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瑞鹤图》:蓬莱仙鹤的千岁寄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瑞鹤图》:蓬莱仙鹤的千岁寄托

飘飘元是三山侣,两两还呈千岁姿。

撰文 | Asoka

来源 | 壹兰

《瑞鹤图》 绢本设色 51 x 138.2cm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画下《瑞鹤图》的那一年,宋徽宗年方三十,风华正茂。那是1112年的元宵次日黄昏,他正和群臣在“睿谟殿”宴饮。凡五品以上的官员,那一天,都有幸参与会饮盛事,他们环绕在徽宗身后左右,五光十色的美酒佳肴令人沉醉。宫廷雅乐名为“大晟乐”者,正由宫人们弹奏敲击,钟鸣不绝,庄严清雅、响彻云霄。

汴京城内正是掌灯时分,百姓们张灯结彩,满城披红挂绿。灯火映照得傍晚那云霞,也泛出浅浅绯红。这是欢欣鼓舞的一天,汴京城里无论男女老少,都沉浸在元宵节前后其乐融融的气氛中。

《清平乐》中的宋代元宵节

此时,皇宫正南的宣德楼城门上,不知从哪儿飞来一群仙鹤,也许是被庄严的音乐吸引,它们一下子铺满徽宗眼前的天空。靛蓝色的琼宇,化作白鹤起舞的布景,高耸的城楼殿顶,脊背成为群鹤的舞台。

徽宗定睛细看,二十只白鹤,在天空中作人字状翱翔,其中两只特别灵悟的,恰好停驻在城楼两端的鸱吻上。一只低蹲扇翅而回顾,似跃跃欲飞之态;另一只高立收羽而仰视,傲然昂首,像有佳音来报的使者。其余十八只飞鹤,在空中,有顾盼、有回眸,有展翅、有滑翔,有俯就、有冲霄……顿时,天空中好像奏响了一出由白鹤配舞的飘飘仙乐,旋律在它们的脚尖和羽翼下,似无声而有声。

《瑞鹤图》局部

城楼底下,节庆日涌进都城的百姓们,个个翘首看呆,全都被这神乎的景象震慑住,纷纷发出赞叹之声,认定这是平生难得一见的祥瑞征兆。转眼间,城楼下被围堵得水泄不通,人群徘徊不前,经久不散。

宋徽宗当即御笔作画,欲记录这份转瞬即逝的景象。这一次,他的作画方式,与以往都不同,只见他以石青颜料均匀而细密地平铺天空,笔刷若有轻重,则效果参差不齐,他反复慢染细抹,画出密不透风的青绿色苍穹。在描绘仙鹤的色彩上,鹤的身体和翅膀呈粉白色,淡灰色表现羽毛纹理,翅膀靠近尾部呈黑色,头顶一抹朱砂红,生漆一笔点睛,活灵活现,二十只舞蹈的仙鹤,翱翔之姿,精细逼真,气韵生动。

《瑞鹤图》局部

他在旁亲笔题字,写下此画创作的缘由,并赋诗一首,诗书画意,相得益彰。他的书法“瘦金体”,也正被称为“鹤体”。全文如下:“政和壬辰上元之次夕,忽有祥云拂郁,低映端门。众皆仰而视之。倐有群鹤飞鸣于空中,仍有二鹤对止于鸱尾之端,颇甚闲适。馀皆翱翔,如应奏节,往来都民无不稽首瞻望,叹异久之。经时不散。迤逦归飞西北隅,散。感兹祥瑞,故作诗以记其实。

清晓觚稜拂彩霓,仙禽告瑞忽来仪。

飘飘元是三山侣,两两还呈千岁姿。

似拟碧鸾栖宝阁,岂同赤雁集天池。

徘徊嘹唳当丹阙,故使憧憧庶俗知。

——御制御画并书(押 :天下一人)”

宋徽宗御笔亲题

摒弃以往传统山水画的全景式构图,他采用局部取景的方式,将画作的全部内容框定在天空、仙鹤、和展露一截的大屋顶。画面中,天空和仙鹤占去了三分之二,而不甚完整的城楼却仅占三分之一。这在当时甚为少见,画面的构图并不为时人所推崇,但作为艺术家的宋徽宗下笔,却果敢、自信而从容。

中正的方形画面,预示着皇家的庄重与威严,城门两边对称,在四平八稳之余,更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浩然正气。自古以来天子的居所,都是处在都城正中心的,取中正而不取偏斜,象征着寰宇之内公正无私、秉持正道的哲学精神。

《瑞鹤图》局部

除去仙鹤与城门,画面中第三个元素——祥云,没有明确的线条勾勒,团状簇拥着城门左右,更显云雾缭绕而气势蒸腾。祥云的虚,与仙鹤、城楼的实,交相辉映;静态的天空云雾,与动态的飞鹤翩跹,对照成趣。构成了一组和谐、生动的天空之城的意境。祥云,它更是作为人间帝王到天界仙人的过渡与接引,象征了宋徽宗心中羽化登仙的美梦与遐想。

宋徽宗是个不折不扣的道教徒,他十分推崇道教,更自命为“教主道君皇帝”,他曾说过:“朕之所以隆振道教,帝君之所以眷命孚佑者,自三皇以还数千年绝道之后,乃复见于今日,可为盛矣。”他兴修道观、提拔道士,并亲自注释《道德经》,《道藏》中也曾提及宋徽宗“道性本自高”。他由衷地信奉道教中的祥瑞之物,能为国家带来风调雨顺、长治久安。

宋徽宗画像

诸如《瑞鹤图》中象征长寿、能载人驾鹤西去的仙鹤,《五色鹦鹉图》中能学人说话的五色鹦鹉,《祥龙石图》中形状长得像龙的嶙峋怪石,这些“祥瑞之物”,都寄予了宋徽宗对于国家繁荣昌盛的厚望。

他甚至专门主编了一本大型书画集《宣和睿览册》,所有寓意吉祥的动物珍禽图,都被选取编入。在群臣宴饮之时,他也常常向大臣们展示他的祥瑞新作,《画继》曾提到,政和五年(1115),他向赴宴者展示《龙翔池鸂鶒图》,群臣“皆起立环视,无不仰圣文,睹奎画,赞叹乎天下之至神至精也。”画作成为他治理国家、昭示太平的手段之一。

北宋赵佶《祥龙石图》故宫博物院藏

就像一张照片,《瑞鹤图》完美地“拍”下了政和二年傍晚宫城上的奇景。那些仿佛从东海三山(方壶、蓬莱、瀛洲)特地赶来“告瑞”的仙禽,最终也没能保全北宋末年的国运。十五年后,金人南下北宋灭亡,而自命长生大君的宋徽宗本人,也免不了遭受人世的祸患。不知当被囚禁在金人的牢狱中时,仍身穿紫色道袍、头戴逍遥巾的他,可否听见那一天盘旋在皇室苍穹之上,仙鹤们宛转而深沉的低鸣。当日的繁华盛况,终究是幻梦一场。

参考文献:

1.董宝厚(辽宁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御笔丹青:宋徽宗<瑞鹤图>》,《人民日报》2013年12月1日第012版;

2.陈振濂《<瑞鹤图>:中国绘画史上的特例》,《文史知识》,2020年1月1日;

3.岳久媛《道教意识对宋徽宗书画的影响》,《大众文艺》,2019年10月25日;

4.冯鸣阳《节令、礼乐、道教:政治文化视域下的宋画<瑞鹤图>》,2019年11月6日。

 

来源:壹兰

原标题:《瑞鹤图》:蓬莱仙鹤的千岁寄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