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圳盐田港预计6月底恢复产能,但拥堵的连锁反应仍在持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圳盐田港预计6月底恢复产能,但拥堵的连锁反应仍在持续

盐田港运力的下降,意味着西方消费者购物清单上的商品可能会缺货。

深圳盐田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戈振伟

编辑 | 许悦

6月21日,深圳市盐田区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盐田港区码头整体操作能力已恢复七成。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望6月底基本恢复生产水平。

今年以来发生了一系列影响全球货运的意外事件,盐田港拥堵是最新一例。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所所长、中国物流学会副会长王国文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盐田港作为全球基本港,其拥堵肯定会对全球航线的运营造成滞期,导致延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船期可能会延误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甚至更长一段时间。

有专家甚至认为,此次盐田港拥堵造成的影响超过苏伊士运河。

今年3月,一艘名为“长赐号”的巨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导致运河交通严重堵塞,全球货运受阻,供应链成本急剧上升。

5月21日,一名在深圳盐田港的工作人员确诊新冠肺炎,作为全球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之一的盐田港,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5月25日至5月31日,盐田港一度暂停接收出口重柜入闸。尽管5月31日起盐田港已恢复接收重柜,但只接收ETA-3天(即船舶预计到港日期前三天内)的出口重柜。

受此影响,盐田港一度积压超过两万箱出口货柜。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每日作业能力因此下降至正常作业能力的30%。

盐田港运力的下降,意味着西方消费者购物清单上的商品可能会缺货。

据了解, 盐田港是中国货物运往西方国家的主要门户,它是世界第四大港,承担着广东省超三分之一的外贸进出口、全国对美贸易四分之一货量。2020年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达1334.85万标箱,同比去年逆势增长增长2.1%。

因此,盐田港的拥堵时刻牵动着全球神经。

6月15日,俄罗斯《生意人报》直接以标题“中国南部集装箱港口的拥堵使世界贸易陷入瘫痪”说明盐田港拥堵问题的严重性。同日,美国CNBC网站报道称,中国“航运中心”广东省疫情爆发,催生又一场全球航运危机。22日,《纽约时报》报道称,盐田港拥堵重创全球供应链。

中国的《环球时报》在6月16日引述一位专家的话称,盐田港在某种程度上“停摆”对国际物流和全球供应链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但全球物流不畅贸易受阻,不是一天之内形成的,是疫情爆发后多种因素叠加导致的。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延误、拥堵和集装箱可用性问题越来越多,为了尽量减少原定航班的中断,马士基、ONE等大型班轮公司相继宣布多个航次暂停挂靠盐田。

亿海蓝数据显示,2021年6月20日9时至6月21日9时,盐田港泊位船数为9艘,新进泊位船舶为1艘,新离泊船舶为1艘。盐田港作为中国华南地区国际集装箱远洋干线运输枢纽港,在泊船数量却仅有9艘。

“盐田港拥堵已经影响到全球大部分航线。”马士基亚太区发布的6月市场资讯指出,目前已有众多航班航次暂停挂靠盐田港,更改挂靠蛇口、南沙和香港。

航班挂靠的转移也导致这些港口面临着一定塞港压力,船舶等待时间更长,进港时间受限。深圳、广州和香港皆上榜全球十大集装箱港口。

王国文估计,由于盐田港的延期,对蛇口、赤湾、甚至南沙的港口交付将造成积压,但经过最近的有效控制之后,它的作业能力有所提高。如果月底能够100%恢复,这种积压将在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得到有效缓解。

正如3月份船舶堵塞苏伊士运河后,船期和供应链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恢复一样,中国南部的货物积压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清除,同时其影响将波及到全球港口。

不少业内人士担忧,盐田港的拥堵,或将再次推高运价。6月中上旬,日本和法国航运巨头相继宣布,对所有抵达盐田港的冷藏箱货物征收拥堵附加费。

航运分析机构Vespucci Maritime的分析师Lars Jensen认为,全球的托运人,而不仅是中国的托运人应该重视此次拥堵,中国的任何一个集装箱港口发生疫情都有可能将当前港口拥堵和集装箱短缺问题的解决日期推迟到明年。

这次盐田港的疫情防控,对政府和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据悉,相关部门近日出台针对登轮人员、港口作业人员等群体的管理规定,这将促成包括盐田港在内的港口码头管理方式发生较大变化。

盐田港原来采取的是一周一检的筛查,疫情出现后,检测的频率有所提高,对港口操作工人的管控加强,周期加长,但这势必会造成码头作业效率的下降。

王国文表示,从供应链韧性管理的角度上看,疫情防控实际上是一个常态性的工作,从5月21号公布疫情到现在,港口的操作能力从严管时期起有一个急剧下降,后来才逐步缓解,形成了一条供应链受冲击断裂和韧性恢复的一个曲线。

“在实现疫情的有效管控下,如何让港口作业能力快速恢复,这个很关键。盐田港的这次事件对整个疫情期间甚至其他意外造成港口供应链断裂的风险,都是值得反思的一个案例。” 王国文说。

与此同时,据第一财经报道,多家船务公司在考虑更改“独守一港”的思路,未来会将航线均衡调派在多个港口。华南港口的格局或将发生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圳盐田港预计6月底恢复产能,但拥堵的连锁反应仍在持续

