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俞永福接过马云的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俞永福接过马云的枪

在超出单纯消费场景之外的地方,获取丰沛的流量水源,解决阿里从一开始的伴随其身的流量焦虑。

文|财经琦观

俞永福常面带微笑。

就历史出身而言,他算是“半个”雷军系。

2011年小米手机首次发布,地点在北京的798艺术区。

还在UC的俞永福前去给大哥捧场,和另一个“完全”雷军系的李学凌(YY创始人)搭档,一起上台说了段相声。

米粉们更是捧场,在现场笑得前仰后合,直呼:“可以直接去德云社上班。”

那时的俞永福比今日快乐。

辞去了联想投资副总裁的稳定优渥,一头扎进创业时代里,在风口浪尖上感受着时代沸腾。

就在他登台表演相声的前一个月,阿里巴巴领投美团B轮,彼时的美团只成立一年多一点,共计5000万美元。

紧跟着,千团大战进入白热化,美团手握阿里送来的资本弹药,浑身带血,从“死人堆”中爬了起来。

那时的俞永福,绝不会想到这件事与十年后的自己,将如此紧密的纠缠。

他讲完相声,回忆着与雷军在酒馆的对话。

“长远来看,UCWEB将是移动互联网未来的制高点,发展潜力非常大。”

“UCWEB有机会做成下一个google, 人生能有几次这样的机会?”

俞永福鞠躬下台。

心里有火,眼里有光。

01 本地生活,山芋烫手

2014年,俞永福随UC一起被阿里集团打包收购。在这家高度庞杂的企业里,开启了七年的起起伏伏。

2021年7月2日,阿里正式宣布多起人事调整,俞永福再次得到重用,从高德董事长的位置,进一步接管阿里本地生活、高德以及飞猪业务,直接向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汇报。

据悉,俞永福是不愿意做这个活儿的。

UC旧部王桐(现已离开阿里,加入小鹏汽车)曾评价:“俞永福每做一个业务,都必须生根发芽开出花来。”

而另一个同事则说得更加直接:“在人生中很多次重要的转型中,俞永福考虑最多的,往往不是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梦想什么,而是什么能带来最大的回报。”

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看,此次“升官”确实未必值得庆贺。

毕竟上一次接管“大摊子”,俞永福可是吃了大亏。

2016年10月31日,同样是阿里巴巴CEO张勇发的一封内部信里,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正式成立,俞永福担任新集团董事长兼CEO。

其结果,阿里文学、阿里体育籍籍无名;

虾米音乐惨淡收场;

阿里影业更是在俞永福任期,留下了“彪炳青史”的《摆渡人》和《三生三世》,永远的刻在了“华语电影至暗时刻”榜上。

经此一役,俞永福从原先手握阿里游戏、高德地图、合伙人身份、“钱袋子”阿里妈妈等多项核心业务的角色,直接被抹到了eWTP投资工作小组组长的位置。

旁观视角来看,俞永福应该是被“坑”了。

所谓失败,实属一次“蝴蝶飞不过沧海”的无奈。

相比于同期的腾讯、百度,阿里在文娱赛道上毫无经验,只是凭借着“买买买”迅速拼起了一座沙堡。

收购UC、优酷土豆,文化中国,增持新浪微博,入股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参与博纳影业私有化、全资收购大麦网,被资本强力捏在一起的“缝合怪”就摆在俞永福面前,横跨六个企业的整合根本无先例可循。

同时,在外部竞争压力上,这些收购来的企业原本也并不是垂类中的老大,面临着王者荣耀、腾讯视频、QQ浏览器、阅文、爱奇艺、腾讯音乐等全方位的贴身压制,难度可想而知。

如今,接手生活服务大板块,简直是昨日重现,只是对手从腾讯换成了美团。

依然不是阿里的核心基因,饿了么、飞猪也依然不是行业第一,且跟第一之间有着不小的差距。

据晚点报道,某位接近阿里的人士称,俞永福一直在犹豫。

“干这么多,可能并没有什么好处。”

