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他曾一手打造“新盖中盖”等洗脑广告,如今因受贿千万被判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他曾一手打造“新盖中盖”等洗脑广告,如今因受贿千万被判刑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1年1月14日发布的两份刑事判决书,在整个哈药集团任职期间,姜林奎受贿近1000万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郑洁

编辑 | 谢欣

2021年4月,哈药股份披露了2020年财报,其净利润出现了自其1993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报告期内,哈药集团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07.88亿元,同比下降8.76%,而净利润则亏损10.78亿元。

哈药集团近年来负面消息不断,除了2020年财报业绩巨亏,2021年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两份刑事判决书,事关哈药集团前任董事长姜林奎,在整个哈药集团任职期间,姜林奎受贿约1000万元。

这一帷幕的揭开要追溯到2019年5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颁布文件《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姜林奎接收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文件称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姜林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后2020年6月16日,黑龙江检察机关对姜林奎提起公诉,检方起诉指控称,被告人姜林奎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林区分院起诉指控姜林奎被告人姜林奎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

当时业内便有猜测认为,姜林奎落马或与其与在哈药集团十数年任职有关,中国裁判文书网这两份判决书则给以上观点盖棺论定。

实际上,姜林奎可以称得上是哈药集团从地方性药企成长为全国制药明星企业的关键人物,从他当上哈药集团话事人开始,哈药集团一步步登上巅峰。哈尔滨第三制药厂即现在的哈药三精制药公司。1989年,哈尔滨原本市属的31个制药企业被收归到一起,成立哈药集团。此后,哈尔滨制药一厂和二厂合并,成为哈药集团总厂;三厂更名为三精制药,合并了四厂;六厂则在1988年与七厂合并。随后,哈药集团于1991年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国内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

1997年,姜林奎任哈尔滨制药三厂厂长,这一年也被认为是“哈药模式”的开端。

“哈药模式”,也就是巨额砸广告费换取销售额模式。1997年,哈药集团投放1000万元,销售额达到1亿元;1998年投放2000万广告,销售额达到2.2亿元,到了1999年广告投放到2亿元,销售额高达8.6亿元。哈药集团的广告做到哪种地步?出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代人,只要家中有电视,就听过哈药集团、新盖中盖高钙片等洗脑广告。

巧的是,1997年,也是姜林奎认识了中药材商人张纪华的那一年,从现有刑事判决书来看,姜林奎的受贿之路是从1997年当上哈尔滨制药三厂厂长后开始的。姜林奎是山东招远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根据黑龙江省木兰县人民法院发布的《张纪华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1997年5月,姜林奎任哈尔滨制药三厂厂长结识了山东中药材商人张纪华,当时张纪华向哈尔滨制药三厂供应双花等中药材。

为感谢姜林奎给予的大量供应业务的帮助,1998年至1999年,张纪华于春节期间在姜林奎办公室及宾馆等地点每年送给姜林奎人民币2万元。2000年至2016年,张纪华于春节期间在姜林奎办公室及宾馆等地点每年送给姜林奎人民币5万元。1998年至2016年期间张纪华共计送给姜林奎人民币89万元。

除了年节期间的固定“送礼”外,姜林奎还主动向张纪华索要更高金额的“顾问费”。2012年10月,张纪华向姜林奎咨询医药方面业务问题,姜林奎对张纪华说让其聘请他当顾问,并支付人民币100万元的顾问费,此后,张纪华先后两次共计送给姜林奎人民币100万元,但姜林奎并未向张纪华提供顾问服务。

从药材商处收受的贿赂只是冰山一角,根据黑龙江省木兰县人民法院发布的《哈尔滨市鑫麒印务有限公司、哈尔滨市鑫攀峰印务有限公司单位行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姜林奎还从广告商、外包材料商处收取了约816万元。

这816万元的受贿来历还有点曲折,2009年3月,姜林奎看中了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套房子,遂给承揽三精制药公司广告业务的广告商赵某打去电话。赵某在2009年5月12日前,向姜林奎的女儿转来87万元购房税金,并给原房主转去329万元的购房款,共计416万元。

让赵某全款付了北京的房费,姜林奎又觉得“房款全部让赵某支付不太好”,他打电话给辛宪刚,让后者给赵某转回300万。2009年5月22日,辛宪刚给赵某转账300万元,相当于为姜林奎支付购了一大部分房款。

2012年6月,姜林奎与前妻王某又看上了北京市海淀区德惠路西山壹号院的一处房产,他告诉辛宪刚购房资金不足,让其帮助支付400万元购房款,2012年6月28日,辛宪刚向西山壹号院房产开发商转账400万元,再次为姜林奎支付购房款。

一来二去,辛宪刚向姜林奎行贿700万元。从姜林奎向赵某以及辛宪刚索贿的历程来看,姜林奎和辛宪刚关系更紧密。辛宪刚早年是哈药集团三精制药厂的司机,之后开了一家叫做“鑫攀峰印务”的公司,专门给三精制药生产包装,包括葡萄糖酸锌、酸钙、双黄连口服液等,供货量占三精制药外包材料业务的63.51%。

姜林奎对辛宪刚非常“好”,根据以上判决书,2006年3月,鑫攀峰印务公司发明了瓶装产品多格包装盒专利,在姜林奎直接干预下,三精制药全面改变口服液药品包装,使用专利包装小盒,并在没有进行招标、议价的情况下,与鑫攀峰印务公司签订了专利使用协议,采购口服液药品包装小盒。

而且作为买方,姜林奎甚至还帮鑫攀峰印务公司加了价:口服液小盒单价从协议前0.277元调整为0.35元。根据判决书,在姜林奎的直接帮助下,三精制药在辛宪刚实际控制经营的两家公司违规采购包装产品共计约5605万元。

2011年,姜林奎离开哈药集团,那一年开始,哈药集团也颓势渐显。政策面上,2010年原卫生部发布限制抗生素滥用的政策,哈药集团的原料药制剂业务大受影响;2012年,《广告法》开始实施,哈药集团模式也大打折扣。

而2014年5月18日,三精制药时任董事长刘占滨在检方立案侦查期间跳楼自杀,业内一时哗然,“三精腐败窝案”由此始进入大众的视野,据《中国经营报》,该案祸起于三精制药千鹤子公司向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销售药品时进行账外返利。

姜林奎和刘占滨已俱去矣,对于哈药集团来说,如何收窄亏损才是当务之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