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餐饮业的劣币养成图谱,揭秘喜姐炸串加盟骗局的那些事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餐饮业的劣币养成图谱,揭秘喜姐炸串加盟骗局的那些事儿

高明和幼稚是如何存于同一个品牌体系下的?

文|筷玩思维 李云龙

本篇文章是筷玩思维深度解析喜姐炸串系列文章的第二篇,今天主要从招商加盟营销套路的角度来揭秘喜姐炸串及其创始人王宽宽身后那些关于“想快速赚钱”的事儿,后续我们也将从产业链、消费链等角度来剖析喜姐炸串的实际可能价值。

PS:之前没来得及看第一篇的读者可移步至《把加盟商当韭菜割只是其一,为啥说喜姐炸串没护城河、衰落是必然?》,在颓势面前,喜姐炸串没想着怎么去解决问题,而是想方设法多发展加盟商、多割韭菜,司马昭之心,潜在加盟商们可以仔细想一想了。

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对喜姐炸串多名内部员工和数十位加盟商(接下来会陆续以系列文章的形式呈现,内容劲爆程度超乎你想象)进行密聊等形式才逐步摸清了喜姐炸串这个品牌的真面目,在了解具体细节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不禁为喜姐炸串“高明”的路数所“折服”,另一方面却又为看到这些路数背后幼稚的玩法而惊讶。

高明和幼稚是如何存于同一个品牌体系下的?我们得从其创始人王宽宽的个人经历说起。

一切目的从快速赚钱出发,想要快速赚钱甚至成了思考的全部

可能是为了快速放加盟,喜姐炸串近期频频在做创始人经历的个人推广,在这些极具个人色彩的内容下,我们找见了不少关于王宽宽的个人纪实采访,大家先来一起看看这些采访的原文。

1)、为了快速赚钱,可以不顾一切

“王宽宽,大学上了半年,因为想快点赚钱,21岁辍学创业,喜姐炸串已经是他第11次创业。”

“高三下半年,当大家都在埋头苦读为升学的时候,在网吧通宵却成为我的常态。”王宽宽说到。王宽宽说的通宵是悄悄的在网上卖起了电子书。“最终,我选择了互联网。高三那次快速赚钱的创业经历告诉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直到)被学校自然辍学,生意慢慢开始步入正轨后,王宽宽才和父母说明了真实情况。这时,辍学已成事实无法改变,父母除了随着王宽宽的心意,也别无他法。

在采访自述中,王宽宽表明了自己的人格,为了快速赚钱,他可以在交了学费、本应该拼高考的时候却去网吧通宵折腾卖电子书;为了满足自己对快速赚钱的渴求,他可以瞒着父母辍学创业。反正,自己决定的事情,即使是父母,王宽宽也说,“父母除了随着我的心意,别无他法”。

回到喜姐炸串品牌本身,王宽宽如何评价自己的炸串品牌呢?实际上,他对自己极不自信,当下是2021年,但王宽宽还四处在说2019年某一家门店曾拿下日销7万的数据。这个数据就像是一个绝望的天花板扣在了喜姐炸串的每一次采访中。

王宽宽对喜姐炸串如何评价呢?文章指出,“目前,喜姐炸串正在高速生长”,采访也给出了所谓“高速生长”的数据,“5月23日,在深圳新开的4家直营门店日流水均过万,其中,海岸城店单店单日销售额更是突破了3万”。

从7万跌落到1-3万,这可见喜姐炸串的市场热度下滑坡度之高,这也是为什么王宽宽至今还在提2019年数据的原因,当时的业绩已无可复制,甚至成了一个拿不掉的紧箍咒。

在采访中,王宽宽指出,“喜姐炸串有一套自己独特的生长逻辑,该逻辑为‘炸串是十年前有的品类,(所以)喜姐炸串是具有生命力的品牌,未来,十年后、几十年后都不会消失’”。

