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现实版晋江文学:八马茶业IPO引出500亿联姻,安踏七匹狼竟是“亲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现实版晋江文学:八马茶业IPO引出500亿联姻,安踏七匹狼竟是“亲戚”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晋江文学常见桥段富豪联姻在现实中上演。

近日,八马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马茶业”)IPO申请获创业板受理,开启冲击A股“茶企第一股”之旅。据招股书,截至出具日,公司大股东王文彬持股比例为25.38%,其妻陈雅静持股比例7.56%,双方共育有一子两女,儿子王焜恒娶了安踏实控人丁世忠之女,女儿王佳佳、王佳琳则分别嫁给了高力集团实控人高力和七匹狼实控人之子周士渊。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类似家族联姻的事在上市公司之间多有发生,如香江集团董事长之子与富力地产董事长之女、恒安集团董事长之子与香港远东银行创始人孙女等。

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富豪间的联姻,可以相互参股、互相支持,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家族兴盛的维持。

儿子迎娶安踏千金,两女儿分嫁七匹狼、高力

据招股书,王文彬、陈雅静的儿子王焜恒的岳父是安踏实控人丁世忠。从目前两家的情况来看,王焜恒可谓是成功“入赘”。

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单显示,丁世忠与丁世家兄弟以706.3亿的财富荣登福建首富。截至2021年4月26日收盘,安踏体育的市值达3682亿港元。

2020年疫情大规模爆发前,丁斯晴与王焜恒的婚礼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据媒体报道,整场婚礼花费金额超200万元,丁世忠给丁斯晴的嫁妆包括房产、豪车、现金、安踏股份等,总价值上亿元。

另外,王文彬夫妇的女儿王佳佳的配偶是高力集团实控人高力,王佳琳的配偶则是七匹狼实控人周永伟之子周士渊。

天眼查显示,高力目前担任高力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持股比例51%,后者是国内领先的城市综合产业运营商,旗下拥有75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连续多年位列中国民营企业100强。有媒体报道称,据南京地产界人士透露,高力控股集团总经理高仕军是高力的父亲,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高仕军以65亿资产位列第880名。

周士渊除担任七匹狼控股副总裁外,还是启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2017年7月曾入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排行榜,目前在多达19家公司担任高管。其父周永伟以28亿资产位列2020年胡润百富榜第1861名,截至4月23日收盘,七匹狼市值42.70亿元。

据此计算,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除了高力控股,八马茶业、安踏、七匹狼均发端于福建,因此这三庄联姻也被视为是闽企的“强强联合”。

家族印记浓厚

除了与富豪联姻,八马茶业家族印记也非常浓厚。

资料显示,1997年,深圳市溪源茶叶有限公司成立,这是八马茶业的雏形。据中新社报道,八马茶业坐落于铁观音发源地——安溪县龙门镇,源于百年前的老字号“信记”茶行。其创办者王氏家族,是清乾隆年间发现、培育出铁观音的王士让的后代。

2014年,八马茶业获得IDG资本领投的1.5亿元战略融资;2015年,得益于国内新三板的扩容,公司成功在新三板挂牌。

据悉,在2015年1月-11月的时间里,国内共有10家茶企挂牌新三板,几乎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家。行业人士表示,资本市场往往要求企业的规模和盈利能力,但国内的茶叶市场具有很强的区域性,所以消费市场的规模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茶企的上市之路。因此,门槛较低的新三板就给了茶企对接资本市场的好机会。

2018年4月,八马茶业终止了在新三板的挂牌,一年后,公司向创业板发起冲击。

八马茶业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为王文彬、王文礼、王文超、陈雅静及吴小宁,五人共持有公司62.80%的股份,其中王文彬、王文礼、王文超为兄弟关系,陈雅静为王文彬的配偶,吴小宁为王文礼的配偶。几人在公司中均身兼要职,王文礼是董事长,王文彬和王文超是董事,陈雅静则是培训部培训师,吴小宁为工程部总监。

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中还包括吴俊晖、吴清标、黄琴、王小萍、吴庆祥、王艺生和吴基础。其中,王小萍是王文彬的亲妹妹、王艺生是王氏三兄弟的叔叔;吴俊晖是王小萍的儿子,吴庆祥是王小萍的丈夫、吴基础是吴庆祥的父亲;吴清标是王氏三兄弟的表兄弟,黄琴则是吴清标的妻子。

