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舍得》套着《三十而已》马甲,合身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舍得》套着《三十而已》马甲,合身吗?

在试图反映现实、引起反思、贩卖焦虑之余,《小舍得》最大的成功之一,或许是架起了一些代际聊天的桥梁,不知道这算不算所谓的“破圈”?

文|壹娱观察 王心怡

“看了这部剧,我更恐婚恐育了。”

“这也没办法呀,为了学习和成绩。”

以上是某一天,编辑部成员与母亲聊到《小舍得》时的一段对话。这也是当下有关《小舍得》评论中,经常出现的声音之一。

作为一部以“小升初”为切入口和故事发展契机的剧集,《小舍得》毫不意外地意图将现实搬进剧集中。而伴随着“小升初”压力的来临,父母心态的变化,亲子和夫妻关系的改变,中年人需要面临的来自家庭、事业的压力等等,随之而来。必须肯定的是,《小舍得》不少情节能够准确映射现实。

因此,有人在其中感觉到了焦虑,有人心疼剧中的孩子,有人感慨现实的无奈,有人又因为小三的情节而心生愤慨。

从剧情设置来看,《小舍得》俨然具备了引起全网话题的充分素材,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剧情之上,《小舍得》的相关片段出现在各个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每集的高能冲突片段经由微博、抖音等传播,迅速引起热议。

#田雨岚让子悠表演背圆周率##南俪田雨岚家宴攀比##小舍得 气死##小舍得 教育内卷#等片段和相关话题都曾登上热搜。

不过,与前两部“小系列”作品(《小别离》《小欢喜》)相比,《小舍得》的焦虑感和冲突、矛盾性都更足了。截止到目前,这部融入了教育、亲子、婚姻、中年人现状、“老有所依”等问题的剧集,不论是从整体创作风格抑或是宣传手法,似乎更像是《三十而已》的“姐妹篇”。

在试图反映现实、引起反思、贩卖焦虑之余,《小舍得》最大的成功之一,或许是架起了一些代际聊天的桥梁,不知道这算不算所谓的“破圈”?

现实?有,还挺精准

必须承认的是,在《小舍得》中确实有不少对于当下社会现实、热点话题的反映和讨论。

首先,是以“小升初”为切入口,探讨各种教育的问题。南俪(宋佳饰演)与夏君山(佟大为饰演)起初代表着佛系父母,认为孩子快乐、兴趣比成绩更重要。但是,当成绩影响着孩子在学校的处境、受到同学评价,以及自己心态变化时,佛系父母也不得不做出改变。随之而来的是,改变开始后,新的亲子关系问题也就出现了,夫妻俩也探索着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方式和理念更适合孩子。

田雨岚(蒋欣饰演)则是“成绩决定论”的拥护者。孩子任何课外活动、兴趣都要给学习让路,孩子的成绩要名列前茅,要上最好的补习班、最好的初中和高中,这是当下作为父母与孩子最重要的事情和目标。

田雨岚、南俪

《小舍得》通过两个家庭,将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呈现在观众面前。同时,借由“小升初”的阶段,又引出了课外补习班与学校教育的兼顾与“对立”,家长是否该给孩子选择课外补习班、又如何选择,以及补习班在教育和引导学生上需要尽到的责任等等相关议题。

“心疼子悠”“现在的娃真的很累,作为家长我们也心疼,可是怎么办呢,现实太可怕了,怕孩子吃不来学习的苦将来就得吃生活的苦”等言论也证明了这些议题的现实和合理性,并引起了受众的关注和讨论。

不仅如此,《小舍得》还涵盖了多种代际关系和夫妻关系。在亲子关系方面,夏君山是典型的“女儿奴”,与南俪对于孩子都更偏向于倾听、耐心开导;田雨岚“掌控”着颜子悠的学习、生活,挂在口头的“我都是为了你好”,也恰恰是现实中不少家长的“口头禅”。

