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外卖小哥的保险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外卖小哥的保险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保险,无论是意外险还是社保,对于一个劳动者来说,都是一份保障和尊重。

文|陆玖财经

“避税”问题最严重的行业是什么?他们穿着美团或者饿了么的上衣,走街串巷,将互联网O2O践行于脚下,给您送来热腾腾的饭菜。但是,大厂们却没有给他一份基本的社会保险!

你今天吃一份外卖如果是平均10元,未来这个价格可能会变成11元,因为外卖行业发展到今天,需要这10%的溢价,来保障外卖小哥们的安全。

这不仅仅是美团和饿了么的责任,也是全社会吃外卖的消费者的责任,因为不管是平台还是消费者,我们都没有权力损害别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作为劳动者,外卖小哥一直被划分到灵活用工的类别之中,但事实上,这一群人首先是在做高危险工作(路上的交通事故频发);其次很多人也并不是短期工作,常年送外卖的小哥比比皆是(算不算灵活用工,值得商榷);最后,外卖小哥也是会老的,他们的养老问题如何解决?

短期灵活用工的外卖小哥如何购买意外险,如何界定灵活用工和长期用工,长期用工的五险一金如何解决。这三个问题,是现在所有外卖平台应该深思的社会问题。

两会期间已经有代表建议,在灵活用工政策落地之前,强制平台给外卖小哥购买商业险或者意外险。但是,陆玖财经根据全国最大的外卖平台美团的财报计算后发现,如果给外卖小哥支付保险的话,美团的外卖商业数据模式,将可能会失效。美团目前的盈利数字模型最多能够承受给每个外卖小哥支付企业团体意外险。

也就是说,当人人都在呼吁给裸奔的外卖小哥购买保险时,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一份保险可能会改写目前整个外卖市场的游戏规则。

在一份保险面前,无论是如日中天的美团,还是背靠阿里的饿了么,都不自觉地在往后退缩。

如果要上保险现有模型将失效

目前国内最大的两家外卖平台,美团和饿了么,美团是公开的上市公司,数据相对透明。饿了么的数据虽然并表到阿里巴巴,但是阿里财报中没有披露饿了么的骑手数量,也没有骑手的成本。

但是,目前美团的市场份额已经远远超过饿了么,美团的各项数据也远远要优于饿了么,通过计算美团的商业模型,就可以推断出饿了么的大致情况。

美团2020年年报显示,全年餐饮外卖的营收为662.65亿元,经营利润为28.33亿元,骑手累计总数为950万人,现有骑手480万人,骑手成本(暂定只包括工资,不包括保险,不包括五险一金)486.92亿元。

陆玖财经与中国人寿保险取得联系后,对方告知,外卖小哥属于高风险人群,保险公司需要对业务进行具体评估,每人每年的保险金额可能需要达到一千五百元甚至以上。意外险的保险范围类似于工伤保险,更细致的内容需要对外包公司的真实情况做调查,团体意外险自己只是听说,不确定具体的内容,可能是不同保险公司来负责。

目前,据陆玖财经通过与数位外卖小哥交流了解到,现在实际的执行情况,是由外卖小哥自己在承担这一部分意外险。在北京四季青负责送外卖的张姓小哥告诉陆玖财经,用工平台没有专门购买保险,每天接的第一单会扣掉3元钱作为意外险。其他小哥也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不过从其他业内人士处陆玖财经听到了不同解释。业内人士称,因为专送骑手的商业保险叫做雇主责任险,既包括意外险,也包括三者责任险,所以骑手自己是买不了的,而必须由合作商缴纳。文中提到的案例是众包骑手,身故险赔付额最高是60万元,而专送骑手身故赔付额最高120万元。但是该说法目前并未得到骑手方面的证实。

如果按照一年240天的有效工作时间来计算,每天3元的意外保险如果是由美团来承担的话,一年就会增加34.56亿元,美团这一项业务就会出现6个亿左右的亏损。

如果现有骑手有三分之一是常年用工,需要缴纳五险一金的话,加上剩下三分之二购买团体意外险,美团每年将至少增加开支近70亿元。

如果现有骑手全部正规缴纳五险一金,每年增加开支将超过200亿元。

五险一金计算时,均按照工资上浮20%计算,实际增加开支应该更高,大约为基础工资的30%以上,也就是说,就算是现有的意外险是由美团和饿了么来负担,两家的现有商业模型就会完全失效。

但是,如果整个交易上涨10%,那么以美团的营收来计算,就可以多出66亿元的利润,这一部分的利用足以支撑现有外卖小哥的保险。

一切,就在这10%里面,美团和饿了么敢不敢涨价?消费者愿不愿意多掏?

裸奔的外卖小哥需要保险吗?

