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十二谭》平淡收官成“反面教材”,奇幻剧的出路到底在哪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十二谭》平淡收官成“反面教材”,奇幻剧的出路到底在哪儿?

奇幻剧“换壳上市”,开始与其他题材“相亲”。

文| 一点剧读  阿Po

《十二谭》已经无声无息地进入会员收官了,最大的讨论水花仍然停留在首播时,“两条鲤鱼精化身人鱼腾空出水”的五毛特效上。和同是奇幻剧题材的《司藤》对比,《十二谭》几乎是“不及格”的反面教材。

同样的民国奇幻元素和女主外形亮眼,《十二谭》却没能借上这阵爆剧的东风:不仅和同类剧《司藤》的对比占尽下乘,与原作者尼罗早些年另一部经典奇幻剧《无心法师》的对比中,也让观众倍感失望。

只是近年来,这种代表着中国特色的剧种几乎是销声匿迹,随着《司藤》的大火和《十二谭》的落败,奇幻剧或许进入了需要反思的新阶段。

“有壳无实”的《十二谭》,奇幻剧避雷手册

奇幻剧素来是国产影视剧中一项极具特色的题材领域,因为包含了东方传说和志怪幻想的古典浪漫主义气质,却又发生在20~21世纪的近现代与当代的时间背景下,所以形成了文化气质的反差,并且让观众产生了对神秘故事的畅想与探索。

《十二谭》这部由尼罗同名小说改编的网剧,IP价值、题材类型和主演阵容都堪称“豪华”,占尽优势却最终成为“完美反面教材”,原因究竟几何?

其一,从唯一引起话题的开播劣质特效来说,奇幻剧看点之一就是妖异世界、鬼魅横行的扑朔迷离美轮美奂,同时又要让观众相信原本并不存在的鬼狐仙怪是“真实存在”于人类世界的,那么就要依托于画面是否能够做到“以假乱真”,让悬浮的故事首先在视觉上“落地”。

近些年国产特效行业平均水准已经不输国外,《十二谭》惨遭吐槽的大部分原因在于后期特效与现场拍摄环节的相对分离,特效指导在拍摄期间参与度不足,以至于前后期衔接不佳。所以需要保证特效导演在拍摄环节的介入,使得整个特效风格和剧集保持统一。

第二,在故事和情感内核层面,《十二谭》采用单元剧模式,本该将整部剧细分阶段、分块推进,以便填充情节将内容“做扎实”。但它却笼统地讲述了一部“民国聊斋”,用八个人与妖物相恋的单元剧情为基础,每个单元故事都在快速“走形式”,不做细节拓展和感情延伸。

这种将单元剧故事与主线故事剥离叙述的做法,造成观众在看单元故事时,感观上会有“主角下线”的错觉,主线情节被弱化。而这种做法在唐人影视去年播出的《无心法师3》里就可见劣势,此次甚至越跑越偏。所以奇幻剧即便要做单元模式,也要保证单元剧情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服务于主线剧情和主角人物。

最后,由于单元形式的失误做法,导致主线剧情和人物发挥空间被极大压缩,结果32集的体量里,将近80%的剧情是男主对女主的默默守候,但女主对男主表现出极大的抗拒,两者无法进行很好的情感互动,直到最后20%的剧情才得以真相大白。

作为感情戏为重的奇幻剧,男女主角的情感线尽量从早期就做出让彼此好感度不断提升的走向,尽可能减少双方在感情中对彼此的抗拒,否则对于热衷情感关系的中国观众来说,这部剧就很容易失去基本的吸引力。

从视觉效果到情感剧情,从主线人物到单元情节,《十二谭》亲身书写了一部奇幻剧制作的避雷手册。

从“网感”到谋“生”,被嫌弃的奇幻剧的成长?

对于看着《西游记》《聊斋志异》等神鬼志怪故事长大的中国人来说,奇幻剧是最遥远又不陌生的影视剧类型。早年比较经典的奇幻剧应属1998年香港亚视制作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以及2003年卫视中文台播出的台剧《第八号当铺》。

直至2014年中国互联网影视发展初期,网剧常以吸引眼球的猎奇设定引发话题,于是爱奇艺推出了自制网剧《灵魂摆渡》,这部剧同样采用单元剧模式,凭借着将诸多耳熟能详的东方神话置入现代时代背景以及一些惊悚悬疑元素的加入,成功打造出了一部国产都市传说奇幻剧。

