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河南一三甲医院骨科主任被举报在手术中“套标”,回扣要求高达40%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河南一三甲医院骨科主任被举报在手术中“套标”,回扣要求高达40%

在手术中将低价耗材偷换成高价耗材,医生可从中收取不菲的回扣,而医保基金则这样被“套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郑洁

编辑 | 谢欣

又一则针对达三甲医院主任的举报信被曝光,多家行业媒体日前报道称,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一位医生举报称该院骨科及神经外科在手术使用医疗耗材中涉嫌“套标”。

所谓“套标”,指的是将价格较低的医疗耗材替代价格较贵的医疗耗材植入病人体内。据红星新闻,举报人所说的医疗耗材是固定胸腰椎的一种医用螺钉,主要用途是给患者的脊柱进行固定和支撑,分为微创长尾钉和普通钉两种,二者价格差较大。

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是河南省唯一一家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举报人本身也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医生,据红星新闻,举报人通过患者X光片发现,这位患者体内的固定螺钉和医疗档案中的不一致,医疗档案中患者使用的固定螺钉为微创钉(长尾型椎弓根螺钉),价格在3696元-3804.5元之间(医疗告知书中标价),而据举报人称,X光片中显示,患者体内的不是微创钉,而是普通钉,价格在1200-1800之间。

据举报人表示这种“套标”并非个例,仅2020年度,在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就有7份手术病例存在这种“套标”行为,其中骨科存在6份,神经外科存在1份,举报人直接点名其骨科和神经外科负责人陈某某和喻某某。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据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官网,该院骨科有两位副主任医生,其中之一姓陈,名为陈松涛。神经外科主任医师确姓喻,官网显示其姓名为喻敬国。

4月25日,界面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了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对方提供了该院宣传科电话,但宣传科电话未接通。而据红星新闻,举报人已将材料上交至郑州市卫健委和医保局,界面新闻记者同日致电郑州市医保局,但电话未接通,举报人方面也未对界面新闻记者的采访进行回应。

用普通钉代替微创钉,除了价格贵之外,对患者来说,是否存在预后问题和其他医疗隐患?业内对此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将微创钉“套标”换成普通钉,可能会让患者二次加重损伤。当植入普通钉后,如果需要替换成微创钉,则需要接受二次手术。但二次手术难度很大,患者花费也高。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普通钉与微创钉的使用,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微创用钉不一定优于普通用钉,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举报者本人也持这种观点,“从患者角度来看,此行为对患者身体应该没有任何影响,只是医疗器械价格贵和便宜的差别,牵扯到的是单纯的利益问题。”

而医生用便宜耗材顶替贵价耗材,背后或许与其经济利益有关。据丁香园,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陈某某曾向相关医疗器械商要求40%的回扣,医疗器械商方面则表示,这种额度的回扣,唯有“套标”才能完成,因而本次实际上器械商也是共同举报人之一。

但实际上,通过把高价耗材“套标”成低价耗材,真正被套取的却是背后的支付方医保基金。

国务院今年02月19日发布的《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定点医药机构存在“(三)重复收费、超标准收费、分解项目收费和(四)串换药品、医用耗材、诊疗项目和服务设施”的,由医疗保障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并可以约谈有关负责人;造成医疗保障基金损失的,责令退回,处造成损失金额1倍以上2倍以下的罚款;拒不改正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责令定点医药机构暂停相关责任部门6个月以上1年以下涉及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的医药服务;违反其他法律、行政法规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处理。

不过,高值医疗耗材中一向存在利益的灰色地带,这是固疾沉疴,也是目前新医改的目标之一,即压缩医药耗材收费并使其更加公开透明。2020年11月,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采,使得冠脉支架价格平均降了9成。从整体上消除以上情形,可能还需医改政策的进一步推广落实。

而骨科耗材的集采也已经在路上:3月11日,国家医保局发文要求骨科耗材在前期省级平台数据采集的墓础上将数据采集工作延伸至医疗机构,填报范围为骨科耗材包括人工关节类、脊柱类、创伤类高值医用耗材,这被视为骨科耗材的“摸底”。3月26日,10省市骨科创伤类医用耗材联盟采购才刚启动数据申报工作。4月1日,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通知,计划分批开展骨科类高值医用耗材产品信息采集工作,首批产品针对人工髋关节和人工膝关节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