南俪与夏君山、田雨岚与颜鹏(李佳航饰演)也是两种不同的夫妻关系。前者势均力敌,而后者更偏向于女强男弱的观感。这也就导致剧情呈现出两种不同氛围观感的家庭:前者温馨而互动良好,后者压迫感更强。而这样的关系和家庭也都能从现实中找到对照。

除此之外,《小舍得》也不乏对于社会议题的关注。当“长公主”(南俪妈妈)因为摔了一跤而被迫卧床修养至少一个月时,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家庭和工作的压力扑面而来,另外,独身老人老年如何养老等问题都跃然而出。米桃一家为了受到更好的教育,克服困难来到城市求学,也反映了教育资源的配置等问题。

“长公主”南俪妈妈卧床修养

另外,南俪出身书香门第,被父母宠爱长大;田雨岚则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年少吃苦,更懂得靠自己的重要性:不同的原生家庭也影响着两个女性角色对于职业、孩子教育、婆媳关系等的态度和做法。这也算得上对于原生家庭的再次解构。

这些,无疑也是当下热议的焦点,也是现实社会不少人面临的问题。当影视剧将这些搬上荧屏,无疑会击中受众的痛点,更容易引起关注、共鸣和讨论,进而反哺剧集热度。

从这种程度上看,《小舍得》确实试图探讨、反映当下现实和社会议题,并且多处描写精准击中。但是,当冲突、矛盾、现实填满剧情时,“小系列”第三部却是满满的焦虑感、窒息感而缺少了惯有的治愈。

更像“四十无奈”

焦虑感是从第一集就开始的。

当看过第一集在南家家宴上,南俪与田雨岚因为孩子的问题唇枪舌战、互相攀比,田雨岚让儿子子悠表演背诵圆周率时,编辑部成员也曾发出过如下疑问——

《小舍得》这类电视剧的受众是谁?

是未婚未育的人群?她们在度过了一天上班的压力之后,再看这样充满矛盾和焦虑感的剧集?

是正处在如剧中人物一样阶段的人群?他们在一天既面对工作,又要照顾孩子生活、学习,可能还要处理家庭的鸡毛蒜皮后,还要再次通过每天两集的剧集,“重温”自己的生活?

还是已经退休在家长辈?他们可能“过尽千帆”,已经经历过剧中角色的压力和成长,可以平静地看待这些剧情。不过,他们也很可能正面临着子女的婚育、孙辈的教育问题,不知道看过之后是否也会产生担心。

《小舍得》在紧凑的矛盾点设置中,让观感不再“《小欢喜》”,而更偏向于“《三十而已》”。

当然,这与同个导演作品、同个出品公司分不开关系。

《小舍得》的导演张晓波也执导了《三十而已》,因此,风格相似无可厚非。比如,田雨岚与学霸妈妈们下午茶交流经验的画面和场景,也会让人梦回《三十而已》中太太群的下午茶。

另一方面,则是矛盾、冲突的密切设置。在《小欢喜》中,其实也不乏矛盾的呈现,比如季胜利与季杨杨之间疏远又想要拼命修复的父子关系、对成绩也很看重的童文洁与热爱自由的方一凡之间关于学习、成绩的矛盾,方圆与童文洁先后失业却面临孩子高考和二胎的局面,以及剧中最窒息、最严重的——宋倩对于乔英子的“全包围式”掌控和高要求。而这几乎是《小欢喜》中全部的冲突和矛盾。

再看看《三十而已》:顾佳经历了挤进太太圈、让孩子上好的学校;为丈夫的事业助力;面对小三,捍卫自己的婚姻和家庭;还要为丈夫事业的失败承担责任。钟晓芹流产,婚姻破裂,职场遇到新的追求者和前夫的重新追求,写书获得成功。王漫妮与同事“斗法”,获得职场中的胜利;遇到心动者,最后却以被骗后分手收场;遇见新的追求者;决定出国求学。这还仅仅是三个女性角色的主要故事线。