此外,陈雅静的弟弟陈昕、陈炜和妹妹陈竞温;吴小宁的舅舅、婶婶以及王氏三兄弟的姨丈、姨母也均在八马茶业的关联企业担任要职。

招股书还显示,在同行当中,八马茶业的关联采购金额占比较高。

2018-2020年,八马茶业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3931.88万元、7259.48万元和4848.6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成本的11.81%、15.32%和8.56%。相比之下,与其竞争“茶叶第一股”的中国茶叶2017-2019年、2020年上半年关联采购金额占营业成本的比例为6.46%、3.94%、3.61%、2.33%;澜沧古茶报告期内向关联方采购商品的金额则可忽略不计。

而2018、2019年八马茶业的第一大供应商均为福建武记茶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21年2月前持有50%股权的股东为王氏三兄弟的表弟蔡泽凌,这意味着武记茶业亦是八马茶业的关联方。报告期内,八马茶业从武记茶业采购商品的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6.45%、8.37%、3.52%。

富豪家族联姻屡见不鲜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诸如八马茶业一类企业间互相联姻的故事不胜枚举。

2007年12月,香港“玩具大王”蔡志明长女蔡加敏与达成集团主席马介璋之子马鸿铭结婚。马鸿铭与蔡加敏都是潮商二代,其父马介璋祖籍在汕头潮南区,靠成衣加工起家。

马鸿铭时任家族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佳宁娜控股”董事、总经理,另外,他还兼任香港达成集团董事、总经理。不过在2021年,这桩联姻随着两人共同发布离婚声明而告破。

2009年,恒安集团创始人许连捷之子许清池与香港远东银行、亚洲电视的创始人、前香港首富邱德根的孙女邱咏贤喜结连理。

“恒安”的名字或许流传不广,但其名下的心相印、七度空间等品牌如今在便利店、超市中几乎随处可见。许连捷被安踏丁世忠、七匹狼周少雄等人尊为闽系商界“教父”,其是中国卫生巾产业的最早启蒙者,至2021年仍以22亿美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2018年6月,香港影视大亨林建岳女儿林恬儿在其个人微博公布的照片透露,香江集团董事长刘志强长子刘根森与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女儿Karen Li关系密切,随后有媒体曝光二者已经成婚。报道称,二人的婚房位于香港顶级富人区,总价高达11.4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9.18亿元)。

香江集团是广东老牌企业,许家印刚踏入房地产圈之际,刘志强已是地产大鳄,其妻翟美卿是曾被媒体评价为堪比女首富的“家具女王”。富力地产则有“华南五虎”之称,2006年时营收已突破百亿。

如果将范围扩大到国际上,此类联姻更是政商界的“常规操作”,如美国酒店业巨头希尔顿家族的二小姐与英国银行界翘楚罗斯柴尔德家族继承人、特朗普女儿伊万卡与美国新泽西州地产大亨之子库什纳等。

在行业人士看来,家族联姻是大家族们巩固和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趋势。

此类事件中,韩国三星集团的长女李富真就扮演了反例的角色。

据报道,三星董事长李健熙的妻子是韩国《中央日报》社长的千金,李健熙的姐姐嫁入了LG集团,李健熙的儿子则娶了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大象集团的千金。

然而,李富真却爱上了身边的保安任佑宰。1999年,双方举办了轰动全国的婚礼,后续为了从里到外改变任佑宰的形象,三星还曾将任佑宰送往美国攻读硕士,并安排其到三星旗下的一家子公司承担副社长一职。

这一切不仅没能让任佑宰脱胎换骨,反而更加剧了夫妻之间的矛盾,对任佑宰失望至极的李富真于2014年提出离婚。但任佑宰索要的分手费折合人民币竟高达72亿元,最后双方在法庭上达成一致意向,李富真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离婚费(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子女抚养权归李富真所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七匹狼

2.7k
  • 七匹狼:近期收到政府补助3338万元
  • 七匹狼否认出售Karl Lagerfeld中国合资公司股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现实版晋江文学:八马茶业IPO引出500亿联姻,安踏七匹狼竟是“亲戚”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文|雷达财经 张凯旌

