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拟合并,出境游旅行社最后的自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拟合并,出境游旅行社最后的自救?

未来待疫情散去出境游重开,新的凯撒众信有望快速占据出境游的霸主地位。

图片来源:pexels-Nubia Navarro

文|新旅界 王薪宇

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拟合并的消息,无疑是一个对旅行社领域颇具震撼性的动作。作为以出境游为主要业务的民营旅行社双雄,在出境游开放没有日程表的当下,合并或许是最后的自救手段。

6月14日傍晚, 凯撒旅业(000796)、众信旅游(002707)双双公告,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正在筹划由凯撒旅业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并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

公告声明,两家公司的股票及公司债券自6月15日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此次合并不会导致公司实控人变更。与此同时,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签署关于本次合并的《合作意向协议》也附在公告里, 主要内容如下:

1、公司拟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

2、本协议签署后,双方将就本次合并的具体交易方案、换股价格、债权债务处理、员工安置、异议股东保护机制等安排进行协商;双方应积极给予另一方以必要的配合,全力推进本次合并,并完成正式交易协议的签署;

3、本协议仅为双方的初步意向协议,双方在本次合并中的具体权利义务以及各项安排以双方最终签署的正式交易协议为准;

4、本次合并及正式签署的交易协议需提交双方各自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 并需经有权监管机构批准后方可正式实施。

5、双方协商一致,可以书面终止本协议。

虽然目前双方仅是意向合作协议,但从公告中可知,双方都极具诚意且对达成合作较为迫切,对“员工安置”“异议股东处理”等这些棘手的善后工作都充分考虑到,并表示双方要全力推进。

这份诚意和迫切,来自于企业经营的现实压力。过去,众信旅游约90%的营收来自出境游,凯撒旅游由于有航空配餐业务,对出境游依赖程度稍小,但也有60%以上营收来自出境游。而出境游自2020年1月27日全面暂停后,至今已近1年半的时间,整个出境游遭受毁灭性打击。据中国旅游研究院2月份发布的报告预计,2020年我国全年入境旅游人数2720万人次,同比减少81.3%。实现国际旅游收入170亿美元,同比减少87.1%。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 2023万人次,同比减少86.9%。

众信旅游、凯撒旅业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巨额亏损。据众信旅游2020年度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6.13亿元,与2019年126.51亿元的总收入相比,同比下降87.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4.12亿元。凯撒旅业2020年营业收入16.15亿元,同比下降73.25%,亏损约7亿元。

众信旅游和凯撒旅游也积极开展各种方式自救,例如凯撒旅业与具有三十余年免税行业经营经验的中出服积极联手,鏖战海南免税市场。众信旅游也紧随其后,与王府井免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期在海南免税市场分一杯羹。

双方也敞开怀抱,积极拥抱互联网巨头,探索与互联网巨头的业务合作新思路。例如众信旅游牵手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战略入股众信旅游,持股5%,并合作探索旅游新零售。凯撒旅业则把大门敞向了阿里巴巴的老对手京东,京东斥资4.5亿入股凯撒旅业,成为凯撒旅业持股5%以上的股东。 

为了减轻疫情带来的损失,双方也在尝试着新业务的调整和创新。众信旅游投资创建了MCN机构“众信方舟”,以网红孵化、直播、短视频、平台级节目制作为主营业务,将搭建全品类的场景式带货生态体系,同时为众信旅游集团的各项业务提供线上流量新入口,推动众信旅游加快数字化改造升级。凯撒旅业方面则加大对国内游的投入,尝试落地相关的文旅项目,尤其是本地休闲文化产品的开发以及短途游的拓展,并先后与凤凰文投、丽诗阿卡迪亚、融创西南区域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虽然采取了种种自救和转型举措,但转型谈何容易,双方都是经营出境游近30年的老牌旅行社,所有的资源和能力都是围绕出境游展开,短短一两年之间要转向其他领域取得突破,实在强人所难。

众信旅游的2021年一季度报显示,一季度亏损约7400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剩7.7亿元;凯撒旅业一季度亏损9400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剩8.5亿元。

这意味着,如若2021年两家企业再延续去年的亏损态势,到年末两家企业的净资产将所剩无几,甚至有可能是资不抵债! 

更严重的是,2021年A股实施了“史上最严退市制度”,全面修订了财务指标类、交易指标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大幅降低了退市门槛,新增了多种应退市的情形,大幅缩短了退市所需要的时间,整体更为严格。例如连续20个交易日企业总市值均低于3亿元即退市,20个交易日日均股东人数低于2000人即退市,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即退市;净资产连续两年为负即退市。

退市新规的本意是优化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淘汰活力不足的企业,但在无形中给了困境中的企业更大压力,尤其是出境游这类因疫情导致经营活动长期暂停的企业,短期调整不见成效,恢复经营遥遥无期,很容易被股民抛售导致濒临退市。

那么,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的合并能否挽救颓势?事实上,旅行社作为轻资产企业,最大的成本是团队成本,双方作为业务重叠度很高的企业,合并之后实现资源、渠道和产品的打通,能大大提高开展业务的效率。在双方的意向协议中,也明确提到“员工安置”,也透露出压减人力成本减轻盈利压力的意图。

更重要的是,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作为经营近30年的老牌旅行社,各自积累了大量的客户,包括个人客户、企业客户和机构客户等。有钱出境游的客户往往是中国消费能力最强的群体,这也是2020年这两家企业频频吸引免税企业合作,以及分别吸引阿里巴巴和京东对其注资的重要原因。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单独一家的客户规模可能不算很大,但两家聚在一起,覆盖的中国高消费力人群就不可轻视了。在此基础上,双方依托阿里巴巴、京东以及多家免税企业的资源,打造出新的产品和服务,这样才能真正解决疫情下生存的问题。

一方面合并业务端的资源和团队,压减运营成本,一方面合并客户端的优质客户资源,成倍扩张手中的高消费力客群规模,才能增强谈判筹码,吸引到其他拥有资源的合作伙伴,并借助他新伙伴的能力整合出新产品。

某种意义上,合并是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最后的自救,双方各自经营出境游数十年,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并且都做到上市,如果不是被疫情逼到死角谁也不愿放手。这一自救行动能否如愿挽救凯撒旅业和众信旅游,现在还难以做出结论,还有待双方合并的实际达成,已经合并后的经营调整。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合并将永久性的改写中国出境游行业的格局,未来待疫情散去出境游重开,新的凯撒众信有望快速占据出境游的霸主地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