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尔眼科骗保实锤,医保拒付近3000万元,还涉嫌虚假信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尔眼科骗保实锤,医保拒付近3000万元,还涉嫌虚假信披

艾芬与爱尔眼科的医疗纠纷持续至今,双方多次交锋,但争议始终未有定论,而爱尔眼科在多地的医院还被医保局通报存在违规使用医保资金行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健识局

4月21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再次在微博上质疑爱尔眼科的回应。

这场纠纷已经持续了快4个月。2020年的最后一天,艾芬发微博质疑称,自己遭遇不规范诊疗,险些失明,矛头直指爱尔眼科。此后,爱尔眼科进行了4次公开回应,均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白内障手术没有直接关系”。

4月22日晚间,爱尔眼科发布2020年年报。过去一年,艾芬医生做的那种白内障手术,给爱尔创收19.61亿元,大概占到公司总收入的六分之一。

这类手术的市场销售并没有因艾芬医生的事情受到影响,反而比2019年增长了11.41%。

整体上看,爱尔眼科光鲜亮丽,2020年营业收入119.12亿元,同比增长19.24%,净利润17.23亿元,同比增长25.01%。但公司董事长陈邦却说:“2020年,是爱尔眼科诞生以来遭受最大考验的年份,坦率地说也是我多年以来最焦灼的年份。”

陈邦在焦灼什么?

深陷骗保质疑,医保坏账近3000万元

年报发布当晚,陈邦在投资者业绩交流电话会上谈到:“遇到特殊事件,经历疫情反复冲击”的这一年,爱尔的表现可以 “打70分”。

业绩增长近两成,陈邦尚且认为只能打70分,可见他对爱尔眼科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陈邦口中的“特殊事件”,应当是指“艾芬事件”。艾芬与爱尔眼科的医疗纠纷持续至今,双方多次交锋,但争议始终未有定论。

其实除了艾芬,爱尔眼科还遭到了内部人士的攻击。2月26日晚,自称是爱尔眼科前员工的“桑林”公开举报,称自己在爱尔眼科旗下医院“治疗不当导致视力下降”。“桑林”还披露了另一个重要信息:爱尔眼科涉嫌套取医保基金。

“桑林”在个人微博上写道:“我那时候长期都在石柱下乡义诊,实质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我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

“桑林”发出质问:这些被动员手术的费用是否用医保报销?是否涉嫌诱导性医疗套取医保?”

健识局发现,去年以来,阜阳爱尔眼科医院、滨州市邹平爱尔眼科医院、白城爱尔眼科医院、宜城市爱尔眼科医院、海南新希望爱尔眼科医院等多家医院,都曾被医保局通报违规使用医保资金行为。就在爱尔眼科披露年报的第二天,4月23日,海南医保局曝光了海南新希望爱尔眼科医院存在多种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的行为,包括重复收费、串换医疗服务项目收费、超医保限制条件用药、无指征检查和虚计多计医用耗材费用等。

而从爱尔眼科的年报中,也能发现公司骗保的端倪。

2020年,爱尔眼科账面上共有应收账款14.16亿元,虽然只占总收入的11.9%,但这些应收账款来的并不寻常:爱尔眼科主要面向个人开展眼科手术,应收账款中很大一部分应当是医保尚未结算的部分。

爱尔眼科在各地的机构将触角深深地扎进当地医保中。但健识局注意到,2020年爱尔眼科计提了4918万元的坏账,其中比较重要的8笔坏账均来自各地医保部门,涉及金额2812万元。

爱尔眼科对于这些坏账的统一解释是:“超期支付,对方无支付可能。”

医保虽然结算周期长,但是信用较好。一心堂在2020年年报中,对未结算医保款的坏账准备金率为0.05%,老百姓的医保结算款坏账准备金率为0.8%。而爱尔眼科光计算“重要坏账率”就已经达到2%,这并不正常。

结合公司因骗保被多地医保处罚的实锤,上述医保不支付的部分,会不会有骗保被查证后,医保部门拒绝支付的因素?

引流做手术、疯狂扩张惹安全风险

事实上,自艾芬开始,公众对于爱尔眼科的质疑就没有停歇过。

艾芬在微博上直言:“爱尔披着慈善的外衣,喊着免费的口号,吸引大量社区和农村老年患者,盖了很多非贫困的贫困章子,骗取了大量国家医保基金。”

作为一名执业医师,艾芬对医保政策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她就在微博中提到:国家医保局明令禁止以“车接车送”等名义诱导住院、骗取医保基金。

而面对各地医保部门对爱尔眼科子公司开出的骗保罚单,爱尔眼科却在2020年年报中言之凿凿地说到:“公司报告期不存在处罚及整改情况。”这一表述显然涉嫌虚假披露信息。

“桑林”把爱尔的获客模式概括为:把视力写低、车接车送、义诊、贫困证明、转介绍……“当把‘不要患者掏一分钱’的信息灌输给患者后,眼疾患者很难抗拒这种诱惑,一旦鱼儿上钩,所有的事情都由爱尔搞定,患者只需按上手印就可以了。”

就这样,爱尔眼科一年又一年地创造着业绩奇迹。2020年,爱尔眼科总体毛利率达51%,同比增长1.74%。白内障手术曾是爱尔眼科第二大业务。但近两年,白内障项目受医保政策的控制,手术量的增速放缓,由2017年的44.43%下降至2020年的11.41%。

为了遏制此项业务的颓势,爱尔眼科开始转型,由复明性白内障向屈光性白内障升级。艾芬所做的就是屈光性白内障手术。

与此同时,爱尔眼科也积极投入扩张。2020年爱尔眼科加大对各地、县级医院屈光科室的建设投入,更好地满足了地、县患者的手术需求。事实上,爱尔眼科疯狂的扩张一直在进行。2020年11月,爱尔的眼科医院及视光中心数量合计已达600余家,比上市之初翻了30倍。

但是,爱尔眼科快速扩张需要的相应支持却没有完全匹配。4月19日,艾芬发文质疑爱尔眼科的医学水平,称其每家医疗机构的医生平均只有十余名,在爱尔眼科在社区、农村、街道开展的义诊中,“真正的医生很少,多是没有医学知识的市场部人员”。

这样的人员配置结构,让爱尔眼科的很多诊疗行为处于风险之中。这样看起来,2020年年初的时候,陈邦的新春寄语“守牢医疗安全这条生命线”,也就变得有依据了。

来源:健识局

原标题:爱尔眼科骗保实锤,医保拒付近3000万元,还涉嫌虚假信披

最新更新时间:04/27 10:29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