编辑|深海

晋江文学常见桥段富豪联姻在现实中上演。

近日,八马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马茶业”)IPO申请获创业板受理,开启冲击A股“茶企第一股”之旅。据招股书,截至出具日,公司大股东王文彬持股比例为25.38%,其妻陈雅静持股比例7.56%,双方共育有一子两女,儿子王焜恒娶了安踏实控人丁世忠之女,女儿王佳佳、王佳琳则分别嫁给了高力集团实控人高力和七匹狼实控人之子周士渊。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类似家族联姻的事在上市公司之间多有发生,如香江集团董事长之子与富力地产董事长之女、恒安集团董事长之子与香港远东银行创始人孙女等。

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富豪间的联姻,可以相互参股、互相支持,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家族兴盛的维持。

儿子迎娶安踏千金,两女儿分嫁七匹狼、高力

据招股书,王文彬、陈雅静的儿子王焜恒的岳父是安踏实控人丁世忠。从目前两家的情况来看,王焜恒可谓是成功“入赘”。

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单显示,丁世忠与丁世家兄弟以706.3亿的财富荣登福建首富。截至2021年4月26日收盘,安踏体育的市值达3682亿港元。

2020年疫情大规模爆发前,丁斯晴与王焜恒的婚礼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据媒体报道,整场婚礼花费金额超200万元,丁世忠给丁斯晴的嫁妆包括房产、豪车、现金、安踏股份等,总价值上亿元。

另外,王文彬夫妇的女儿王佳佳的配偶是高力集团实控人高力,王佳琳的配偶则是七匹狼实控人周永伟之子周士渊。

天眼查显示,高力目前担任高力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持股比例51%,后者是国内领先的城市综合产业运营商,旗下拥有75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连续多年位列中国民营企业100强。有媒体报道称,据南京地产界人士透露,高力控股集团总经理高仕军是高力的父亲,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高仕军以65亿资产位列第880名。

周士渊除担任七匹狼控股副总裁外,还是启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2017年7月曾入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精英排行榜,目前在多达19家公司担任高管。其父周永伟以28亿资产位列2020年胡润百富榜第1861名,截至4月23日收盘,七匹狼市值42.70亿元。

据此计算,仅八马茶业联姻的安踏、高力控股和七匹狼的三位“家父”,其总身价就高达538亿元。对此,有网友感叹:“有钱人终成眷属”。

除了高力控股,八马茶业、安踏、七匹狼均发端于福建,因此这三庄联姻也被视为是闽企的“强强联合”。

家族印记浓厚

除了与富豪联姻,八马茶业家族印记也非常浓厚。

资料显示,1997年,深圳市溪源茶叶有限公司成立,这是八马茶业的雏形。据中新社报道,八马茶业坐落于铁观音发源地——安溪县龙门镇,源于百年前的老字号“信记”茶行。其创办者王氏家族,是清乾隆年间发现、培育出铁观音的王士让的后代。

2014年,八马茶业获得IDG资本领投的1.5亿元战略融资;2015年,得益于国内新三板的扩容,公司成功在新三板挂牌。

据悉,在2015年1月-11月的时间里,国内共有10家茶企挂牌新三板,几乎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家。行业人士表示,资本市场往往要求企业的规模和盈利能力,但国内的茶叶市场具有很强的区域性,所以消费市场的规模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茶企的上市之路。因此,门槛较低的新三板就给了茶企对接资本市场的好机会。

2018年4月,八马茶业终止了在新三板的挂牌,一年后,公司向创业板发起冲击。

八马茶业的控股股东、实控人为王文彬、王文礼、王文超、陈雅静及吴小宁,五人共持有公司62.80%的股份,其中王文彬、王文礼、王文超为兄弟关系,陈雅静为王文彬的配偶,吴小宁为王文礼的配偶。几人在公司中均身兼要职,王文礼是董事长,王文彬和王文超是董事,陈雅静则是培训部培训师,吴小宁为工程部总监。

