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空手套白狼,谁的十荟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空手套白狼,谁的十荟团?

看似链条稳定,但暗藏巨大风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IT老友记

孙晨已经记不清,每周有多少人来找他了解“万团计划”。

在十荟团的长沙办公室,培训师孙晨几乎每天都要接待来了解“万团”的团队,“上午接待一批,下午接待两批,除了吃饭和开会,每天都要讲解好几遍万团计划。”

去年11月,十荟团获得阿里领投C轮融资,与此同时,美团、橙心和多多相继在长沙开城,更多人想从中分一杯羹,十荟团开放的万团计划,也成为契机之一。

最初,十荟团的万团计划名为“团长裂变”,即以分级分佣模式,配合平台开发团点;以去年12月数据为例,半个月内,长沙地区的万团团长,累计开发了超过6000个团点。

不过,公开招聘的BD与万团计划同步运行,甚至大量万团团队以“十荟团”之名招募BD,其中又是否潜藏隐患?

螺丝钉

尽管入职上海十荟团不足一个月,BD刘峰的薪资与每日目标,已经再三变更。

3月15日,刘峰成为十荟团BD的第一天,彼时他的薪资是“底薪+提成”:底薪4000元,每开发一个有效团,提成从40元到100元不等。

提成考核是阶梯式的,最低档40元中,BD开发的团点要满足7天内5名顾客下单、销售件数15件、销售额50元的要求;中档60元的要求则是满足30天内销售额100元、下单顾客20个、销售件数100件的要求。

提成越高、考核越难,以此类推。

不过,自刘峰加入后,BD考核已多次变更。3月20日,美团优选正式在上海开城,这让原定4月初开城的十荟团,将时间提前到3月底,并加速建仓与开团。

BD们的考核指标也因此一变再变。美团开城后,十荟团的BD们收到通知:开城当天满5个有效团奖励100元,10个有效团奖励200元,以此类推。

之后,十荟团要求“满足月销售额目标,奖励100元”,数日后又调整为“7天有效考核奖与30天考核同时达成,奖励200元”……

“(奖励)一天一个样,根本不知道一个月能赚多少”,刘峰说。

与奖励指标一同变化的,还有开团任务。刘峰初入职时,十荟团要求BD每日必须签约5个团点;美团开城后,这一目标调整为10个,也有部分BDM要求BD“保10争15”。

况且,刘峰还要负责团点的促活、拉新,乃至运营。

对于销量处于中下水平的团长,刘峰要一一上门拜访,并指导团长建群、发朋友圈;帮助他们拉新顾客,让新顾客下单;同时要在团长群内发优势单品,促进顾客下单。

开团工作外,刘峰的日程被淹没在这类琐事中,而这些工作并不计算到提成内,况且,如果BD每天完不成“开发5个团点”的最低指标,还要被扣除底薪,“目标完成率达不到80%,每月可能底薪只有3000多元。”

最关键的是,有效团考核的数量更是无从考证。

入职一个多月以来,刘峰连同数名BD共同讨要“有效团具体数据”,但BDM及运营均“无可奉告”。

多次催促下,BD上级仅提供了一个营业额表,但表中数据既没有显示具体时间范围,也不包含具体合格数。

不断变化的目标与考核指标、每天增加的繁琐工作,以及上级部门对关键数据的“隐瞒”,都让刘心生退意,“难道是在劝退我们吗?”

现在,和刘峰一同入职的4名BD,走得只剩他一人。每天新入职的员工,大多都是为了混个底薪。有时,6名新人,一天加起来仅拓展10个团点。

希望正慢慢消失,而刘峰更是发现,自己入职的主体公司并非十荟团,而是成为了万团计划中的一员。

揭秘万团

十荟团的万团计划,实际是一套成熟的“二级分销”机制。

在万团计划中,开发团长既可以卖货,也开以开发团点,但要服从所属BD或BDM的分配,每开发一个有效团奖励80元,每直推(直接开发)15个有效团,额外奖励佣金200元。

当开发团长签约了15个有效团后,即升级为“导师”;导师每开发一个有效团奖励100元,如果导师的下线团长开发一个有效团,导师能获得20元佣金奖励。

当导师开发了30个有效团,就可以升级为顾问,再开发一个有效团,佣金收益120元,并且还包括团队奖、育成奖等一系列额外奖励。

例如“团队奖”,开发团长升级为导师后,可以拿到下线团队总佣金的8%,作为团队奖励;另外,如果导师A的下线团长B,也升级为导师,A还可以拿到导师B团队奖的40%,作为自己的“育成奖”。

算术题虽然有点费解,但万团计划中的不少成员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例如去年8月,长沙十荟团的一位“顾问”,每月仅佣金收入就有4.8万元。