回到《小舍得》。在已播出的剧情中,据不完全统计:吃了大概三次家宴,每次都不欢而散,最近的一次直接动起手来,分别因为教育理念不同和攀比、补习班名额给了子悠被南俪一家得知、为缓和“长公主”生病引起的误会却再次产生争执。夏君山因为学习训哭女儿好几次,还有一次导致女儿呕吐;钟老师短时间内被开除两次;子悠在学校活动上,公开哭诉母亲行为;南俪与夏君山、田雨岚与颜鹏分别因为多种事情吵了不止一次架;田雨岚与公婆的矛盾几次出现;还有“长公主”与蔡菊英这对前妻与“老小三”间的“斗法”,以及与南建国三人间的纠葛,以此又带出了几个家庭之间的矛盾。

这些,都被塞进了21集的体量中。《小舍得》以一种“冲突——短暂和解——冲突”的节奏,讲述了四十岁中年人集中爆发的生活、家庭、事业三方面矛盾和冲突,并意图刻画他们的无奈和成长。

矛盾和冲突的密集,也就导致了悬浮、不切实际等类似评论的出现。比如,培训班的名额只剩一个,恰好需要在子悠和欢欢中做选择;而后出动三方力量,只为了一个培训班名额,进而促成几方的和解。如此设置,难免会让产生过于刻意和巧合的观感。

而当反映现实的剧集被打上了不切实际、太过刻意和巧合的质疑,这对于剧集本身来说也算不上好事情。

除此之外,《小舍得》背后的”小系列”和去年大火的《三十而已》的出品方都是柠萌影业,在尝到了《三十而已》冲突片段引爆全网热议的甜头后,《小舍得》的宣传也与《三十而已》类似。

虽然截止目前,《小舍得》并未像《三十而已》一样,成为霸占热搜的常客并位居高位,但从热搜话题和内容来看,也基本上以更新剧集中主要的矛盾冲突点为主猛做营销话题。比如上述说的第一次家宴互相攀比,以及#田雨岚大闹补习班##田雨岚当众道歉##南俪田雨岚动手了#等片段都是当集矛盾、冲突的集中爆发点。

随之去年《三十而已》的核心问题也在《小舍得》上出现了,不少观众表示,通过抖音、热搜片段已经了解并跟上了剧集。

另外,为了进一步唤起观众的《三十而已》浪潮,《小舍得》官方还亲自阐述彩蛋,“这个细节你发现了吗?米桃父母其实是《三十而已》的第四家庭”。

从目前的市场反馈和内容呈现来看,更换创作团队后的“小系列“第三部《小舍得》丢失了“小系列”的一些味道,而更刻意地靠近另一个系列。最终在豆瓣评分上,《小舍得》目前的7.3分与《小欢喜》(8.4分)、《小别离》(8分)差距拉开,而评分上趋势逐渐靠近《三十而已》(6.8分),但可惜的是,取舍之后,变身“四十无奈”的《小舍得》照样没办法达到《三十而已》的热议高度。

诚然,对于现实题材的剧集,能够引起讨论证明了其对于现实映射的成功,引起了观众的共鸣,而这些对于提高剧集声量、反哺剧集播放、关注度等多方面都有助力。

但是,在制造焦虑之余,创作者或许也应该探索方法开拓出更多的可能性,既能够反映现实,又能够治愈观众。毕竟,生活窒息感、恐婚恐育并不应该是观剧的主要感受和通过剧集最终得到的结果。同时,一部反映现实的剧集,并不应该只留下“绿茶林有有”和“渣男许幻山”的“娱乐”东西。

希望《小舍得》能在剩下的21集故事中,给观众多一些治愈,以及超越“绿茶林有有”和“渣男许幻山”的更多共鸣。

《小舍得》不该是“四十无奈”,但愿以后的家庭剧创作,“窒息感”不会成为“引爆”观众口舌之争的惯用伎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