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极简护肤成为2021年趋势之一,国内品牌还处于起步阶段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极简护肤成为2021年趋势之一,国内品牌还处于起步阶段

保证多功效的基础上,实现成分的科学精简,对于配方和原料有着高要求,是极简护肤的精髓。

文|聚美丽 诗诗

有一句来自建筑大师的名言:“Less is more”,意思是少即是多,过犹不及。这被认为是极简主义的核心思想。在这个时代,极简主义从各个方面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极简护肤”就是其中一个显著的表现。

近年来,受疫情、环境、生活习惯等多方面的影响,消费者群体中各类型的护肤问题频发,极简护肤方式被众多皮肤科专家所提倡。而随着消费者的认知水平日趋理性成熟,极简护肤的趋势正在不断扩大。

美国知名社交网站Pinterest公布的2021年趋势预测报告显示,极简护肤已经成为TikTok上一个不断增长的标签,在这个标签下,用户们最常搜索词汇包括面部瑜伽、芦荟面膜、家居护肤、自然的日常妆容等。健康、自然的极简护肤方式成为今年的主要趋势之一。

截图自Pinterest

而在国内,极简护肤也有望成为2021年的黑马。美业颜究院报道显示,根据2020年线上基础护肤消费偏好和2021趋势预测分析,从2020年淘宝天猫基础护肤消费数据来看,洁面、面膜、化妆水、乳液、面霜、防晒等基础护肤品类需求高速增长,天然成分或单一功效性成分成为最常用卖点,并呈现基础护肤步骤精简化,产品多元化,产品成分简单而高效的发展趋势。

极简护肤的含义,不仅在于成分精简

实际上,极简护肤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11年,日本皮肤科专家Mirai Clinic的文章中就提出了“肌断食”的理论,主张用温水洗脸,少用护肤品甚至可以不用护肤品,让皮肤自己应对问题。

从本质上来看,极简护肤是在众多选择中“断舍离”之后,筛选出具有科学基础的部分,清楚护肤诉求并对症下药。同济大学医学院的皮肤学博士冰寒曾对极简护肤的内涵进行了概括:一是精简使用产品的数量,二是精简产品成分。回归成分上较为简单有效、但真正能对皮肤起到改善作用的配方,是极简护肤的核心内容。

冰寒认为,极简主义护肤品必须具备几个特征:首先,所含成分要少,且每一种成分的加减都有科学基础;其次,正如美国著名皮肤科医生Zoe Diana Draelos所言:有时候基质成分本身就是活性成分,因为它们自己就能影响皮肤的结构功能。只要加入的成分有科学依据,甚至可以不必添加通常意义上的活性成分;最后,主打少量成分,但并不等于单纯往上堆单一原料的浓度,极简护肤的配方是更高阶的挑战。

当极简护肤作为品牌的代名词时,需要考虑的要素可能会更多。一期一会品牌创始人老费认为,极简护肤的核心观点在于:极致并简单地探索美和真的过程。这一概念包括内外两方面,首先成分的多少与极简护肤并不完全关联,产品配方更需要思考怎么保留纯净简单、对皮肤有意义的原料,并且摒弃配方中会产生负面作用的成分和一些概念添加物,在维护功能的同时不造成太大负担。其次还要在外包材上选择更好的方式保存,使内容物处在最新鲜有效的状态。

“skinimalism”(皮肤极简主义)是Pinterest上出现的一个新概念,也进一步对极简护肤的含义进行了补充说明,皮肤极简主义鼓励人们摒弃昂贵的多产品、多步骤的常规护肤,使用在最低限度下保留多种功效的单一护肤产品。

为什么消费者开始追求极简护肤?

