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家具主业走下坡路,皇朝家居去年却靠“卖地”赚了一大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家具主业走下坡路,皇朝家居去年却靠“卖地”赚了一大笔

这家公司忙于业务外拓,家具主业却并不“上心”。

记者 | 郑小琳

3月31日晚间,皇朝家居(01198.HK)向资本市场交出了受疫情影响严重一年的成绩单。

财报显示,2020年皇朝家居营业收入为14.43亿港元,同比增加69.4%;年度盈利为7.06亿港元,同比增长950.9%;归属于母公司应占净利润为7.14亿港元,同比骤增约10倍。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房地产市场短期内严重下滑。家电、家居行业作为房地产的下游产业,整体业务亦遭严重挫伤。

皇朝家居也不例外。作为一家广州本土的老牌知名企业,皇朝家居成立24年,主营业务为家居研发、生产制造及销售等。2020年上半年皇朝家居实现收入2.21亿港元,同比下降42.7%;归母净利润为约-1.31亿港元,较同期的1266万港元相比,增速出现大幅下滑。

短短半年的时间,皇朝家居的净利增速经历了巨跌到暴涨的“过山车”,甚至净利润暴增10倍达到7.14亿港元,创近5年来新高。

对于收入的增加,皇朝家居在年报中表示,“主要是由于集团开展贸易商品的新业务活动及家具项目的销量增加所致。”但对于净利润的大幅增加,皇朝家居坦言,是“由于2020年公司确认土地收回税前收益净额10.63亿港元”。

界面新闻早前报道称,去年6月,皇朝家居旗下有两宗工业性质的土地将被政府收回。相应地,公司也将从中获得一笔逾10亿港元的土地补偿款。

在“土地补偿”消息传出后的一个月,皇朝家居开启业务版图的“外拓”计划。

皇朝家居将目光投向了大股东科学城集团的金融业务。公告显示,2020年7月28日,皇朝家居将拿出6250万元人民币(下同)收购科学城(广州)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租赁”)20%股权。

但中间发生的一些波折,使得交易并不顺利。由于当时皇朝家居只拿出5000万现金,还有1000万的资金未支付,根据协议,皇朝家居若未在30日内缴清剩余款项,则要承担未缴付的1000万元的责任,即在原收购成本的基本上再增加“1000万”的责任费。

最终,为了收购广州租赁20%股权,皇朝家居花了7250万元。

收购股权之后,出于看好融资租赁业务发展前景,皇朝家居继续注资7500万元。由此计算,为了涉足金融领域,皇朝家居总共投资约1.47亿元,相当于去年上半年利润的2倍多。目前,皇朝家居持有广州租赁22.5%股权。

其实在收购完成后的1个月,也就是去年8月底,为更好地完成版图外拓,皇朝家居便把原来的“皇朝家俬”更名为现在的“皇朝家居”。更名之后,皇朝家居加速版图外拓。

皇朝家居加速外拓的第一步是将被收回的地块再“买回来”。2020双“十一”期间,皇朝家居联合港龙中国耗资38.3亿元拍下广州增城一宗挂牌体量最大的宅地。

资料显示,该地块正是此前皇朝家居被政府收回的地块,土块面积略有增加且土地用途转变为住宅(商用)性质。皇朝家居预计,地块住宅项目第一期在今年第三季度开始预售,明年第一季度实现竣工。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顺利拍下地块的企业为广州港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科置业”),去年10月在广州成立,股权穿透后,港龙中国持股60%,皇朝家居集团持股40%。

而在“买地”的前一周左右,皇朝家居还新增一项小业务,主要为铝锭及铝棒等商品的实物交易,不过由于业务体量小,目前对公司收入贡献微薄。

回顾过去一年,无论是进军金融、地产,还是原材料业务,皇朝家居一直忙于业务版图的“外拓”上。对于家具主业的经营,公司似乎并不“上心”。

这或许也和家具业务增长乏力有关。2020年受疫情及下半年促销活动影响,皇朝家居整体毛利率大幅下跌,由2019年31%下降至2020年的11%;其中公司主业家俱业务毛利率接近腰斩,从2019年的31%下降至2020年的17.6%。

不仅如此,如果撇除去年“土地补偿”带来的10亿港元收入,皇朝家居或将陷入亏损泥沼。财报显示,2017年—2019年皇朝家居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4687万港元、5364万港元、6297万港元,呈缓慢增长的态势。

2021年,不靠“土地补偿”收入来增色业绩的皇朝家居,能否还能继续保持盈利,显然是个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