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追风的剧本杀,已跌落“神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追风的剧本杀,已跌落“神坛”?

剧本杀的高光时刻在哪里?

文|百略网 海芋   

编辑|薄禾

2016 年,芒果 TV 推出明星推理综艺秀《明星大侦探第一季》,首播上线两小时,收视率即突破千万。伴随这款人气与口碑俱佳的综艺在线上走红,剧本杀成为年轻人线下社交的当红炸子鸡。

近年来,剧本杀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飞速上涨,2020年我国新增3,200余家剧本杀相关企业,截至5月13日,我国今年已新增近2,500家相关企业。

但是,飞速发展的剧本杀游戏想要“一路长红”显然不现实。

从天眼查注销数据来看,2020年,我国共注销近35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今年4月,在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等叫上月增长了110%。截至5月13日,我国今年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

疯狂扩张的剧本杀,会是一个新的消费“乌托邦”吗?

蓝海已变红海

一间老宅、几张桌子椅子,一家线下的剧本杀门店就能开始营业。剧本杀进入的低门槛,使得近几年线上APP和线下门店遍地开花,原本蓝海的剧本杀行业,现在已然一片红海。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近8,500家在业的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近6成注册于1年内。从地域分布上看,江苏的剧本杀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900家。其次为陕西,有700余家相关企业。此外,广东、湖北和安徽也均有超过600家相关企业。

和狼人杀发展轨迹不同的是,剧本杀最先被创业者与资本方所重视的,不是线下实体店,而是其线上的机会。早在2017年,一部分剧本杀产品就已经通过小程序的形式寻求发展。2018年以后,一批创业者趁着东风,陆续推出了线上剧本杀 App,其中名气较为响亮的有《我是谜》《百变大侦探》《戏精大侦探》等。

“我是谜”、“百变大侦探”在众多线上商城突出重围,线上游戏是“社恐人群”的天堂,在这里可以通过老板建立的微信群聊来使游戏进行,避免了一群陌生人坐在桌子上的尬聊。天眼查显示,剧本杀线上平台“我是谜”已经累计完成5轮融资。最近一次的股权融资是在2020年8月6日完成。另一家线上平台“百变大侦探”也于2020年11月完成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战略融资。

虽然线上APP也可以进行游戏体验,但是年轻人更侧重线下的沉浸式剧本杀。因此,“我是谜”、“百变大侦探”也殊途同归,纷纷在线下加盟扩张。

但是红海中的一抹蓝并不容易。

剧本杀的护城河是深还是浅?众多创业的小白看到剧本杀“繁荣的经济”,便竭尽全力也要分一杯羹,然而,进入以后便发现剧本杀也是一个“迷宫”。寻找剧本、场景布置、专业的DM(也称法官或主持人)这些都影响玩家的体验感,也使店家陷入一个剧本牢笼,最终选择“弯道超车”,使用抄袭或盗版的剧本,最终使自己的口碑崩盘,只能倒闭。

重要的是“剧本”还是“杀”?

《明星大侦探》之所以受到广大观众的欢迎,最重要的还是剧本的新奇以及服装道具的逼真,沉浸式的体验让玩家可以置身其中而不自知。

一个剧本就是一段人生。

一个好的剧本才是剧本杀企业的核心增长动力,作为剧本杀的上游产业,剧本的稀缺使众多企业举步维艰。剧本的争夺造成上游产业市场“野蛮生长”,盗版和抄袭频出。在电商平台搜索“剧本杀剧本”,号称“排版整齐”、可“直接打印”的电子版剧本销量颇高,价格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而抄袭现象也不在少数,比如2020年流行的《古木吟》剧本就被网友指出涉嫌抄袭。

用盗版和抄袭的剧本,商家是自掘坟墓。

《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指出,行业盗版现象猖獗,这不仅给遵守行业规则、坚持购买正版的店家带来极大困扰,也严重打击剧本创作者积极性,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

随着剧本杀“泡沫经济”的繁荣,大量创业者进入,不少影视圈的编剧也转行做剧本杀作者。然而,行业广撒网,如果不是头部玩家,其余小店最终收获的往往不过是一地鸡毛,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一方面,剧本同质化严重,玩法过于单一。据调查,有超过55.4%的网民认为剧本杀行业存在的问题在于剧本质量参差不齐。乱象背后,剧本杀行业正在重新洗牌。

小城能真正狂欢?

目前多家剧本杀店家倒闭除了剧本质量和环境不尽如人意,很大的原因还是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时间不够,一场游戏最少要花费3、4个小时的时间,对于996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奢侈。门店的经营成本并不低,这使得剧本杀店开始向三四线城市下沉。

大城兴致渐失,小城开始狂欢?

相比较于一线城市的忙碌,三四线城市的压力相对于并没有那么大,时间也更充裕,其土壤比较适合剧本杀的发展。

目前看来确实如此,但是在二三线城市,剧本杀的对象更瞄准工作不紧张的年轻人以及学生群体。剧本杀的到来正好可以填补下班后人们的空闲时间,特别是寒暑假,学生更是盈利的最大增长点。然而假期过后,玩家骤然减少,此时的店家俨然是“遭遇寒冬”。

客流量的不稳定是二三线城市剧本杀店的一大难关。但根据数据显示,剧本杀玩家人群画像仍集中在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并没有充分渗透到下沉市场。从本质上来说,剧本杀仍然属于小众市场,想要成功出圈成为全民游戏,原创和体验是吸引人们靠近的桥梁。

26-40岁的人群为剧本杀重要消费用户,其中,26-30岁剧本杀消费者占比达39.2%, 而31-40岁消费者占比为37%。但是在三四线城市,年轻人的占比相较于一线城市还是较少,这成为剧本杀市场下沉的又一障碍。

“狼多肉少”的局面造成行业内卷严重,第一时间获得好剧本成为店家成功的关键,这也就造成行业内卷,滋生一些不法交易,尚在成长期的剧本杀行业畸形生长,过度的“拔苗助长”最终会导致行业的早衰。

所以剧本杀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正值盛世?能否最终发展成为一种产业?不仅需要官方强有力的监管,也需要行业内部进行良性竞争。

写在最后

剧本杀与传统桌游狼人杀相比,玩家注重的是故事的推理过程以及角色的定位,狼人杀退出舞台,剧本杀进入人们视野。其背后是沉浸式经济的发展,场景的真实能够增强玩家游戏的新奇感和体验感,这种由自己定制的人生更能吸引玩家。

但是这种沉浸式的体验很难在其他题材中进行复制,特别是一些剧本杀被改编成影视、文学作品,总是差了一点“味道”,而IP改编成剧本杀同样也是一个难题。

剧本杀行业想要到达高光时刻,严格的监管必不可少,鱼龙混杂的剧本、盗版、抄袭这些乱象不加以整治,剧本杀难成气候,最终也只会沦为下一个“狼人杀”,被后浪拍在沙滩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