过去,步骤繁琐的护肤方式一度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很多人对护肤的印象是越多越好,使用的产品越多,皮肤美容的效果越显著。然而,过度护肤也会留下严重破坏痕迹,基本表现为皮肤屏障受损、发红、发炎,某些情况下还会出现痤疮。

在《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不科学的护肤容易导致三种敏感症状:皮肤应激反应、皮肤屏障受损、激素型皮炎。由于皮肤免疫细胞具备记忆特性,对曾经产生刺激的成分具有很强的排斥反应或变态免疫,对可能造成皮肤伤害的成分,尤其是护肤品中防腐剂或未经提纯活性物,容易产生皮肤应激现象,因而形成类过敏。

从事美容行业的皮肤管理师Holly表示:“皮肤之所以会泛红敏感,包括出油过度,都是屏障和毛细血管受损的表现,所以需要修复屏障表皮层,同时修复受损毛细血管。”

截图自相关文献

也就是说,皮肤屏障的损伤是造成皮肤敏感的核心原因。正常皮肤最外层是一个强大的皮肤屏障,由角质层细胞、细胞间脂质、覆盖在皮肤表面的皮脂膜组成。皮肤屏障既可以保持体内水分不丢失,也可以防止外界化学、生物、物理因素的刺激和入侵,为表皮环境提供最重要的保护作用。

而不科学的护肤行为容易削弱角质层,造成细胞间质和皮脂膜流失,从而不利于皮肤屏障发挥保护作用;其次,可能会改变皮肤的微环境,使得有害微生物、外界化学、物理、生物因素非常入侵或刺激皮肤。

因此,适度清洁,避免各类刺激,建立屏障保护是针对皮肤敏感的首要原则,极简、科学护肤方式成为消费者改善自身皮肤状态的有效解决方案。

在产品配方层面,成分复杂VS成分精简

简单来说,过度护肤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在人们追求功效的同时,过多使用护肤品(尤其是不适合自身的产品)导致护肤程序过于复杂繁琐;二是市面上许多护肤品中含有复杂的、不科学的成分。其实对于化妆品本身而言,不能简单去定义“过度”还是“极简”,产品的科学性才是绝对核心。

首先,成分复杂并不能和不科学划等号。市面上一种护肤品中含有几十种成分的例子屡见不鲜,甚至许多高级护肤品为了追求更好的护肤效果,也会添加比较多的成分。一方面,大多数高端品牌都主打护肤多重功效,另一方面,很多独特的活性物组合(比如一些专利产品),一定要同时添加才能达到某个特定的功效。此时,需要通过优化配方和技术来使得配方中的成分更加兼容有效,因此在成分的选择上需要更多科学依据和验证。

但复杂的成分并不意味着护肤效果越好,反而可能难以保证成分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在设计配方时还需要考虑到活性成分保持活性和发挥作用的条件是否一致。另外,皮肤敏感人群还需要关注是否含有潜在致敏物质。相较于高端护肤品,日常基础类护肤品的生产标准和监管较为宽松,复杂的成分还会进一步增加这类产品的致敏风险。

防腐剂、香精、色素、化学防晒剂、染发剂、美白剂、表面活性剂等成分是化妆品中的常见致敏源。早在2006年,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顾问刘玮教授在文章《化妆品过敏及其诊断问题》中,对化妆品原料中一些常见过敏原进行了汇总。

化妆品常见过敏源(截图自相关文献)

对此,化妆品研发工程师左锦辉解释:“易引起皮肤过敏的原料,基本上离不开这几大类。同时我们也需要警惕,即使是一些通常认为安全的原料,由于生产工艺的原因,也可能会有一些高风险成分残留。例如酒精中可能残留甲醇,熊果苷中残留氢醌,苯氧乙醇中可能残留苯酚、二噁烷等。”

事实上,只要成分存在具有其科学性,不论添加多少都能达到健康的护肤效果。老费表示:“随着化妆品配方变得越来越复杂,科学地加减成分成为精简配方的主要内容。产品成分的精简并不代表功能的缺失,我们能做的是尽可能避免一些概念成分的添加,比如一个产品是否必须要添加香精、色素等;改善产品肤感时如何选择对皮肤没有负担的成分;如何通过有技术保障的渠道去选择化妆品活性物,并酌量添加使其发挥实际作用。”

在这个领域,复合功效的产品更受欢迎

当下的全球市场中,消费者对于一些功效多合一产品的兴趣在不断增加。护肤方法也更加精简,从十年前流行的十几步韩式护肤转变为使用五步以内的极简日式护肤,这也促使市场中将出现更多复合功效的产品。

