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人人视频下架,是“躺枪”也是注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人视频下架,是“躺枪”也是注定

字幕组时代已经落幕,新时代尚未崛起。

图片来源:人人视频官方微博

文|3sNew

“中午还在看,晚上就下架了”;“致命女人2看到第二集一半回来就没了”;“只退出了5分钟,回来就打不开了”……

人人影视字幕组凉凉后4个月,人人视频伴随着网友的吐槽声下架。

因《知名女人》大火,又疑因《东城梦魇》下架,人人视频成也美剧、败也美剧。在版权问题解决之前,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人视频,前路未明。

长短视频大战的“炮灰”

没想到,这场“爱优腾芒”对抗“抖快B”的长短视频大战中,最先倒下的竟是人人视频。

6月6日,不少网友发现人人视频已在App Store下架。几乎同时,人人视频中的“快看”栏目下线整改,多部热播美剧也不见踪影。目前,该栏目显示为官方发布的整改通知,称将“针对问题内容进行坚决治理,对问题严重、影响恶劣的账号及违规内容,从严从重处置。”

当日,该消息冲上微博热搜,评论区一片叹息。

网友们把事情的起因,溯源至6月3日某公司副总裁的那句疑问:“这两天朋友圈很多人都在发一个美剧叫《东城梦魇》,其实我就好奇,发朋友圈的人是都在家里装了HBO的有线电视吗,还是通过带中文翻译、中文字幕的某些视频网站的内容来看的呢?”

该副总还表达了对二次创作短视频的质疑:“长久以来,这种对长视频内容的拆解式速看,既侵犯了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又消解了影视作品的艺术价值。这不仅打击了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更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行业的长期发展,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了长视频平台的强劲对手。 

《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从市场规模、增长速度、用户使用率等各个维度维度来看,短视频都对长视频形成了相当的威胁。

2020年,泛网络视听市场规模达6009.1亿元,同比增长32.3%;其中,短视频领域市场规模占比最大,达2051.3亿,同比增长57.5%。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其中短视频的用户使用率最高,为88.3%,用户规模达8.73亿。

而版权问题,则是长视频平台压制对方最有力的武器。

很不幸,以海外影视内容为主阵营的人人视频,完全生长在对方狙击的瞄准点上,避无可避。

在被下架之前,人人视频就已版权纠纷不断。天眼查显示,其母公司上海众多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多次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上法庭,涉及法律诉讼有8条,原告包括腾讯、飞狐信息等企业,但多数都已撤诉。

此外,人人视频还多次因违反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而受到处罚。2020年1月,因存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过度索权,且未按要求完成整改,人人视频曾被工信部要求在应用商店下架。

人人字幕组的落幕

在不少美剧迷仍然清晰的记得,今年2月3日上海市公安局通报的那起“人人影视字幕组”网站提供盗版视频案件。

“历经三个月缜密侦查,上海警方在山东、湖北、广西等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侦破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安部、最高检四部委联合督办的‘9·8‘特大跨省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案,抓获以梁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14名,查处涉案公司3家,查获作案用手机20部和电脑主机、服务器12台,涉案金额1600余万元。”

该通报中的梁某,正是人人字幕组组长梁良。

YYeTs字幕组(后更名为“人人字幕组”),是人人视频与“人人影视字幕组”分裂前共同的名字。

2003年,由留学生“小鬼神”牵头,几名美剧爱好者成立了以美剧为主要传播内容的非营利性网络翻译爱好者组织YYeTs字幕组,希望旨在打造一个以分享、交流、学习为目的非专业性字幕翻译基地。

彼时的人人字幕组,一度被称为是网络时代的“知识布道者”。

梁良是最早加入YYeTs字幕组的元老之一,进入后不久就成为了管理员,并一步步成为人人字幕组组长,人人影视站长。

人人字幕组,字幕组中的佼佼者。那个时候的字幕组,完全是“为爱发电”,一群有共同爱好的人聚在一起,不图名利,只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及时看到海外新鲜剧集。而且,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版权问题,多数字幕组都选择尽量低调。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梁良的风格与其他字幕组成员大相径庭,相当高调。

