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128元买一段人生,剧本杀成社交新宠,全靠手游“帮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28元买一段人生,剧本杀成社交新宠,全靠手游“帮忙”

快速增长背后亦有隐忧。

文|张书乐

“今天晚点‘上车’么?”

这是剧本杀“圈子”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话。

在剧本杀世界里,“Z世代”正在通过网络,一车人一车人地相约来到一个带有场景设计的房间,通过剧本,经历一次沉浸式的情感体验或硬核推理找出背后“真凶”。

艾媒咨询2021年第一季度数据报告显示,剧本杀已经成为当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夜间消费活动之一。

更有甚者发出“128元买一段人生!”的感慨,剧本杀似乎成了社交新宠。

据央视财经报道,2019年全国剧本杀实体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000家。而到2020年,尽管遭遇疫情,工商登记显示国内共新增剧本杀相关企业依然超过3100家,较2019年同比增长达63%。

剧本杀的成功,全靠手游“帮忙”!

但快速增长背后亦有隐忧。

有媒体报道,截至5月中旬,国内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4月注销了近百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

公开数据显示,在二手平台咸鱼上,4月份以“倒闭甩卖”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桌椅等相关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110%。

就此,《商学院》杂志记者李婷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剧本杀火爆的原因其实在于国内游戏(无论线上、线下)的整体单调性。

特别是线上游戏娱乐玩法往往过度密集于卡牌、MOBA和MMORPG几个常规类型,且往往为了营收而重度氪金、伤肝,至于线下,属于年轻人的游戏方式则更少,多年如一日的三国杀、狼人杀,因此一个全新的游戏体验出现,很容易形成社交热度。

此外,电影、健身的社交属性(如消费者的相互交流)偏弱,因此剧本杀可以在每一次游戏中,带来各种“偶遇”(如演技爆发、新成员加入、情节的多样性)体验,也同样引发了偏爱个性化体验的Z世代们的热捧。

事实亦是如此,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参与剧本杀的玩家中,31—40岁的消费者占37.0%,19—30岁的剧本杀消费者占比达54.4%。

可以说,剧本杀作为一个产业,由于近年来的孵化和各种外力的综合效应,进入了一个高速增长的爆发期。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突破百亿达109.7亿元,同比增长68%;预计2021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0.2亿元。

但整体来说还处在一个十分初级的阶段,其市场规模对比网络游戏产业来说只是零头。

但它的热度和可能破解的网游线下场景解锁难题,让网游产业都有极大的热情进军于此。

网游阔佬们为何青睐剧本杀?

最为典型的就是游戏巨头腾讯。

此前,就《庆余年》《全职高手》《鬼吹灯2》《凡人修仙传》《余罪》等IP改编剧本杀事宜,其旗下的阅文集团与熹多文化、北京超自然力量两家发行商达成了合作。

其中,《庆余年》改编的剧本杀在600个城市限定发售。

随后,腾讯游戏《王者荣耀》宣布5月8日正式发售首个官方剧本杀《不夜长安·机关诡》,初步销量已达百万级。

同时,其可能带来网络文学走进新的领域,跳出现有的套路化和盈利模式单一(靠网文付费和影视化)的路线,也可能带来更多资本的青睐。

愚以为,剧本杀事实上就是一种桌游体验,和国外热了数十年的龙与地下城之类的高度开放性角色扮演类剧本桌游有相似度,但开放性依然不足。

未来,可能会走向剧本定义背景、玩家自定义剧本走向的开放世界桌游,衍生出更多玩法。

此外,剧本杀的线下店数据正在以井喷式的方式增长,有人疑惑,在现在一个人人都已“线上化”的年代,为什么一个线下的亲密互动的游戏又开始受年轻人欢迎?

在书乐看来,恰恰在于线上游戏在手游化之后,由于游戏载体和呈现形式等问题,原本在端游时代浓郁的社交属性被稀释,反而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玩家闯关式的在线形态单机游戏,互动性不足,反而让线下的社交属性游戏让想要享受亲密互动的用户所乐意接受和热捧。

此刻的关店潮,其实是产业的自身净化和市场调控功能在发挥作用。

剧本杀的内卷隐忧

剧本杀会持久的活下去,但会淘汰乱入的蹭热点的创业者,然后慢慢演变出更多的场景和玩法。

内卷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毕竟在目前这种初创阶段,剧本杀的核心是剧本,而剧本的质量问题则可能带来两方面困扰。

一来可能带来剧本创作者为求快钱而同质化粗制滥造,就如网文里的八成内容一般。

媒体报道称,由于剧本杀成为新风口,剧本的隐形产业链正在冒头,很多“7天教你写出好剧本”、“9.9—69.9元就能买到独家剧本”等生意泛滥。

恰恰是这种快速同质化的一种呈现。

二来可能由于优质剧本较少,而让创业者只能海量购买消耗本金以谋求和同行之间的竞争力差异。

剧本杀和狼人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剧本杀本身有剧本内容的多样性,可以带来更多的差异化体验,而且可以通过剧本的快速迭代,以及线下场景的装修形成更多的沉浸体验。

狼人杀则更类似于棋牌游戏,是每一局中的玩家水准带来的“麻将式的局局新”。

两者各有千秋,剧本杀的未来,或许和网游的IP结合,延伸出更多玩法,并为网游一直没能打开的周边市场开拓一条新路,创造更大的价值,这是狼人杀和其他桌游所不具备的。

谁最适合剧本杀创业?

不过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小本经营者其实不适合进入剧本杀领域。

特别是在场景布置需要和剧本更迭一起快速迭代的状态下。

反而随着游戏公司、网文平台带资金、IP和剧本进入,其可以通过连锁的方式,全国一盘棋的通过快速迭代的方式进行场景翻新和扩容,可以更快速的抢占市场并形成更大的风潮,以及线上线下的协同。

当然,剧本杀作者作为创业者倒是生存空间变大,特别是网络文学腰部作者们,有可能由此突出收益难题的重围。

此外,剧本杀的内在瓶颈现在也很严重,最关键的破解办法形成一个好的IP,然后类似哈利波特、指环王一般形成系列剧,并且线上影视、游戏、动画,线下剧本杀场景、文创周边等协同,更好的打开属于剧本啥的文创产业链条。

现在的难题是剧本杀的剧本、线下场景有进入模式化的可能,这样会带来新鲜感的快速消退,而让整个产业熄火。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