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香港可能再也没有许留山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港可能再也没有许留山了

内地许留山日子也不好过。

图片来源:CFP

记者 | 卢奕贝

编辑 | 昝慧昉

等到香港开关,人们可能再也无法在这座城市里找到许留山了。

据多家香港媒体报道,5月26日,香港高等法院聆案官考虑许留山食品制造有限公司无力偿还债务,对该公司颁发了清盘令。清盘是一种法律程序,香港的有限公司会透过这个程序,将所有资产变卖套现以偿付债务,并最终将公司结束。

眼下在香港美食点评网站Open Rice上,全港仅剩5家许留山还在营业。如果清盘令执行,许留山与它那些曾经风靡华人世界的芒果西米捞、龟苓膏等招牌港式甜品,将彻底消失在这个跟它有关的一切开始的地方。 

2019年的社会事件,叠加2020年的疫情,让香港许留山一败涂地。

自2020年3月起,许留山香港公司接连被爆出拖欠租金,遭多个业主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追讨拖欠租金。到2020年7月,已有债权人向法院申请清盘。今年1月,又有4家公司称由于许留山香港无力偿还债务,双方未能达成和解协议,要求法院颁令许留山香港公司清盘。

在2020年爆出香港欠租新闻时,许留山曾首次登上微博热搜,大量食客排队留言惋惜怀念。彼时它通过官微发布了一则消息,自嘲“这可能是许留山60年以来最火的一次”,并声称内地门店的营业状况不会受到影响。

而今,内地许留山可能也难以保全。

街头的许留山正在成群消失。在大众点评上,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里,加起来只有大约10家许留山仍显示营业。

许留山的营销动作也全面停摆了。其公众号最后一条推送时间停留在2020年12月24日。微博失守得更早,自许留山2020年3月登上热搜至今,其内地官方微博仅发布了3个帖子,最后一条的更新时间在2020年7月。

而这3个帖子下面,充斥着大量顾客投诉,称即使在公众号申请退会员卡也没有回应。许留山公众号在退会申请中解释称,华东地区的礼品卡退费将有上海公司处理,也可以去门店请店员操作,实体卡用户需要把卡快递至深圳公司处理。但截至发稿,界面新闻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许留山,芒果西米捞的开山祖师,曾是内地人心中港式甜品的代表品牌。现在市面上几乎所有芒果西米类甜品饮品的组合搭配,都源自于许留山。

早期的许留山只是开在香港元朗平平无奇的一家小凉茶铺,直到1992年,那碗芒果西米捞的横空出世。

在充斥着红豆沙、绿豆沙、芝麻糊等“二沙+三糊”的港式糖水界,从未有人试过用堆成小山的芒果与椰浆、西米进行组合搭配。在这之后,许留山更加勤力地钻研芒果,芒果班戟、芒果西米捞、多芒小丸子、芒果布丁这些大热招牌产品陆续问世。

许留山红了。

2000年发行的香港电影《小亲亲》里面,陈慧琳饰演的女作家和电台DJ郭富城在将爱未爱之时,选择了许留山作为约会地点。2002年,正当红的少女组合Twins甚至在《友谊第一》中唱过一句歌词,“让我们结伴探访许留山,感情不必分你高班我低班。”它也让一大批新型港式糖水品牌开始模仿跟风,满记甜品、糖潮也带着自家的各类水果甜品一起迅速遍布香港。

但真正开启许留山黄金时代的,是蜂拥而至的内地游客。

2003年,内地赴港自由行正式开放,对在铜锣湾、尖沙咀血拼的客人来说,逛街累了在许留山歇脚是一个不错的选项,而那些芒果西米捞、多芒小丸子的打卡照片,至今仍留存在早期的各类香港旅游攻略里。

一如好莱坞电影让汉堡薯条成为中国人眼中的新鲜事物那般,许留山所代表的港式甜品与茶餐厅一样,因为香港影视文化在内地的流行而大受出生于1980至1990年代的年轻人欢迎。它与不停闪烁的霓虹灯、维多利亚港湾、错落的摩天大楼一样,组成了外界认知中的香港。

踌躇满志的许留山不久后开始进军内地市场。2004年,许留山把广州和上海作为首选,并以此为据点向华东和华南地区推进。中国市场外,许留山还把触角伸到了国外,2012年进军马来西亚,2017年在韩国首尔开店,此后还有新加坡、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等各个国家。

鼎盛时期,许留山的全球门店数曾接近300家。但此时,许留山早已不姓许了。

2009年,许留山的创始家族股东将全部股权卖给马来西亚一家投资公司Navis Capital,这让许留山成功打入了马来西亚市场。

只是控制权易主后,许留山此前签订的一些特许经营协议并没有被照单全收。2010年,广州许留山因被香港许留山要求更名为“邓留山”,怒将许留山家族的许炳城告上了法庭。

2015年,Navis Capital转手,黄记煌母公司、煌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交易价5亿港元全资收购了许留山。至此,许留山香港、内地的业务彻底分了家。

许留山内地业务也历经多番波折。被煌天国际收购之后,许留山迅速采用加盟模式扩大经营。截至2017年5月,旗下自营店161家,加盟店112家,而2016年同期,其自营店是179家、加盟店52家。

门店越来越多,但许留山却逐渐失落。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许留山赖以成名的芒果甜品模仿门槛太低了。在内地,几乎任意一家糖水店都可以找到与许留山相差无几的出品,并且价格比它动辄30元的单价更低。而许留山自身产品迭代的速度没能跟上。

以喜茶为首的新式茶饮悄然崛起了,那些装修时髦的门店、水果与茶的组合搭配,让这家10年前风光无限的老港式甜品店黯然失色。眼下,即使在广州这种粤式文化的发源地,糖水甜品都早已不是年轻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

许留山尝试过转型,但速度迟缓。在上海,新茶饮品牌7分甜靠改良升级港式甜品,将杨枝甘露等甜品装在茶饮杯里,让产品食用更为便捷,从而找到了细分赛道上的竞争优势。在7分甜的官网中,有一句话是“将港式甜品平民化”,20到25元的价格比许留山高,形式也比许留山更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

而许留山直到2015年才开始推出自己的杯装甜品。它可能也是力有不逮。

图片来源:微博@许留山中国

此后它又遭遇了危机四伏的2019年、2020年,许留山是否能挺过去仍未可知。但对消费者而言,就像总有人正年轻,总有更新鲜有趣的甜品在前方等着他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