不少人将人人字幕组被查封的主要原因,归结于梁良激进的营销模式,认为人人影视字幕组之所以被查,源于其在片源里内嵌广告、网站接页面广告、出售刻录侵权影视作品的移动硬盘等牟利方式。

“早在十多年前他们不是出于爱好做片子,而是把人人作为一个盈利、出名的商业化项目去做的时候,我就知道终究有这一天,终究会影响所有字幕组的生态环境。”人人影视字幕组被查后,某字幕组成员表示。

警方通报显示,“自2018年起,犯罪嫌疑人梁某等人先后成立多家公司,在境内外分散架设、租用服务器,开发、运行、维护‘人人影视字幕组‘APP及相关网站。”

2018年,正是人人视频与人人影视字幕组拆分一年后。

“转正”难解版权困局

2017年1月,人人影视字幕官方微博发布《人人视频与人人影视不是一家,已彻底无瓜葛》一文。

人人影视字幕组表示,2014年底人人影视字幕组因版权问题关站后,“原本准备解散”,却因收到第三方投资,决定与其合作组建团队打造人人美剧APP项目。“本意是希望通过合作让人人影视有更好的发展,但是合作后我们并未真正参与到人人美剧项目中去,不但无法发展,甚至还限制了人人影视做其他项目的机会。”

“由于双方理念和价值观存在较大分歧以及矛盾不断”,人人影视退出人人视频(原名为人人美剧)项目,双方再无任何联系。

这篇信息量颇大的文中所指的第三方投资,或为创新工场及盈动资本。

分道扬镳后,人人视频反而更加受到资本青睐。

2017年,人人视频连续完成B轮及B+轮融资,其中B+轮交易金额达亿级。投资方更是不乏小米科技、赛富投资、百度投资部、今日资本、辰海资本等巨头。就在2021年2月,人人视频还完成了来自美好资本又一轮融资。

同时,人人视频还决心摆脱“游击队”的地下身份,通过与官方机构合作,寻求阳光下的发展。

2020年10月,人人视频总部落户重庆,计划打造50亿元以上产值规模的重庆特色数字内容产业园。2021年1月,重庆广电集团与人人视频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打造“番茄电影”App、流媒体平台、本土电影节。

尽管如此,压在人人视频头上的版权危机,却从未消退。

海外影视播放权一直是市场必争之地,国内几家主流平台均斥巨资收购海外视频版权,而这也对平台资本积累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一般海外独播剧每集版权费用在3万美元左右,以腾讯购买的HBO热播美剧《权力的游戏》版权为例,至少需要花费近180万美元左右,即1200多万元。

同时,由于政策限制等原因,一些国外热播剧也很难第一时间通过购买版权的方式引入国内。视频平台需要经过层层的审批才可以拿到引进配额,每年各平台能拿到多少配额,都是未知数。

为此,人人视频花大力气拓展影视剧之外的业务,CRO周为民提出,将打造“国内专业的海外内容社区”。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人人视频购买了数百位海外网红的近10万条视频的内容版权,截至目前,人人视频是国内签约海外MCN机构最多的企业,覆盖国外1.2亿以上的粉丝。

可惜,这又将其卷入了长短视频大战夹缝之中,陷入另一重版权危机。

影视作品二次剪辑为其带来的利益,尚且无法覆盖主流长视频平台在自制影视剧及引进剧上的大量投入。这就注定长视频平台们,无法坐视其他平台借短视频剪辑之利分享用户流量,其与视频二创平台的流量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人人视频此次下架短视频板块,虽是“躺枪”,也是注定。

更惨的是,对于人人视频的忠实用户而言,主要注意力仍然停留在热播海外剧集上,短视频栏目“快看”并未起到太大效果。甚至有用户称,直至人人视频将“快看”下架,才注意到还有这一产品。

2014年关站时,人人影视微博称:“需要我们的时代已经离去。”

五年过去,经历了分裂、融资、“转正”、布局短视频及自制剧,属于人人视频的新时代,却仍未来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