2)、打得一手好算盘,将巨额成本转嫁给加盟商,让加盟商租最贵的地方

想要快速赚钱、不懂什么叫做“高速生长”、不懂什么是“逻辑”、甚至不懂炸串品类的文化与根本,这还不是王宽宽的全部。从上文可见,王宽宽为了快速赚钱可以直接辍学,自己决定的事情,即使是父母,也只能随了他的心意,而这个独裁,同样表现在对加盟商的沟通中。

采访写明,“王宽觉得自己最不擅长选址,那些所谓的选址技巧一概不通。开店他只有一个要求:选在流量最大的地方(类似于‘听懂掌声’的表达)。包括(对)后来加盟商的第一条要求也是必须有整个城市最核心的位置,否则任何条件都不行。王宽宽还打趣说,跟负责人交代了,位置是前提条件,如果不能满足,也别再跟他讲其它的了。”

又或者说,喜姐炸串等系列品牌一直以来做的并不是餐饮的生意,而是流量的生意?

3)、王宽宽靠卖廉价保健产品起家?为了洗白转型做餐饮快招割韭菜?

据企查查显示,王宽宽名下一共有19家企业,其中18家企业的法人代表是他,其于2010年注册了南京亮宽商务咨询有限公司、2016年注册了王宽宽麻辣烫店以及南京归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注册了王贵仁品牌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注册了无边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中2019-2020年注册的公司为10家,2021年注册的公司为3家。

可见喜姐炸串并非王宽宽的全部,餐饮更不是王宽宽的唯一,其中有一个比较怪诞的经营范畴,归仁生物科技的经营内容涵盖了“生物医药和保健品等的销售、职业技能培训”;王宽宽2020年成立了南京护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从地址、股权结构来看,其又与南京大千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关联上了,同一个注册地址的还有南京牛运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宽宽的创业出发点就是快速赚钱(采访原文,说到底就是要赚快钱),他的第一桶金是靠卖暴利产品做起来的,最早是电子书,之后是并无任何附加价值的廉价保健产品,诸如丰胸减肥美白壮阳等一类,将其包装成高大上的样子、建一个展示网站,通过投放百度竞价广告卖产品收钱,另外还有通过招学员培训百度竞价来收费,比如两天一夜或者三天两夜的网络培训或现场培训班,类似于会销割韭菜。

赚快钱嘛,当然需要洗白,而且如果骗术没有升级,也难以持续。所以,他们就转型做餐饮快招割韭菜了。

当下时代变了,骗术也该升级了,钱赚的太容易也会使人盲目

具体是如何割韭菜的?我们来看王贵仁麻辣烫、牛云霞水饺、喜姐炸串那些标准化的套路。

有知乎“网友”提了一个问题,“最近在大众点评上看到南京王贵仁麻辣烫好评如潮,不知道是真是假,请求知情的网友们告知一下”。

1)、二十几年前自娱自乐的骗术,喜姐炸串们还在用

我们直接截取前几条回答,给大家看看:

①老板是个小年轻,正在创业阶段,很用心的在经营。服务很不错,怪不得这么多人都去吃,我在排队时旁边的一个小姑娘说,她是从六合专门做地铁过来的,希望王贵仁越做越好。

②我还给我妈说,这家店的名字好土啊,不以为然!后来一次很饿,就想着去尝一尝吧,结果完全爱上了,秒杀之前的一切麻辣烫啊,后来,我完全成为这家的终极粉。

③我来给你推荐一家南京比较有特色的吧,在南京太平南路上有一家王贵仁砂锅麻辣烫,虽然装修不咋地,但是人气非常火爆。

④我昨天中午休息不知道吃啥,看这个点评第一的麻辣烫怎么样就买了份外卖。果然不负所望、真的好吃,办公室的同事都说好吃。

直到第十三条评论的顾客发表了反对意见,“全是三无用户,你们这一届水军不行啊”。果然,其中的几十条评论的账号基本0-5关注、0-10回答、0文章,完全属于低级水军号。

