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过度依赖平台销售,遭问询的趣睡科技再冲A股|家居上市潮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过度依赖平台销售,遭问询的趣睡科技再冲A股|家居上市潮⑦

由于研发费用占比太低,深交所为此下发问询函质疑其募资用途的合理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郑小琳

 在历经两次中止审查后,趣睡科技决定再冲A股。

近日,因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恢复趣睡科技的发行上市审核。此次上市,趣睡科技拟募资8.05亿元,中金公司为其保荐机构。

作为软体家具企业之一,趣睡科技创立于2014年,主要产品有床垫、枕头等寝具,与喜临门、梦百合等传统家居企业不同,趣睡科技的定位是“互联网零售公司”,创始人为李勇。

趣睡科技的商业模式不难理解,和三只松鼠一样,公司走的是“线上销售+代工”的轻资产模式。线上渠道方面,公司主要依赖小米商城、京东、苏宁等平台;代工方面,公司找喜临门、梦百合、梦神等企业代工。

凭借这一商业模式,趣睡科技在当时颇受互联网企业的喜爱。2015年,趣睡科技获得小米雷军、京东刘强东的投资。

招股书显示,雷军实际控制的顺为投资和刘强东控制的京东数科先后增资入股,同时雷军还通过另一家私募基金天津金米入股趣睡科技,成为公司股东。

伴随公司不断发展,趣睡科技的“朋友圈”也在扩大。在公司新股东的名单册里,继小米、京东之后,还出现对手喜临门、成都国企及著名篮球明星易建联。

界面新闻获悉,趣睡科技共经历10次增资和19次股转。主要是李勇、雷军将其股份多次小额转让给了其他企业。比如,2017年5月,顺为投资(雷军控股)将所持趣睡有限3%的股权以275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喜临门。

2018年3月,雷军的顺为投资又将其所持趣睡有限1.6%的股权以1920万元对价转让给四川国企成都高投。而李勇也多次以股转的方式引入许多投资机构和企业。

尤其在上市前夕,也就是在公司接受中金公司IPO辅导前1个月。趣睡科技新增一位股东——著名篮球运动员易建联。2019年11月,尚势成长(趣睡股东)将其持有的公司0.2%股权以277.6万对价转让给易建联。

目前,趣睡科技的实控人及第一大股东为CEO李勇,持有公司约32.66%的股份,其次是小米系,天津金米、顺为资本合计持有公司约11.99%,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经营业绩方面,近三年趣睡科技收入出现小幅波动。2018年-2020年,趣睡科技营收分别为4.80亿元、5.52亿元、4.7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387万元、7392.98万元、6787.95万元。

今年一季度,趣睡科技营收为1.12亿元,净利润为1685.98万元,同比呈增长态势。趣睡科技超97%的销售额均来自线上渠道。床垫和枕头作为公司主要产品,占收入比重超七成,2020年公司床垫、枕头贡献收入为2.22亿元、1.21亿元,占营收分别为46.39%、25.21%。

在业务上,趣睡科技有些过于依赖小米。

据界面新闻了解,寓意为“每天爱我8小时”的“8H床垫”,是趣睡科技的拳头产品。线上营销方面,趣睡科技几乎将小米“标签”放在一起营销。贴上了小米“标签”,就相当是套上了“性价比高”的外壳,确实能博得不少消费者的追捧。

相较于喜临门、梦百合等企业,趣睡科技的产品价格门槛也较低,床垫价格在599元到上千不等,平均售价在千元左右。

2020年,趣睡科技在小米系列平台、阿里系列平台、京东系列平台获取收入分别为3.26亿、4682.22万和7256.72万,分别占当期收入的68.2%、9.79%和15.17%,最高时,小米系列平台曾为公司贡献近八成收入。

同时,自2019年起,随着小米采购额的减少,公司在2020年来自小米商城销售收入便有所下降。2020年公司收入4.79亿元,同比下降约7300万元。收入的下降,虽然与疫情带来的冲击密不可分,但部分也与主要销售渠道小米平台采购量减少相关。

为摆脱对小米的依赖,趣睡科技也正试图撕下“小米”这层标签。在公司官网旗舰店里,趣睡科技8H品牌产品信息介绍鲜少提到小米,但智能新品方面,却依然会将小米放到一起捆绑营销。可见,公司对于小米平台的依赖仍然较高。

就业务过于依赖小米的问题,趣睡科技向界面新闻表示,未来将通过拓展线上销售渠道的方式来降低:“随着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扩大,公司将通过拓展天猫、唯品会、拼多多、小红书等电商平台的线上销售渠道,增强对各类电商平台的覆盖范围,来降低对小米的依赖。”

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此次IPO募资约8.05亿,其中1.93亿将用于“家居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由于公司研发费用一直处于行业低位,占收入比重仅约1%左右,2020年研发费约615万元。深交所也为此下发问询函质疑其募资用途的合理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过度依赖平台销售,遭问询的趣睡科技再冲A股|家居上市潮⑦