02 整合绝技,爱上层楼

2018年,张勇公开表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非常重要,阿里将竭尽所能赢得这场战斗。

2020年,张勇甚至亲自去抓本地生活业务,每周至少会投入一天在该业务上。

那段时间,要么是他去饿了么上海总部开会,要么就是把饿了么高管叫到杭州去开会。

持续一年,还是把俞永福拎了上来。

过去一段时间里,饿了么从外卖市场的头把交椅上一路掉了下来,市场份额从被收购时的43%掉到如今的30%。

一位阿里中层,甚至用“中国男足,换谁都不会更差了”来形容自家的本地生活业务。

这样的内外背景下,王磊(昆阳)那句著名的“6楼打2楼”,也一度变成了行业笑谈。

2018年前,时任饿了么CEO的王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以前的竞争是美团站在2楼打1楼,饿了么融入阿里后,就要从6楼打2楼。

就手中的牌面来看,王磊这句话其实是有一定的道理。

不妨就借用这一概念,让我们来一同讨论一下这栋“大楼”,以及阿里、美团等企业所处的阶段位置。

1楼在哪?

外卖单线业务。

楼层代表,张旭豪时期的饿了么。

2楼在哪?

外卖+点评内容。

当然,这里的点评内容也可以是别的,核心本质,在于本地零售服务与流量引力之间的1+1配合。

比如,最近抖音借助短视频的助力来切入本地生活这块蛋糕,其实也可以归结在这一楼里。

楼层代表,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初期。

3楼在哪?

SuperApp,超级应用。

一个平台化的基础App,可以链接到用户衣食住行多个领域的需求。微信和支付宝都是典型的“超级应用”。

更进一步定义,我认为是围绕着一个“核心基本功能”,进行有逻辑,有关联的多元化展开。

尽管支付宝和微信在功能上有诸多重合,但二者的核心则大不相同。

前者是“支付+理财”,后者的核心无疑就是社交。

这种核心基本功能首先应具备的就是“高频、高粘性”的场景特性,而这种特性在整个互联网江湖中,可以说“用一个少一个”。

因此,SuperApp在天然上就是高度稀缺的。

如今来看,外卖是除了“社交”、“支付理财”之外又一个难得的核心场景、

围绕此,美团先后在酒旅、电影、玩乐、共享单车等多条业务线上开花,构建起中国的第三个超级应用。

上一个楼层(2楼)跑通的是业务逻辑,整个产品在运营上闭环了。

这一个楼层(3楼)则跑通了商业模型,整个企业在盈利上闭环了。

楼层的核心本质,即“基础服务+盈利服务”,基础服务(外卖)引流,其余服务(到店酒旅)赚钱。

楼层代表,当下的美团。

额外插一句,社区团购或生鲜电商的突围者,很有希望构建出一个新的SuperApp,鉴于定位的重合性,该物种很有可能对当下的美团构成直接冲击。

以上,就已经是当下行业中实际做到的最高水平,随后的三个楼,则是我们基于当下趋势的个人判断,仅供参考讨论。

4楼。

供应链整合优化。

具体来看,就是物流、商品流、信息流、资金流的全面优化。

美团方面,物流水平处于行业领先,信息流、商品流处于行业平均水平,金融方面则呈现出不小的短板。

具体工作上,中小型商家的统筹,深入产业链上游的赋能整合,金融账期风控的全面优化等,都是本地生活服务这条大赛道上,仍可以继续挖掘的价值矿藏。

5楼。

行业质变。

工业化,智能化的中央食堂崛起,中小型商家店铺被进一步消灭挤压,行业发生重构。

6楼。

AI化。

AI技术对供应链的全方位重构。

无人配送,消费者大数据图谱,个性化定制推送等。

在2019年4月的媒体采访中,王磊再提“楼层之争”,认为饿了么已经上到了3楼,并且两三年内将上到6楼去。

但依据上述框架,我个人认为,饿了么当下仍处于“1.5层”,即流量饥渴都没有彻底解决,还只是依赖着支付宝、手淘等兄弟部门进行输血扶持。

整合,上三楼,极有可能是俞永福未来两年里的主旋律。

所谓整合,说得再直白些,就是“开人”。

03 历史,使命

“微信出来了,腾讯获得了一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而且是头等舱。”