水军们的评论很明显,表面是夸赞式评价,实际目的是推动潜在客户赴局,大量的评论在说,“真看好的话就去当地实际去看看、尝尝,有机会就要抓住,不然到头来两手空空”。明眼的用户还是有的,有极少的用户写明,“这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水帖哦,话说这样能带多少流量啊,评价辣么假、看得好尴尬”。

除了知乎,在大众点评、百度贴吧、天涯论坛等平台,我们同样看到了诸如此类对于喜姐炸串、王贵仁麻辣烫、牛运霞水饺的自问自答且自卖自夸内容。

在炸串吧,有用户发帖说,“大家知道喜姐炸串吗?听说加盟效果很好,大家有兴趣的吗?缺钱,找个人一起加盟啊!”(正常人有几个会到百度贴吧找创业合伙人的?)

该帖下有用户出来说,“加盟喜姐?不怕死就去。说白了不就是拿个酱么,直接淘宝买也比加盟强,加盟成本太高了,你雇人都雇不起的,靠低价引流爆单逼的你只能雇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雇不起”。

具体如何低价引流呢?据知情人士透露,“喜姐炸串在深圳的直营店一开始就是在LL上团购,比如60块钱的产品,团购价格仅需16块钱,以此来吸引大量的人排队购买,其实都是赔钱在做营销,让旁人觉得销售异常火爆,让更多的人来加盟,他们的小票都是从101开始算起的,比如你看到小票上是200号,那实际销售才100单……”。

在喜姐炸串的另一个自问自答下,该回答为“挺好的!他们家不做快招、真正是为了做品牌,给到加盟商很多资源和扶持,他们理念就是和加盟商合作共赢,比较有合作保障!”

而在百度知道、百度贴吧、知乎等平台,这样的自问自答并不少见,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二十多年前的玩法了,让公司的人或者合作公司去各大平台发问题,然后自问自答,这些快招公司几十年不更新骗术,可以说明他们的钱来得太容易了,都不需要动脑子了”。

在百度知道,关于喜姐炸串的加盟类问题一共有23页,这数百个问题下,几乎都有喜姐炸串的内部人士出来回答,而该回答链接基本直达喜姐炸串的加盟官网。

2)、品牌方自己加码写软文,手段一般、漏洞百出

自问自答、自卖自夸并不是喜姐炸串们的全部,以牛运霞水饺为例,牛运霞水饺近期自己写了一篇软文,标题为“牛运霞虾仁水饺:南京开了16年的手工饺子店,我居然才知道”,通过该文章的地址索引,点评显示该店仅收录了3年,我们进入点评后搜索“开业”这个词组,关联的时间为2019年。

在牛运霞水饺的招商加盟广告中写明了“牛运霞在老家开了12年水饺店,开店那一年她孩子刚出生”,小孩12岁才到南京开店,如果南京这家店开了16年,那么她的小孩应该28岁了,文章末尾写了,小孩刚读初中,即使是总共16年,时间也对不上……

牛运霞水饺的故事介绍更有一些过度夸张和整体矛盾的表述:“为了调制出最佳的万能母馅,为此我还倒掉了几千斤的底料;(水饺)光是香辛料粉都有二十多种,顾客们吃到的不再是水饺里的香料和调料味,而是食材最本真的香味”,最后还写明“开业当天就有回报”。

在百度贴吧,同样有系列自问自答:“牛云霞饺子和平常的饺子有什么不一样”?

