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经营承压的三达膜又陷技术泄密门,公司提出两点诉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经营承压的三达膜又陷技术泄密门,公司提出两点诉求

最近半年,三达膜股价已跌去三成。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陈慧东

三达膜(688101.SH)与嘉戎技术的技术泄密纠纷还在继续。

此前,三达膜公开指称公司前高管、核心技术人员蒋林煜为“内鬼”,涉嫌侵犯上市公司知识产权。针对此种指控,IPO过会不久的嘉戎技术方则公开回应称不存在侵权情况。

近日,三达膜方面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陈述了公司在相关协调会中表达的两点诉求。一是希望对方聘用人员方面建好防火墙,二是对未来可能进行的合作,对方应尊重历史,两公司需对如何保护双方知识产权、商业机密、核心人员等方面事宜进行详细沟通。

嘉戎技术目前暂未回应界面新闻记者的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从三达膜“跳槽”至嘉戎技术的相关人员,多数已成为其高管层。要为这些高管设立所谓防火墙机制,避免两家公司直接的同业竞争谈何容易。

三达膜提两点诉求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三达膜4月6日公开披露澄清公告称,上市公司前高管、核心技术人员蒋林煜的创业公司嘉戎技术涉嫌侵犯上市公司知识产权,上市公司正在对此事进行核查。同时,三达膜董事长蓝伟光更是发文直指这位昔日的“接班人”为“卧睡在枕边的一只狼”。

针对这一指控,嘉戎技术则公开回应称,公司知识产权、客户资源均依法取得,不存在侵犯其他企业权利的情况。

由于另一涉事方嘉戎技术已于3月31日正式过会,即将登陆创业板,双方之间关于核心技术、商业机密的相互对峙也受到了监管层的关注。

三达膜方面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表示,在厦门金融局等单位的召集下,上市公司和嘉戎技术召开了协调会,就相关纠纷各自做了阐述并表达了诉求。厦门金融局提议由嘉戎技术提出一个一揽子方案,内容一方面包括双方以后如何规避同业竞争,包括如何解决相应的客户资源竞争等问题,另一方面包括双方未来在相应业务领域可能进行的一些合作。对此,嘉戎技术内部还需要进行商讨以确认方案。

三达膜方面表示,目前上市公司的主要诉求包括两方面,“一方面,嘉戎技术核心技术人员很多来自三达膜,希望嘉戎技术做一个切割,离职两年或三年不能聘用相关人员,双方建好防火墙”;另一方面,对于双方未来可能进行的合作,首先对方应尊重历史,针对相关纠纷对两家公司造成商誉影响,两家公司需对如何保护双方知识产权、商业机密、核心人员等方面事宜进行详细沟通。

三达膜公告显示,嘉戎技术现任董事长蒋林煜,副董事长王如顺,董事董正军、苏国金,副总经理刘德灿、学贤曾在三达膜任职。蒋林煜曾任职三达膜的销售经理、技术经理、副总经理,王如顺曾任职工程师、工程设计部主管,董正军曾任职工程师,苏国金曾任职董事长助理,刘德灿、学贤曾分别任职设计工程师、技术工程师。

此外,根据嘉戎技术2020年年底发布的《招股说明书》记载,嘉戎技术设立于2005年2月6日,蒋林煜持有该公司90%的股份,蒋林煜、王如顺、董正军三人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上述三人与苏国金同为嘉戎技术发起人。

应三达膜的诉求,嘉戎技术需得为公司发起人等“元老级”高管设立防火墙机制,从而避免双方在核心技术、客户资源方面的不当竞争,目前看来并不容易。

对此,三达膜方面表示,两家公司从事同种业务,在某些领域的业务又竞争比较激烈,所以两方能够出台相应的防火墙机制,利于两家公司一致向良性发展,如果此次协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则三达膜对两家公司之间后续关系的发展态势持悲观态度。

三达膜方面同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至于上述技术侵权事宜对上市公司商业利益带来的影响,目前正对公司进行核查,还未统计出具体蒙受损失的金额,但从公开招股资料和公司内部核查,找到了一些实质性线索。如果有进一步的发现,也视嘉戎技术提交的一揽子解决计划的情况,公司保留相应的进一步追责等的应对措施。

三达膜面临经营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三达膜曾多次冲关资本市场。早在2014年4月,三达膜就向证监会报送了首版招股书,一度拟登陆上交所主板。2019年,三达膜最终成功登陆科创板,为延安市首家科创板上市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膜技术应用和水务投资运营,被称为“全球分离膜材料第一股”。

苦等4年闯关A股的三达膜,在上市后的第一年,三达膜便出现了业绩下滑。

根据三达膜4月8日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8.76亿元,同比增长18.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滑19.82%。

三达膜近日发布的2021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6亿元,同比增长19.4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23.27万元,同比增长8.4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373.77万元,同比增长50.26%。业绩有所好转。

对于2020年业绩下滑的原因,三达膜称,公司营收同比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的膜技术运用业务和水务投资运营业务均取得稳定增长;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及资产处置收益较上年同期减少共7126.47万元。

膜技术应用业务是三达膜的核心业务,占比总营收六成左右。不可忽视的是,近两年来,三达膜的膜技术应用业务毛利率突然大幅下跌。2017年至2019年,该项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68%、41%、41.74%。而到了2020年,该数字降低为30.46%。

三达膜的膜技术应用业务在进行期间需要履约保证金、预付采购设备和配件部分货款,水务投资运营业务也具有资本密集、集中投资逐期收回,净现金流不均匀的特点,三达膜在招股书中也曾坦言,投资发展资金不足已成为制约公司业务快速发展的主要瓶颈。

与此同时,部分地方政府逾期支付污水处理费用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回收风险。截至2020年底,公司应收账款余额4.6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0.35%。

三达膜近年来为扩大业务规模,也在不断加大研发投入,核心技术均来源于自主研发。截至2020年底,三达膜研发投入4011.6万元,同比增长1.77%,占比总营收的4.57%。

2019年,三达膜通过IPO募集资金净额14.5亿元,其中12.1亿元用于无机陶瓷纳滤芯及其净水器生产线项目等,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业绩增速萎靡、盈利能力下滑的三达膜正背负着沉重的资金压力,如今更是遭遇核心技术疑泄密。

股价方面,2020年11月至今,三达膜股价已跌去三成。4月28日发布的一季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股东户数为1.36万户,较上期(2020年12月31日)减少585户,减幅为4.12%。 三达膜股东户数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