《灵魂摆渡》系列在看似没有著名演员参演、服化道都相对粗糙的情况下,这部网友称为“一看就很穷”的剧组,却收获了相当亮眼的成绩,系列剧总播放量超过50亿,豆瓣均分超过8分,就连衍生网大《灵魂摆渡·黄泉》也在上线5天就分账过千万。

2015年,在自制剧布局较早的搜狐视频接连推出了微科幻元素都市奇幻剧《执念师》,以及捉妖元素的民国奇幻剧《无心法师》。前者与PPTV合作,两部豆瓣分皆超过7分;后者与刚刚入局网络影视领域的老派公司唐人影视合作,在早期普遍网剧制作成本较低的情况下,以及当时来说较高的资金成本打造出了精品网剧,豆瓣至今8.4分。

而腾讯视频在2016年与早期擅长热血少年漫题材的莱可传媒推出了微科幻元素的奇幻剧《微能力者》,只不过虽然制作精良,但明确以上帝与撒旦这样西方神话为世界观基底,即便项目本身的制作在当时已算精良,却难逃与大部分中国观众“水土不服”的命运,缩窄了受众范围,并未引起太多讨论。

视频网站发展初期,因电视台在审查时对奇幻剧的限制,使得奇幻剧被网站视为“极具网感”的网络影视特色题材,一度呈现蓬勃发展的势态。2017年开始网剧与电视剧审核标准逐渐趋同后,网剧也开始受到“建国之后动物不许修炼成精”的禁令影响,被迫需要规避一些奇幻设定或是另寻他法。

比如2017年夏天的高口碑民国奇幻剧《河神》中层出现过近似“丧尸围城”的画面,当时的制作团队对项目进行了“传奇化”的处理,定义为“民国传奇探案剧”,并对“河神”一说做了传奇化考据。

再到2018年的架空都市奇幻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则首次在网剧中将原著小说的狐族妖类设定为“外星异客”这样的轻科幻处理,在后来的许多都市奇幻剧、尤其是小说改编的都市妖奇谈类的IP改编剧中,都可以看到将“鬼狐仙怪”以“外星异客”的方式来处理,《司藤》便是如此。

2019年的《动物管理局》原为电影《二代妖精》的衍生剧,剧版原名《妖怪管理局》,后在播出前亦避谈“妖怪”,更名为“动物”。

奇幻剧在网络影视逐渐走向大众化并抛弃“网感”的时代,也到了相对尴尬的瓶颈期。

与都市、悬疑题材碰撞,“小甜剧”成奇幻新出路

都市奇幻剧难为,但依旧偶有爆款或高口碑之作,也依托于制作方逐渐摸索出“生存”之道。例如审核的影响永远只是一些表现形式的问题,只要在价值观的大方向上不触红线、没有扭曲三观,就可以顺利播出。

于是,奇幻剧“换壳上市”,开始与其他题材“相亲”。

最为常见的就是中小体量但受众最为广泛的“甜宠”与“青春”题材,其次就是“悬疑”题材。

例如《亲爱的王子大人》中男主角灵魂出窍后只能被女主看见,以增加两人之间高度私密的关系和独特的交流;《外星女生柴小七》则定义女主为外星生物,需要汲取地球男性荷尔蒙,以此加剧女主对男主的特殊依赖。

带有奇幻元素的甜宠题材可视为都市情感奇幻偶像剧,奇幻元素则体现在为男女主角的人物设定做出更具“网感”的趣味加成,以增加人物的可看性,并且制造出可以推动主角情感交流的牵绊。这类奇幻甜宠剧在情感线足够吸引的前提下,大多豆瓣评分可以达到6分及格线甚至更高。

悬疑破案题材中的奇幻元素则大多是为案件提供办案线索,同时为办案方式提供另类又极具看点的途径。尤其是《河神》《潜梦追凶》《心宅猎人》此类通过催眠进入梦境的悬疑剧逐渐摸索到了可行之路,以神秘的民国时代为背景,半科学催眠半传统解梦的中西文化杂糅催生特殊题材魅力,也有很大机会达到豆瓣7分以上。

经统计,几乎有80%的奇幻剧体量都在30集以内(包含30集)。一来奇幻元素对剧情扎实程度要求较高,情节需要紧凑,超过30集体量则有极大烂尾风险;二来不少奇幻元素的设定较为新颖,有一定冒险性,试错成本不宜过高。

作为经久不衰的题材,奇幻剧尚有许多可探索之路,而“小而美”的网剧必然会是未来奇幻剧的主阵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