起负担上千万的债务。”

情况看上去很棘手,但易轶并不慌张急躁。对她来说,财产问题始终是容易解决的:调查取证,收集男方财产证据,同时证明男方负债是一个虚假诉讼。

易轶给女方提供庭前辅导

钱的事情永远都有办法解决,真正难以处理的是情感上的问题。比如孩子抚养权如何分配,当事人到底应不应该离婚。“有时离婚双方会将怨气强加在孩子身上。” 易轶说,“更困难的情况是当事人陷在情感的漩涡里,想不清楚自己究竟需要什么。”

情感问题、财产问题彼此纠缠,在易轶的委托人里,很多人不安,失眠,对未来恐慌焦虑,甚至抑郁。

 

聘请心理咨询师为客户提供咨询辅导、二十四小时接受委托人的需求,不厌其烦地讲解法律依据、分析预判结果,开导当事人……易轶发现,尽管离婚是一个很难熬的过程,但委托人走过离婚的低谷后,大都幸福地开启了自己的第二人生。

而直播和短视频的形式,更是让律师们不再受限于地理位置,他们简便、高效地为更多天南地北的人提供法律咨询和普法解读。

从业近13年,处理超过1000件离婚案件,易轶也开始在快手@易轶婚姻律师上发布一些婚姻法相关知识,希望能为处在低谷期的许许多多人提供可以信赖的信息,并让他们相信:“离婚不是一件坏事,不好的婚姻才是。”

易轶下班后与家人在一起

正月的包头仍是寒风刺骨,准备下班回家的刘学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咨询的是拆迁赔偿的问题,电话另一头的人就像刘律师经常遇到人们一样,无头苍蝇,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细心地向对方讲解了需要准备的材料后,刘律师才了解到,对方已经因为拆迁的事情动手打架被拘留过一次了,直到前两天刷到了快手才意识到也许可以咨询下律师。

虽然口头上责备了对方几句,但刘学云仍然很高兴,对他来说,普法的作用起到了。因为普法从来都不是要让每个人成为法律专家。真正要做的,是帮助老铁们形成“相信法律”的意识——在不清楚怎么做的时候,想到还有律师可以咨询就够了。

刘学云整理文件

阿佳刚成为律师时,整个凉山州只有两名彝族律师。虽然现在西昌的律师人数已经增长到几十名,但仍满足不了200万人的需求。

凉山的天气湿漉漉,他突然想起很多过去的故事。小学时,雨会透过屋顶落在学堂的书本上;中学时,弟弟在一旁哭泣,因为他们再没有一分钱吃午饭。

阿佳清楚还不少彝族同胞正经历着他曾经历过的。他希望,他们能好好接受教育,学会尊重法律,不去侵犯他人权利的同时,也保护好自己。

阿佳郭尔与彝族乡亲围坐解答疑惑

他相信,再过几年,彝族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研究生、老师、工程师,当然,还有律师。

 

 

 

 

厂长语录

“学亿点点法律”

来源:箭厂

原标题:律师走进直播间,可以改变多少人的世界?

最新更新时间:03/29 15:2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