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
安踏体育的成长之路:沽空机构被打脸,国牌龙头继续拥抱未来

不仅沽空机构没能打败安踏体育,即使是疫情期间,公司的股价在经历了短期的恐慌下滑,很快便快速回升,目前已修复疫情所带来的下跌影响。

FILA之后又有Amer,安踏能成为“世界的安踏”吗?

2022年,对安踏来说将会是一次大考,是再造一个FILA的辉煌故事?还是冲高回落的翻版呢?

安踏第一季度零售额大跌25%;Farfetch承诺继续推动可持续发展项目;美国3月零售额创28年来最大降幅

安踏品牌第一季度零售额同比大跌20%至25%,安踏体育早前在一份公开报告中坦承,新冠肺炎疫情将影响其2020上半财年的业绩,但有望在下半年恢复正常。

李佳琦的新考题:无法试穿,如何说服消费者为跑鞋买单?

在安踏卖出的鞋子里,有一半是跑鞋。他们还找来李佳琦,试水直播带货。

安踏集团2019年营收339亿,FILA品牌贡献超四成

营收连续6年保持双位数增长。

丁世忠发内部信首谈疫情考验,安踏“全员零售”促线上增长

面对疫情影响,安踏与其他品牌一样,将经营的主战场转向线上。

安踏发布财年业绩预喜公告,拟发行10亿欧元可换股债券

安踏集团制定未来五年的全球化发展战略,目标是海外业务占到整体营收的15%。

运动品牌抢滩时尚行业富豪榜,安踏主席丁世忠身价58亿美元跻身15位

在这份榜单中,体育用品公司同样“造富”,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位列第三。

不计合营公司亏损,安踏集团预计财年净利润涨逾45%

12月9日开盘,安踏股价跌近3%,合营公司Mascot JVCo亏损导致利润收缩或是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