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中还包括吴俊晖、吴清标、黄琴、王小萍、吴庆祥、王艺生和吴基础。其中,王小萍是王文彬的亲妹妹、王艺生是王氏三兄弟的叔叔;吴俊晖是王小萍的儿子,吴庆祥是王小萍的丈夫、吴基础是吴庆祥的父亲;吴清标是王氏三兄弟的表兄弟,黄琴则是吴清标的妻子。

此外,陈雅静的弟弟陈昕、陈炜和妹妹陈竞温;吴小宁的舅舅、婶婶以及王氏三兄弟的姨丈、姨母也均在八马茶业的关联企业担任要职。

招股书还显示,在同行当中,八马茶业的关联采购金额占比较高。

2018-2020年,八马茶业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3931.88万元、7259.48万元和4848.6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成本的11.81%、15.32%和8.56%。相比之下,与其竞争“茶叶第一股”的中国茶叶2017-2019年、2020年上半年关联采购金额占营业成本的比例为6.46%、3.94%、3.61%、2.33%;澜沧古茶报告期内向关联方采购商品的金额则可忽略不计。

而2018、2019年八马茶业的第一大供应商均为福建武记茶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21年2月前持有50%股权的股东为王氏三兄弟的表弟蔡泽凌,这意味着武记茶业亦是八马茶业的关联方。报告期内,八马茶业从武记茶业采购商品的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6.45%、8.37%、3.52%。

富豪家族联姻屡见不鲜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诸如八马茶业一类企业间互相联姻的故事不胜枚举。

2007年12月,香港“玩具大王”蔡志明长女蔡加敏与达成集团主席马介璋之子马鸿铭结婚。马鸿铭与蔡加敏都是潮商二代,其父马介璋祖籍在汕头潮南区,靠成衣加工起家。

马鸿铭时任家族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佳宁娜控股”董事、总经理,另外,他还兼任香港达成集团董事、总经理。不过在2021年,这桩联姻随着两人共同发布离婚声明而告破。

2009年,恒安集团创始人许连捷之子许清池与香港远东银行、亚洲电视的创始人、前香港首富邱德根的孙女邱咏贤喜结连理。

“恒安”的名字或许流传不广,但其名下的心相印、七度空间等品牌如今在便利店、超市中几乎随处可见。许连捷被安踏丁世忠、七匹狼周少雄等人尊为闽系商界“教父”,其是中国卫生巾产业的最早启蒙者,至2021年仍以22亿美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2018年6月,香港影视大亨林建岳女儿林恬儿在其个人微博公布的照片透露,香江集团董事长刘志强长子刘根森与富力地产董事长李思廉女儿Karen Li关系密切,随后有媒体曝光二者已经成婚。报道称,二人的婚房位于香港顶级富人区,总价高达11.4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9.18亿元)。

香江集团是广东老牌企业,许家印刚踏入房地产圈之际,刘志强已是地产大鳄,其妻翟美卿是曾被媒体评价为堪比女首富的“家具女王”。富力地产则有“华南五虎”之称,2006年时营收已突破百亿。

如果将范围扩大到国际上,此类联姻更是政商界的“常规操作”,如美国酒店业巨头希尔顿家族的二小姐与英国银行界翘楚罗斯柴尔德家族继承人、特朗普女儿伊万卡与美国新泽西州地产大亨之子库什纳等。

在行业人士看来,家族联姻是大家族们巩固和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趋势。

此类事件中,韩国三星集团的长女李富真就扮演了反例的角色。

据报道,三星董事长李健熙的妻子是韩国《中央日报》社长的千金,李健熙的姐姐嫁入了LG集团,李健熙的儿子则娶了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大象集团的千金。

然而,李富真却爱上了身边的保安任佑宰。1999年,双方举办了轰动全国的婚礼,后续为了从里到外改变任佑宰的形象,三星还曾将任佑宰送往美国攻读硕士,并安排其到三星旗下的一家子公司承担副社长一职。

这一切不仅没能让任佑宰脱胎换骨,反而更加剧了夫妻之间的矛盾,对任佑宰失望至极的李富真于2014年提出离婚。但任佑宰索要的分手费折合人民币竟高达72亿元,最后双方在法庭上达成一致意向,李富真支付任佑宰141亿韩元离婚费(约合人民币8370万元),子女抚养权归李富真所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