由于研发费用占比太低,深交所为此下发问询函质疑其募资用途的合理性。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郑小琳

 在历经两次中止审查后,趣睡科技决定再冲A股。

近日,因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恢复趣睡科技的发行上市审核。此次上市,趣睡科技拟募资8.05亿元,中金公司为其保荐机构。

作为软体家具企业之一,趣睡科技创立于2014年,主要产品有床垫、枕头等寝具,与喜临门、梦百合等传统家居企业不同,趣睡科技的定位是“互联网零售公司”,创始人为李勇。

趣睡科技的商业模式不难理解,和三只松鼠一样,公司走的是“线上销售+代工”的轻资产模式。线上渠道方面,公司主要依赖小米商城、京东、苏宁等平台;代工方面,公司找喜临门、梦百合、梦神等企业代工。

凭借这一商业模式,趣睡科技在当时颇受互联网企业的喜爱。2015年,趣睡科技获得小米雷军、京东刘强东的投资。

招股书显示,雷军实际控制的顺为投资和刘强东控制的京东数科先后增资入股,同时雷军还通过另一家私募基金天津金米入股趣睡科技,成为公司股东。

伴随公司不断发展,趣睡科技的“朋友圈”也在扩大。在公司新股东的名单册里,继小米、京东之后,还出现对手喜临门、成都国企及著名篮球明星易建联。

界面新闻获悉,趣睡科技共经历10次增资和19次股转。主要是李勇、雷军将其股份多次小额转让给了其他企业。比如,2017年5月,顺为投资(雷军控股)将所持趣睡有限3%的股权以275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喜临门。

2018年3月,雷军的顺为投资又将其所持趣睡有限1.6%的股权以1920万元对价转让给四川国企成都高投。而李勇也多次以股转的方式引入许多投资机构和企业。

尤其在上市前夕,也就是在公司接受中金公司IPO辅导前1个月。趣睡科技新增一位股东——著名篮球运动员易建联。2019年11月,尚势成长(趣睡股东)将其持有的公司0.2%股权以277.6万对价转让给易建联。

目前,趣睡科技的实控人及第一大股东为CEO李勇,持有公司约32.66%的股份,其次是小米系,天津金米、顺为资本合计持有公司约11.99%,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经营业绩方面,近三年趣睡科技收入出现小幅波动。2018年-2020年,趣睡科技营收分别为4.80亿元、5.52亿元、4.7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387万元、7392.98万元、6787.95万元。

今年一季度,趣睡科技营收为1.12亿元,净利润为1685.98万元,同比呈增长态势。趣睡科技超97%的销售额均来自线上渠道。床垫和枕头作为公司主要产品,占收入比重超七成,2020年公司床垫、枕头贡献收入为2.22亿元、1.21亿元,占营收分别为46.39%、25.21%。

在业务上,趣睡科技有些过于依赖小米。

据界面新闻了解,寓意为“每天爱我8小时”的“8H床垫”,是趣睡科技的拳头产品。线上营销方面,趣睡科技几乎将小米“标签”放在一起营销。贴上了小米“标签”,就相当是套上了“性价比高”的外壳,确实能博得不少消费者的追捧。

相较于喜临门、梦百合等企业,趣睡科技的产品价格门槛也较低,床垫价格在599元到上千不等,平均售价在千元左右。

2020年,趣睡科技在小米系列平台、阿里系列平台、京东系列平台获取收入分别为3.26亿、4682.22万和7256.72万,分别占当期收入的68.2%、9.79%和15.17%,最高时,小米系列平台曾为公司贡献近八成收入。

同时,自2019年起,随着小米采购额的减少,公司在2020年来自小米商城销售收入便有所下降。2020年公司收入4.79亿元,同比下降约7300万元。收入的下降,虽然与疫情带来的冲击密不可分,但部分也与主要销售渠道小米平台采购量减少相关。

为摆脱对小米的依赖,趣睡科技也正试图撕下“小米”这层标签。在公司官网旗舰店里,趣睡科技8H品牌产品信息介绍鲜少提到小米,但智能新品方面,却依然会将小米放到一起捆绑营销。可见,公司对于小米平台的依赖仍然较高。

就业务过于依赖小米的问题,趣睡科技向界面新闻表示,未来将通过拓展线上销售渠道的方式来降低:“随着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扩大,公司将通过拓展天猫、唯品会、拼多多、小红书等电商平台的线上销售渠道,增强对各类电商平台的覆盖范围,来降低对小米的依赖。”

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此次IPO募资约8.05亿,其中1.93亿将用于“家居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由于公司研发费用一直处于行业低位,占收入比重仅约1%左右,2020年研发费约615万元。深交所也为此下发问询函质疑其募资用途的合理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