在一堆水军的回答中,我们找到了一些学员的原文反馈:

①这个老板心态有问题,你不去她那里学,就讽刺你,作为一个成功人士素质有待提高,去学习的谨慎吧。

②骗子牛云霞,大家不要上当了。为什么这么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人家几万块钱去学个饺子,你要不要去学,而且味道口味一般般,21种香料价格都贵的很,你卖便宜了还不行,之前我就是在网上看到的,实地考察了一下什么饺子呦,真的没法说了,说了评论会被删掉的,不说了。

③牛云霞饺子我去过,里面托儿太多了。

本篇文章是替餐饮业在郑重呼吁:行业不需要劣币、驱离快招式加盟

看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你们这是在抹黑喜姐炸串、是在抹黑一个好品牌。

毕竟谁没有黑历史?谁没有几个不对付的加盟商?黑子那么多,哪个品牌没有遇见过无脑差评?

我们想对此说明三点:

1)、且不论一个好品牌会不会去各大平台干一些无脑的自问自答、玩一些低等幼稚的愚民套路,就单单谈一个餐饮品牌的目的是什么,喜姐们都没搞清楚。开一家餐厅就赚一家餐厅的钱,而不是去发一些虚伪、虚假的自问自答,以此妄图赚加盟的快钱,好好服务顾客、好好为市场提供有价值的餐饮解决方案,这才叫务正业。

2)、我们希望通过本篇文章可以让王宽宽和喜姐炸串们明白一个事儿,通过不诚信、不靠谱信息招来的加盟商,这样的关系又能持续多久?当下是2021年了,餐饮业需要创新,自问自答、自娱自乐也需要创新,要做好一个品牌,更需要真正为行业解决问题、为加盟商解决问题。

喜姐炸串也确实没有遵守行业规则,4月19日,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公示了一则行政处罚原文:2020年12月4日,南京市场监督局接到实名举报,经过调查后,最终落实喜姐炸串“当事人不具备开展商业特许经营业务的资质,违反《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的多条规定”。

再者,喜姐炸串并没有真正在解决加盟商的经营问题,加盟商需要给加盟费、设备费等,还需要遵从王宽宽说的“必须有整个城市最核心的位置,否则任何条件都不行”的强制流氓条款(如果不存在这样的规定,更可见喜姐炸串的谎话连篇)。此外,将巨额的成本全都转嫁给加盟商,这是在解决加盟商的问题还是在满足自己快速赚钱的需求?

3)、喜姐们真的有市场价值么?王宽宽在多次采访中都表明了麻辣烫品类存有硬伤、牛运霞水饺纯粹只能当故事听听,至于喜姐炸串,如果深入这个品牌,你就会发现,喜姐炸串并不是炸串店,更不是餐饮店。

炸串店需要生鲜,餐饮店需要工艺,而喜姐炸串不仅没有生鲜(喜姐炸串基本都是速冻产品),更没有工艺。消费者在大众点评就指明了,喜姐炸串的东西就是像在超市买的半成品直接炸。如果只是相当于在超市买了一包便宜的速冻汤圆,然后煮给顾客吃,这根本就不属于餐饮业的范畴。

更重要的问题是,王宽宽真能一心做好喜姐炸串么?

再次引用其采访原文:“王宽宽,今年31岁,喜姐炸串已经是他第11次创业。从互联网到麻辣烫、火锅店、卤菜店、水饺店、烧烤店、龙虾店、炒鸡店、羊肉汤店,再到现在的喜姐炸串,几乎所有能吃的王宽宽都做过”。

谈及王贵仁麻辣烫,有报道的原文为“从1到1000,王宽宽感受到了自高三创业以来久违的成就感。不过,从2018年开始,项目遇到了增长乏力的问题,害怕长期耗下去而得不到发展,王宽宽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项目”。

那么,如果喜姐炸串、炸串品类的增长也遇到问题呢?如果未来看似必将衰落的喜姐炸串难道还能得到王宽宽的举债支持么?

王贵仁麻辣烫目前还在经营,但王宽宽在做喜姐炸串的采访时都公然指出麻辣烫品类有硬伤,哪天要是再开一个新品牌,说不定他到时也会同样diss当下的喜姐炸串。喜姐炸串现有和正在接洽的加盟商们,真该长点心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