但滚雪球的利益之下,总有人想赚得更多。

刘峰的上级曾鸣,就是江苏十荟团“万团计划”中的一员,由于在江苏地区拓展业绩优异,曾和他的团队因此被分配到上海,负责当地团点的拓展。

在江苏,曾鸣的团队与十荟团服务商主体公司“辽宁九州营销有限公司”签订合同,但在上海,曾鸣委派团队下线之一的吴东,通过“魔方灵工(成都)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主体,来招聘BD,签订外包合同。

曾鸣将开发团长的二维码发给吴东,后者将其制作成为BD推广的“专属二维码”,再以“奔狼荟”小程序的形式,交由BD去拓展团长。最后,曾鸣就用开发团长的收益,来覆盖BD薪资。

看似链条稳定,但暗藏巨大风险。

曾鸣团队每开发一个团点,他可以拿到90元提成,以及团长销售额7%的佣金奖励,再给员工开薪水。但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而在BD与第三方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只显示了底薪,具体的提成规则,是万团计划中的曾鸣、吴东等人来制定,并且都是口头承诺,因此BD们的提成考核也一直在变动。

而团点是否“有效”,主要由曾鸣团队来考核。

从3月15日至4月15日,刘峰共拓展了100多个团点,但有效团不足20个,刘便向上级“追问”数据,“我在BD大群里发飙了,才有BDM联系我说因为我成绩优秀,可以给我拉数据复盘下”。

但这并未改变结局。BDM只给到刘峰一部分销售数据,至于具体哪家团点不合格,以及有效团的整体情况,刘峰并不清楚。

尽管刘是团队内业绩最好的一个,但工作第一个月,到手工资仅有8000元,这与承诺中的“月薪轻松过万”有所差距,而普通BD的月薪更是只有六、七千元。

刘峰并非不了解“万团计划”。早在入职当初,刘峰也曾咨询过万团计划,但面试官告诉他,这与公司业务完全是两条线。

“现在想想,就是怕我们注册了万团,抢他们饭碗。”

如今,了解实情的刘峰,只得感叹到,“(曾鸣)真是空手套白狼,没有任何注册资金,玩起上海团队外包,责任人也不在他身上。”

刘峰表示,在上海开城之前,十荟团与曾鸣团队有一份协议,要求“每个区的团长数量达到3000人,才可以开通上线”,这或许也是BD们开团指标不断提高的原因之一。

目前,刘峰的上级要求他们去“填补”密度不足的团点,激励BD去拿到“30天销售额过100元”的有效团奖励。

而迷茫之中的刘峰,似乎也是“无力回天”,只能跟随这艘大船继续前行。但曾鸣和他的小团队,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实际,暗藏隐忧的开团“裂变模式”,并非十荟团独一份。

冰山之下

发源于湖南本地的兴盛优选,也带有裂变模式的基因。

在兴盛优选内部,BD被分成“专员—主管—经理—部长—总裁”五个级别,而BD晋升与团点月单量挂钩:0-30万单为专员,30万单以上为主管,100万单以上为经理,300万单以上为部长。

兴盛优选BD的提成与门店单量挂钩,并以团队为整体瓜分利润,一名BD可以发展9名核心下线,而每名下线依旧可以发展9名核心下线,可谓“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若是BD团队开发的团点月单量不足2000单,提成就是0%;反之,如果核心下线开发的团点月单量超过300万单,其上线BD每月能获得奖励1.8万元。

看似与十荟团一致的裂变分级,但兴盛却更为暗流汹涌。

兴盛优选所有BD全是“0底薪”,收入全部来自开团提成。如果BD不能实现开团并形成持续交易,再苦再累,也将不会有一分钱的收入和回报。

行业惯例,在其他社区团购平台,BD每开发一个团点的提成就能有上百元,但兴盛优选则是先考核门店单量是否合格,再向BD发放提成。

因此,很多BD入职前三、四个月拿到的钱很少,大部分BD第一个月的提成薪资不超过50元,这也意味着这就是一名BD的全部“月工资”。

显然,在“0底薪”“类传销培训”的机制中,很多兴盛优选的BD,满载希望而来,却在最为残酷的现实打击下,落得失望而归,最终只留下一地鸡毛。(详见文章《兴盛优选本相》)

十荟团却不同。

在十荟团内部,BD和万团计划是“两条腿走路”,BD可以为平台招募开发团长,但二者并不共享收益,一旦发现有BD“兼职”开发团长,十荟团会立即开除这名BD。

同时,来了解或参与到万团计划的开发团长,往往在当地有一定的人脉资源,或者有自己的主业,在此基础上再拓展社区团购的相关业务。

看似有风险隔离的方式,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类似曾鸣团队开设外包公司的方式,在全国其他区域也存在,而当利益链条中的风险被无限放大,最终“受害者”,或许终将是基层的BD们。

刘峰表示,自己刚入职第一个月就知道了实情,但因为没发工资,所以没有提离职,而如今新的考核指标还未公布,没有拿到全部提成的他,还在犹豫是否要离职。

刘峰仍困在“牢笼”中:我算是十荟团的BD吗?

文中孙晨、刘峰、曾鸣、吴东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