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抗疫功臣履新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疾控体系调整“破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抗疫功臣履新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疾控体系调整“破局”?

虽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包揽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方方面面,但由于两部门的“地位不高”,成立独立的、级别更高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的呼声已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原祎鸣

编辑 | 谢欣

4月28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方网站公布了人事任免消息称,国务院任命王贺胜为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常继乐、沈洪兵、孙阳为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

国家卫健委官网信息显示,王贺胜自2016年8月任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2016年10月任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国务院医改办主任;2018年3月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2020年2月,在湖北疫情最为严重时,王贺胜兼任湖北省卫健委主任。

此前,负责疾病预防控制的部门为卫健委下属的疾病预防控制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为中疾控)。其中疾病预防控制局成立于2006年,级别为司局级,职责为拟订重大疾病防治规划、国家免疫规划、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公共卫生问题的干预措施并组织实施,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承担传染病疫情信息发布工作。

而中疾控是由政府举办的实施国家级疾病预防控制与公共卫生技术管理和服务的公益事业单位。中疾控官网显示,其职责为开展疾病预防控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组织制定国家公共卫生技术方案和指南、开展传染病、慢性病、职业病、地方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及国民健康状况监测与评价、开展疾病预防控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公众健康关键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等。

1983年,原卫生部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中国预防医学中心;1986年,中国预防医学中心更名为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2002年,在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卫生部工业卫生实验所、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等基础上,组建成立了中疾控。

看似上述两部门包揽了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方方面面,实则由于两部门尤其是中疾控“行政地位不高”,成立独立的、级别更高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的呼声已久。新冠疫情的考验下,专家、行政人员对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的呼吁更是集中。

2020年2月,钟南山公开表示,中疾控地位过低,其只是一个技术部门,在国内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因此,终南山呼吁提高中疾控的地位,并给予其一定的行政权。

2020年5月,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李立明以及哈尔滨医科大学李颖等人提出,建议在卫生健康委之外设立疾病预防控制局。实行国家-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区(县)4级,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

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一文中提到,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在抗击新冠肺炎的过程中虽然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暴露出了能力不强、机制不活、动力不足、防治结合不紧密等问题。因此,习近平提出要加大改革力度,优化完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职能设置、加强国家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能力建设。

此外,在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浙江省副主任委员谢双成也曾提出设立国家疾病预防控制管理局,并使之成为主管疾病预防控制的独立的、权威的行政管理机构,以改变重医疗轻疾控的现状的建议。

同一时间,中疾控主任高福也曾表示,疾控机构作为疫情防控的主力,在新冠肺炎疫情预警监测、流行病学调查、防控措施的提出和实施等方面,未能充分发挥作用。这是由于疾控专家只能行使建议权,无法深度参与决策;上下级疾控机构之间仅有指导与被指导的关系,处理疫情时难以形成有效的合力;疾控机构和医疗机构的防控救治分工协作机制不健全;疾控行政职能设置分散,国家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疾控和应急等职能分散在疾控局、医政医管局、应急办等多个司局,对防控细节问题干预较多,缺少统筹协调。

而本次国家疾病预防控制的具体职能权限,以及原先两大疾控机构未来如何整合,依然有待后续更多官方信息发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