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球最得“金主”喜爱,费德勒登顶收入榜、大阪直美创纪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球最得“金主”喜爱,费德勒登顶收入榜、大阪直美创纪录

不会挖掘商业利益的网球手不是好运动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姜沐尧

4月中旬,美国著名商业期刊《福布斯》公布了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的运动员名单:网球运动员表现抢眼,瑞士天王罗杰·费德勒收入超C罗、梅西登顶,而女子方面,大阪直美更是创女运动员年收入新高。

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费德勒2020年度总收入达税前1.06亿美元,一年没怎么打比赛的“瑞士天王”,力压C罗、梅西登顶,成为年度最吸金运动员。

除了上述三位巨星,榜单前十还包括内马尔、勒布朗·詹姆斯、库里、杜兰特、高尔夫名将泰格·伍兹和两位NFL橄榄球球星柯克-考辛斯、卡森·温兹。

费德勒此番登顶与其收入构成有较大关系。足篮球巨星收入以工资收入为主,疫情导致俱乐部普遍采取降薪政策,球员收入受影响。

而在费德勒1.06亿美元的总收入中,通过参赛获得的奖金收入仅占630万美元,余下的1亿美元都来源于代言费和出场费——出色的商业吸金能力使得费德勒收入受体坛疫情危机影响较小。

其他几位高收入体坛巨星中,C罗1.05亿美元的年收入中,有6000万美元是薪水和奖金,代言费和出场费占4500万美元。而在梅西1.04亿美元的年收入中,后一部分的占比更少,代言费和出场费收入为3200万美元。

实际上,C罗、梅西、内马尔三位足坛巨星商业收入的总和为1.02亿美元,才能压过费德勒一头。

费德勒丰厚的商业收入来自多个方面,他拥有现役运动员中最优秀的品牌代言组合:包括劳力士、奔驰、瑞士信贷银行、优衣库、利捷航空公务在内的13个品牌,以每年300万至3000万美元不等的价码,将自家品牌与这位20次大满贯男单冠军联系到一起。

去年,灵感源自费德勒姓名缩写的品牌“RF”使用权也从耐克正式回到费德勒手中。对于这位瑞士网球天王来说,这或许又会是一门稳定生财的生意。

此外,费德勒早在2013年就自立门户创办了经纪公司TEAM8,开始更自主地运作个人品牌与商业开发。目前,TEAM8的网球球员客户包括德尔波特罗、兹维列夫和16岁新星高夫,还推出了拉沃尔杯等产品赛事。

而在收入最丰的女性运动员中,网球女将们更是在前十名中占据九席。其中,日本选手大阪直美超越“四连霸”的美国名将小威廉姆斯,登上榜首。

2020年内,尽管大阪直美的比赛奖金只有340万美元,但总共15家赞助商带来的收入令其总收入达到3740万美元。

这一数字,超过了莎拉波娃在2015年时的2970万美元年收入,刷新了全球女性运动员年收入最高纪录。

未满23岁的大阪直美也成为费德勒之后,网坛赞助收入第二高的运动员。

与费德勒一样,大阪直美也拥有出众的场外吸金能力。大坂直美是美日混血,多元化的背景使她成为了两国品牌的宠儿。

《福布斯》杂志援引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体育业务教授大卫·卡特的话:“对网球世界以外的人来说,大阪是一个相对新鲜的面孔,有着丰富的背景故事。结合年轻和双重文化背景的属性,她在全球年轻观众中引起共鸣,结果是成为全球体育营销的新标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罗杰·费德勒

  • On昂跑上市后首份季报鞋类占比94%,亚洲市场贡献极小
  • 一双千元跑鞋,今天撑起600亿市值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 短期未来难料,忍无可忍的C罗向曼联发出“最后通牒”
  • “未来球王”哈兰德驾临曼城、C罗或留守曼联,英超吸引力傲居五大联赛之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球最得“金主”喜爱,费德勒登顶收入榜、大阪直美创纪录

不会挖掘商业利益的网球手不是好运动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姜沐尧

4月中旬,美国著名商业期刊《福布斯》公布了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的运动员名单:网球运动员表现抢眼,瑞士天王罗杰·费德勒收入超C罗、梅西登顶,而女子方面,大阪直美更是创女运动员年收入新高。

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费德勒2020年度总收入达税前1.06亿美元,一年没怎么打比赛的“瑞士天王”,力压C罗、梅西登顶,成为年度最吸金运动员。

除了上述三位巨星,榜单前十还包括内马尔、勒布朗·詹姆斯、库里、杜兰特、高尔夫名将泰格·伍兹和两位NFL橄榄球球星柯克-考辛斯、卡森·温兹。

费德勒此番登顶与其收入构成有较大关系。足篮球巨星收入以工资收入为主,疫情导致俱乐部普遍采取降薪政策,球员收入受影响。

而在费德勒1.06亿美元的总收入中,通过参赛获得的奖金收入仅占630万美元,余下的1亿美元都来源于代言费和出场费——出色的商业吸金能力使得费德勒收入受体坛疫情危机影响较小。

其他几位高收入体坛巨星中,C罗1.05亿美元的年收入中,有6000万美元是薪水和奖金,代言费和出场费占4500万美元。而在梅西1.04亿美元的年收入中,后一部分的占比更少,代言费和出场费收入为3200万美元。

实际上,C罗、梅西、内马尔三位足坛巨星商业收入的总和为1.02亿美元,才能压过费德勒一头。

费德勒丰厚的商业收入来自多个方面,他拥有现役运动员中最优秀的品牌代言组合:包括劳力士、奔驰、瑞士信贷银行、优衣库、利捷航空公务在内的13个品牌,以每年300万至3000万美元不等的价码,将自家品牌与这位20次大满贯男单冠军联系到一起。

去年,灵感源自费德勒姓名缩写的品牌“RF”使用权也从耐克正式回到费德勒手中。对于这位瑞士网球天王来说,这或许又会是一门稳定生财的生意。

此外,费德勒早在2013年就自立门户创办了经纪公司TEAM8,开始更自主地运作个人品牌与商业开发。目前,TEAM8的网球球员客户包括德尔波特罗、兹维列夫和16岁新星高夫,还推出了拉沃尔杯等产品赛事。

而在收入最丰的女性运动员中,网球女将们更是在前十名中占据九席。其中,日本选手大阪直美超越“四连霸”的美国名将小威廉姆斯,登上榜首。

2020年内,尽管大阪直美的比赛奖金只有340万美元,但总共15家赞助商带来的收入令其总收入达到3740万美元。

这一数字,超过了莎拉波娃在2015年时的2970万美元年收入,刷新了全球女性运动员年收入最高纪录。

未满23岁的大阪直美也成为费德勒之后,网坛赞助收入第二高的运动员。

与费德勒一样,大阪直美也拥有出众的场外吸金能力。大坂直美是美日混血,多元化的背景使她成为了两国品牌的宠儿。

《福布斯》杂志援引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体育业务教授大卫·卡特的话:“对网球世界以外的人来说,大阪是一个相对新鲜的面孔,有着丰富的背景故事。结合年轻和双重文化背景的属性,她在全球年轻观众中引起共鸣,结果是成为全球体育营销的新标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