移动互联网时代,马化腾的一句话带火了“船票论”。

相比腾讯,阿里巴巴的船票之旅并没有那么顺遂。

2013年,马云在张勇和陆兆禧(铁木真)之间,选择了陆的无线思路:做大“来往”,正面对抗微信及腾讯。

彼时,整个阿里都要“唯来往马头是瞻”。在来往内部,主要负责人都要领任务,做宣誓,充分表现出“党指挥军、集全军力量攻下桥头堡”的阿里味儿。

某次,阿里召开中层以上的无线All In管理大会,底下有一名员工提了一个技术问题,陆兆禧觉得很好,当即就对人力资源负责人说:“这个人马上调到来往。”

当时在场的人都傻了,更让人惊诧的是,第二天这位员工就真的被调至来往。

马云也拼尽全力为该业务站台,甚至强制要求每个员工都为“来往”发展下线:必须加够100个好友且不能是自家员工,否则扣除年终奖。

尽管如此,该业务依然收效甚微。

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2014年阿里收购了UC,俞永福正式加入了阿里。

第一件事,就是围绕UC成立阿里移动事业群。

在马云的设想里,俞永福的移动事业群,在未来可以为阿里突破单纯的电商疆域,在超出单纯消费场景之外的地方,获取丰沛的流量水源,解决阿里从一开始的伴随其身的流量焦虑。

为了这样一个高远的目标,他还给予了俞永福三年不考虑商业化的巨大空间。

在此期间,俞永福在高德大开大合,砍业务、开人、语音导航与林志玲绑定、打磨产品......

作为在天津长大,热爱相声的票友,俞永福甚至请来了郭德纲,专门为高德搞了一个快乐导航,并奠定了阿里与德云社的良好关系。

2015年,曾扬言“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在大文娱战略的总思路下开始“身体诚实”,将自身的手游业务与UC九游整合,并更名阿里游戏,俞永福兼任阿里游戏董事长。

至此,距离俞永福拿下“阿里巴巴电商之外的所有业务”只有一步之遥。

随着俞永福在阿里的火箭式晋升,质疑或热捧等争议纷至沓来。

5月,媒体动手,突释冷箭。一篇名为《阿里太子俞永福,登顶之路还要跨四道考验》悄然发出。

投稿ID是个从没发过文章的马甲,尽管UC方面迅速反应,联系渠道将标题中的“太子”字样抹去,但影响已经造成。

几天后,在全网大讨论“俞永福太子之位”的声量里,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的第三任CEO。

2016年春节前,马云拿到了来往及无线业务的其他数据,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同年2月,马云同陆兆禧大吵一架。

3月,马云便夺去了陆兆禧掌管无线业务的权限,改由阿里COO张勇(逍遥子)负责。

权力结构的改组,为手机淘宝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同期,俞永福出任大文娱掌门,为日后的落(bei)寞(guo)埋下伏笔。

2017年,张勇宣布成立eWTP投资工作小组,由俞永福担任组长,其先前职务也在“专注”的名头下被全部解除。

至此,俞永福进入低潮期。

俞永福退无可退,阿里的非电商业务,亦退无可退。

就在人们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之际,俞永福硬生生留下了两个尾巴:《三国志战略版》,高德“经济特区”。

“我是技术男出身,你问我更愿意做哪个,相对于文化圈,我肯定更喜欢高德这种偏产品和技术的。”

“永福永福,永远幸福。我不会离开的。”

“在超出单纯消费场景之外的地方,获取丰沛的流量水源,解决阿里从一开始的伴随其身的流量焦虑。”

“阿里将竭尽所能赢得(本地生活)这场战斗。”

......

马云在移动互联网初期的焦虑,穿越了八年后的时空,又再一次回到了俞永福的手中。

命运的轮盘,诚如《左传》说的那样:“君以此始,必以此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