盐田港运力的下降,意味着西方消费者购物清单上的商品可能会缺货。

深圳盐田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戈振伟

编辑 | 许悦

6月21日,深圳市盐田区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盐田港区码头整体操作能力已恢复七成。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望6月底基本恢复生产水平。

今年以来发生了一系列影响全球货运的意外事件,盐田港拥堵是最新一例。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所所长、中国物流学会副会长王国文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表示,盐田港作为全球基本港,其拥堵肯定会对全球航线的运营造成滞期,导致延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船期可能会延误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甚至更长一段时间。

有专家甚至认为,此次盐田港拥堵造成的影响超过苏伊士运河。

今年3月,一艘名为“长赐号”的巨型货轮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导致运河交通严重堵塞,全球货运受阻,供应链成本急剧上升。

5月21日,一名在深圳盐田港的工作人员确诊新冠肺炎,作为全球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之一的盐田港,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5月25日至5月31日,盐田港一度暂停接收出口重柜入闸。尽管5月31日起盐田港已恢复接收重柜,但只接收ETA-3天(即船舶预计到港日期前三天内)的出口重柜。

受此影响,盐田港一度积压超过两万箱出口货柜。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每日作业能力因此下降至正常作业能力的30%。

盐田港运力的下降,意味着西方消费者购物清单上的商品可能会缺货。

据了解, 盐田港是中国货物运往西方国家的主要门户,它是世界第四大港,承担着广东省超三分之一的外贸进出口、全国对美贸易四分之一货量。2020年盐田港集装箱吞吐量达1334.85万标箱,同比去年逆势增长增长2.1%。

因此,盐田港的拥堵时刻牵动着全球神经。

6月15日,俄罗斯《生意人报》直接以标题“中国南部集装箱港口的拥堵使世界贸易陷入瘫痪”说明盐田港拥堵问题的严重性。同日,美国CNBC网站报道称,中国“航运中心”广东省疫情爆发,催生又一场全球航运危机。22日,《纽约时报》报道称,盐田港拥堵重创全球供应链。

中国的《环球时报》在6月16日引述一位专家的话称,盐田港在某种程度上“停摆”对国际物流和全球供应链都会产生重大影响,但全球物流不畅贸易受阻,不是一天之内形成的,是疫情爆发后多种因素叠加导致的。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延误、拥堵和集装箱可用性问题越来越多,为了尽量减少原定航班的中断,马士基、ONE等大型班轮公司相继宣布多个航次暂停挂靠盐田。

亿海蓝数据显示,2021年6月20日9时至6月21日9时,盐田港泊位船数为9艘,新进泊位船舶为1艘,新离泊船舶为1艘。盐田港作为中国华南地区国际集装箱远洋干线运输枢纽港,在泊船数量却仅有9艘。

“盐田港拥堵已经影响到全球大部分航线。”马士基亚太区发布的6月市场资讯指出,目前已有众多航班航次暂停挂靠盐田港,更改挂靠蛇口、南沙和香港。

航班挂靠的转移也导致这些港口面临着一定塞港压力,船舶等待时间更长,进港时间受限。深圳、广州和香港皆上榜全球十大集装箱港口。

王国文估计,由于盐田港的延期,对蛇口、赤湾、甚至南沙的港口交付将造成积压,但经过最近的有效控制之后,它的作业能力有所提高。如果月底能够100%恢复,这种积压将在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得到有效缓解。

正如3月份船舶堵塞苏伊士运河后,船期和供应链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恢复一样,中国南部的货物积压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清除,同时其影响将波及到全球港口。

不少业内人士担忧,盐田港的拥堵,或将再次推高运价。6月中上旬,日本和法国航运巨头相继宣布,对所有抵达盐田港的冷藏箱货物征收拥堵附加费。

航运分析机构Vespucci Maritime的分析师Lars Jensen认为,全球的托运人,而不仅是中国的托运人应该重视此次拥堵,中国的任何一个集装箱港口发生疫情都有可能将当前港口拥堵和集装箱短缺问题的解决日期推迟到明年。

这次盐田港的疫情防控,对政府和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据悉,相关部门近日出台针对登轮人员、港口作业人员等群体的管理规定,这将促成包括盐田港在内的港口码头管理方式发生较大变化。

盐田港原来采取的是一周一检的筛查,疫情出现后,检测的频率有所提高,对港口操作工人的管控加强,周期加长,但这势必会造成码头作业效率的下降。

王国文表示,从供应链韧性管理的角度上看,疫情防控实际上是一个常态性的工作,从5月21号公布疫情到现在,港口的操作能力从严管时期起有一个急剧下降,后来才逐步缓解,形成了一条供应链受冲击断裂和韧性恢复的一个曲线。

“在实现疫情的有效管控下,如何让港口作业能力快速恢复,这个很关键。盐田港的这次事件对整个疫情期间甚至其他意外造成港口供应链断裂的风险,都是值得反思的一个案例。” 王国文说。

与此同时,据第一财经报道,多家船务公司在考虑更改“独守一港”的思路,未来会将航线均衡调派在多个港口。华南港口的格局或将发生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