卡车、私家车、出租车、快递三轮车、两轮车、人,这些都可以成为与外卖小哥发生交通事故的对象,作者每天走路上班的距离大概是2.5公里,最夸张的一个清晨,看到三起交通事故,其中两起倒地的都是外卖小哥,还有一起则是快递三轮车。

外卖小哥已经成为城市里,最容易受伤的这一群人。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28日,上海公安部门共查处快递、外卖骑手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3万余起;涉及快递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事故423起,造成7人死亡,347人受伤。深圳全市2020年共查处电动车交通违法37.3万宗,其中送餐外卖电动车违法7.1万宗,同比上升1042.11%。

人大代表胡成中认为,外卖行业交通事故频发的原因,根本上是规则设计有问题,送餐送货途中易遇到各种情况,平台不应该陷入只拼速度的恶性竞争,而忽略送餐送货途中易遇到的各种情况。他还表示,“不要把责任都推给算法,算法也是人制定的。”

可以这么说,外卖小哥在不断被压缩的配送时间里,已经变成一份非常高危的工作,这是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不可调和的一个矛盾,很多消费者一边在看新闻辱骂企业压榨外卖小哥的同时,又在外卖小哥送外卖稍微晚了一点后,无止境的投诉,人性是矛盾的,吃瓜群众永远不会想种瓜的人有多累。

灵活用工的外卖小哥,肯定需要保险,但是美团和饿了么也要能够盈利,他们不是社会福利机构,他们是企业,那么问题就来了,这笔钱从哪来?答案很简单,从消费者身上来,如果用人成本必须要增加,那么不好意思,未来各位看官,在吃外卖的时候,可能就需要多支付一些跑腿费了。

当然,生命面前,钱是无意义的,外卖平台还是要优化一下算法,更加合理人性的计算出送餐时间,不尊重生命的企业,一定是无法走远的。

但是,这一块也有一些现实原因,就是外卖小哥自己对于保险并不在乎,甚至不愿意要保险。北京一位40岁左右送外卖的雷大哥告诉陆玖财经,自己在外卖行业干了不到一年,同事基本都是短期工,大部分也只干了几个月,大家对保险没啥感觉,也不懂,自己以前在餐饮店做小时工,对五险一金、社保、医保这些东西没什么概念,也没有自己购买的意识。听说过同事在工作过程中与轿车遭遇剐蹭,但公司一般不会对此进行赔付,同事多数时候还是采取私下商议、自掏腰包解决的方式。

超过一年就不能算灵活用工

如何界定临时用工和长期用工?现在不管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是采用临时用工这个方式来规避保险以及其他用工风险的问题。

大部分消费者每天看到走街串巷的黄色、蓝色骑士们,其实跟美团和饿了么之间并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他们一切的劳动纠纷都只能找临时用工平台去沟通。

的确,在陆玖财经与多位外卖小哥的沟通发现,很多外卖小哥都是临时用工,甚至是兼职,送外卖并不是他们长久的职业规划,在这短暂的送外卖的生涯里,他们最需要的是现金,他们对社保以及意外险都不怎么看重,他们要求的是现金最大化。

但是,陆玖财经也同样发现,一些已经工作了两三年的外卖小哥,也比比皆是,常年送外卖,对于一些文化素质不高,中年男性来说,算是一个相对高薪的工作,这一部分人的比重,据很多外卖小哥透露,应该在三分之一到一半之间。

一位38岁的路姓小哥告诉陆玖财经,自己之前是旅游从业者,干了两年左右。外卖小哥彼此之间的同事关系不亲密,不太清楚别人的情况,就职平台只有每日三块的意外险,不清楚具体是哪个保险公司负责,理赔也基本没接触过,都是同事自己私下解决,公司购买保险和现金补贴都可以,在这些方面不太懂,听安排。

陆玖财经针对灵活用工的问题,咨询了相关法律人士。

该律所表示,签订劳务合同确实可以降低成本,但由于在企业身份、企业薪酬、企业福利、企业待遇和归属感、成长途径、未来保障等方面,临时工和正式工都有不同。所以,临时工可能因为发展前景不佳而出现不积极工作,或只能参与完成一些简单体力劳动的情况。企业需要通过“转正”等途径,让临时工相信只要努力工作,任劳任怨,达到条件的,可以转为“正式工”,从而提高其工作积极性和效率。

目前,骑手和外卖平台间多为劳务关系,属于兼职,没有五险一金,保障不足。平台会为骑手配置商业保险,但大多只是意外险(包含三者责任),且仅限当天工作时间内。我的想法是,给外卖小哥投职工保险不大现实,基于劳务合同而要求企业给予临时工与正式工同样的保险待遇不仅让劳务双方的权利义务更加不明确,还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负担,不利于当前增加就业岗位,解决失业问题的社会形势。而平台给骑手的保险只集中于意外和三者责任;社保则有报销上限,且仅能解决医疗费用问题。这两者不能构筑完整的人身保障体系。