Clove + Hallow是由美国专业化妆师莎拉·比格斯创立的化妆品品牌,一直以来发展“无害”的产品理念,包括安全性、可持续性和可承受性。该品牌的生产线是100%零残忍和纯素的,并结合了最低限度的安全和精心研究的合成材料的天然成分,在兼具多重功效的同时保留了产品成分的极简,据Clove + Hallow公开的产品成分表,其每样产品成分不超过15种。

另一个坚持“Less is more”原则的代表品牌s.w. basics,创始人为曾经从事保健行业的Adina Grigore,她自身对很多食物成分过敏,一直崇尚精简饮食,许多人由于对皮肤基础成分过敏而无法自由地护肤,对此她感同身受。基于这种情况,Adina创立了s.w. basics,去除一切冗余成分,只使用天然有效的成分,保证敏感肌适用。该品牌不仅坚持产品成分表的透明化,还在成分上做到了极简,它的每款产品中原料种类不会超过5种,并且为了强调这种极简,每一款s.w. basics的产品瓶身上都标注了原料数目和具体原料种类。

The Ordinary可以说是离极简主义距离比较近的一个品牌。被称为“原料桶”的The Ordinary尽量去除不必要的调和剂,只精炼基础、有效的成分,其产品都用主要成分命名,每瓶产品都清晰标注配方百分比,且成分基本都在15种以内,包括产品包装都是极简风格。由于较低的价格和不错的效果,The Ordinary深受海内外消费者欢迎,创始人Brando Truaxe曾经强调:“我不想人们花很多时间持续使用一个虚高价产品,对于护肤而言,科学才是王道。”

国内新锐护肤品牌Homefacial Pro(简称HFP)借鉴了The Ordinary的极简成功之路,同样在产品理念中贯彻极简主义,从产品包装设计到官网的 UI 设计、公众号推送广告以及周边等,都采用极简的风格。就产品而言, HFP 官方宣称在不添加香精、激素、荧光剂等成分的产品安全基础上,寻找简单有效的配方,提倡少即是多的理念,讲究简单有效。HFP自面世以来已经推出了8种功效性原液,搭配使用可以达到多功效的复合作用,而以高浓度、精简配方体系著称的原液也成为该品牌的象征性产品之一。

国内品牌也正在开始进入极简护肤的市场。近日,老费自主创立的极简护肤品牌一期一会上线天猫旗舰店。一期一会的产品主张对皮肤进行“断舍离”,将成分数量控制在二十种以内,并倡导精简配方和一次份鲜活的概念,意为珍惜眼前,回归自然。在老费看来,这个时代更加追求真实,自然的生活方式,对于护肤行业来说同样需要呈现这种返璞归真的状态。

主张护肤极简主义的品牌MOJA,其产品选择纯净无负担的成分,目前所推产品的成分种类不超过15种,且不添加任何激素、香精、矿物油、酒精等有害成分。MOJA提倡不复杂,不盲从的护肤态度,为消费者提供多效合一的产品。此外,如至本、神秘博士等新锐品牌也在提倡极简护肤的概念。随着极简风的盛行,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国内品牌加入这一行列。

而在多功效的极简产品研发上,供应链也在不断地注入新力量。原料公司迈图表示,愿意将更少成分的新原料带到市场中,且这样更少成分的原料能够配合设计更智能的产品。迈图曾经推出的Velvesil E-Gel PMF 乳液是一种多功能水包油乳液,此外,迈图还推出了只有3~4种合成物的多功能润脂剂,以及只有1~2种合成物的聚甲基硅倍半氧烷新原料。

老费认为,目前极简护肤的产品与品牌在国际上并不是一个珍稀的存在,国内品牌仍处于这条道路的起点,对于国内来说,针对消费者的需求,打造创新性产品,蕴含更高的价值才是更应该注重的方向。

如前文所说,极简护肤并不是一个全新的理念,但在新一代消费者更成熟理性的消费观念和追求自然的生活方式下,成为2021年的护肤潮流之一。极简护肤并不是单纯削减成分,而是保证在多功效的基础上,实现成分的科学精简,对于配方以及原料有着较高的要求。未来,我们需要更多结合精准医学、科学技术的创新与应用去实现极简护肤理念更好的落地。

来源:聚美丽

原标题:极简护肤成为2021年趋势之一,国内品牌还处于起步阶段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