但可以投商业保险,商业保险中的重疾险以解决大病产生的失能问题,百万医疗险和高额意外险不但补充保额,还能将报销范围扩展到社保目录外。定期寿险则避免顶梁柱身故或全残后,对家庭经济产生的影响,让孩子能继续得到教育,老人继续得到赡养。只要合理规划,商业保险并没有太大成本,以25岁男子为例,一套完整、充足的保障方案,每年保费可以控制在5000-6000元之间。

我国《保险法》规定,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为他人购买人身险,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必须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保险法》第十二条),具有劳动关系属于有保险利益(《保险法》第三十一条)。因此,若外卖小哥与平台不存在《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关系,则需要国家授权平台为快递小哥购买意外险。

买不起五险一金怎么办?

根据计算后的结论,外卖平台们很显然支付不起五险一金,如果将来这一块要强制要求规范化,那么现在的游戏规则就必须发生彻底的变化。

外卖对于美团和饿了么以及阿里来说,意义都很明显,这是一个高频的用户需求,这一块业务是巨大的流量来源,外卖是美团的基本盘,是阿里需求的流量盘,目前来看,阿里的诉求肯定是没有达到的,没什么可讨论的余地。

但是外卖业务对于美团来说这是绝对的生命力来源,虽然已经是绝对的龙头了,但是整个外卖业务的利润率低至4%(甚至更低,因为美团财报是把到店餐饮业务跟外卖业务合并计算),而美团另外一块酒旅业务,主要的也是高频的低端酒店,利润也非常薄。

美团的管理层也很清晰的认知到了这一点,所谓从目前美团的布局来看,依旧是保住外卖、酒旅甚至是单车这一类低利润却高频使用的流量业务,然后拉动后期美团梦想的万物到家的泛电商业务,电商、游戏、内容广告,这才是互联网行业公认的高利润大行业,这里面的玩家,阿里、腾讯、百度、字节个个都是吸金狂魔。

陆玖财经与多位美团内部人士交流时,对方都在表达一个态度,美团挣钱挣的实在太辛苦,全是薄利润的钱,没有一个业务可以实现躺赢,王兴难道真的不羡慕腾讯和阿里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外卖一定不是王兴的目标,这只是中间的一个跳板。

那么,这块跳板的稳定度,能不能撑到美团寻找到下一个巨大盈利点?现在来看,最大的隐患就是外卖小哥的保险问题。

美团目前的奶牛业务并不多,每年产生的利润跟阿里相比,差距非常大;虽然阿里目前正在面临着拼多多强有力的攻势,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拼多多财报所重点突出的MAU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只要下过单的用户都可以被拼多多算作MAU,看看GMV的差距,就知道两者的段位,拼多多的GMV1.6万亿,而阿里的商业业务则达到了7万亿。

如果要求强制购买保险,那么美团的外卖价格一定会涨,否则就会出现亏损,涨价之后,对于饿了么来说,就会有机可乘,阿里大可以用补贴来维持现状。

这会有变局出现的可能性,但是阿里目前的战线太宽,业务之间的联动性很差,饿了么的流量根本无法对阿里做出贡献。

只要有三分之一的外卖小哥需要购买五险一金,另外三分之二购买意外险,大家的财务报表都会巨亏,外卖市场已经培养成熟,用户也不可能因为涨价10%就不吃,所以如果外卖小哥的保险时代必须到来,那么外卖涨价也会跟着必须到来。

陆玖评论:如果是因为生命,那么涨价就是必然!

保险,无论是意外险还是社保,对于一个劳动者来说,都是一份保障和尊重。

从目前的时代发展趋势来看,外卖已经成为城市中,大多数上班一族主要的吃饭方式,这个行业很显然会一直存在很多年。

无论是调整算法,还是外卖涨价,都是为了让整个社会,整个商业环境更加和谐,如果一个行业非要建立在一些人生命时刻在受威胁的基础上,那么这个行业就一定迟早会出现大危机。

之前,陆玖财经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滴滴每次一有人命案出现,就会爆发大危机,但是美团和饿了么每年有那么多外卖小哥因为交通事故死亡,却很少有报道。

外卖小哥这个工种的保障正规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必然会被执行,外卖平台如何面对这个变化,也是整个社会关注的热点。

但是无论怎么变,都希望这个行业的所有参与者,都可以尊重生命,尊重规则,让一切在一个和谐的环节下进行,这样才能走得远走得稳。

希望,在未来上班的路上,大家可以少看到一些外卖小哥被撞倒在地的画面。希望这些辛勤的人们,可以开心的行驶在路上,有阳光照耀他们年轻的脸庞,温暖且安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