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人事调整出炉,阿里再迎变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事调整出炉,阿里再迎变局

摁住电商业务不动,靠俞永福整合生活服务板块,真能促使阿里涅槃重生吗?

文|功夫财经

过去十年,阿里疯狂扩张版图,诸如饿了么、优酷土豆、银泰、大麦等被绑上阿里的船。要命的是,相应业务走的是下坡路。

7月2日,阿里张勇宣布多起人事调整,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对俞永福的安排。经过调整,俞永福将管理阿里本地生活、高德以及飞猪业务,直接向张勇汇报。

同时,接替王磊负责本地生活的原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高德总裁刘振飞以及飞猪总裁庄卓然则一起向俞永福汇报。此举不仅意味着阿里的生活服务板块彻底成型,也表明俞永福个人职权得到扩大。

对阿里人来说,俞永福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外来户”,那么为何还被“予以重任”呢?俞永福最初在联想投资干,还是联想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后来,俞永福出来创业做UC,UC并入阿里后,主持对UC和高德的整合。

据悉,随着阿里大文娱成立,且长期理不清头绪,俞永福因具备整合业务的成功经验,被强行安排负责大文娱,可惜并没再现前一次的成功。

2017年,俞永福辞去大文娱董事长及总裁职位,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因此,此次被“予以重任”也意味着俞永福再次复出。对此,也有人认为俞永福是再次扮演“救火队长”。

问题在于,阿里业务上和人才上的困境的形成已经不是短期的事了。过去一年,因蚂蚁金服触发反垄断,阿里被罚了182个亿,可谓惨痛。在核心电商业务上,阿里不仅被拼多多迎头痛击,而且遭到短视频如抖音快手的狙击。

总的来看,阿里自身叫好又叫座的业务说得上是稀缺。因此,摁住电商业务不动,靠俞永福整合生活服务板块,真能促使阿里涅槃重生吗?

1、起起落落:是金子总会发光

对俞永福来说,尽管2014年才进入阿里,但在2015年就成为了合伙人。俞永福管过多项业务,前后跨度极大,包括但不限于阿里妈妈、大文娱、eWTP 生态基金、高德等等。

其中,高德算是奠定了俞永福能够崛起的坚实支撑。接管时,高德日活跃用户量不足千万,现已经超过1亿,成为行业第一。在阿里收购的诸多业务中,高德不仅存活下来,而且得到了提升。

有必要指出的是,俞永福在阿里的日子并不平静。先不说离开或接管阿里的流言蜚语,俞永福一度只专注于eWTP生态基金,即使近两年,也只是在高德默默将其做大。

但是金子总会发光,重出的契机很快就到来。实际上,俞永福复出早有迹可循,毕竟上个月阿里组织部大会上,俞永福就作为七巨头之一亮相了。当然,俞永福进入到张勇的核心层,约束也会变大。

更重要的是,俞永福接盘的业务可能是阿里内部并不讨喜的部分。相较于高德,本地生活业务和飞猪,对标美团和携程,一直被按在地上摩擦,属于烫手山芋。

特别是本地生活业务,经过多轮调整,以外卖市场为例,依然是三七格局,阿里上下均显露出信心不足之态。在这种情况下,俞永福临危受命,尽管管理范围扩大,但是责任更重,想做好业务不是一般的困难。

不过,从阿里的角度来说,调整俞永福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即使失败,从组织管理维度看,也为下一步整合资源以及争取战略空间赢得置换时间。

在这点上,张勇看得非常清楚,“我们必须进行全方位的变革。”反过来对俞永福来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再次获得了大展拳脚的机会,因此,可能会有些勉强,但也并非不可接受。因此俞永福复出偶然中带着必然。

2、临危受命:做大事推重担当

如果将视野拉长看,可以发现俞永福一贯如此。2015年4月29日,时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宣布阿里对UC和高德的整合顺利完成。此后在退出公众视野,仅保留高德集团董事长职位期间,俞永福一样用行动和结果证明了自己。

截至2021年4月,高德实现成为“中国月活跃用户最大的移动数字地图、导航和实时交通信息服务提供商”,在阿里大放光彩。

相比于高德的跨越式进步,阿里诸如本地生活业务(饿了么)却在节节败退。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阿里本地生活的收入仅为美团外卖收入的35%,为72.49亿元。

按照张勇的判断,把地图、酒旅、本地生活三个业务整合,能够极大提振阿里生活服务板块的供给能力,由既有统筹整合经验,又能最大程度调动基于地理服务的所有资源,即俞永福是最好的选择。

但阿里的规矩已经改变,张勇要推行经营责任制,即独立计算盈亏。在这种情况下,刚接手的俞永福能够在紧张节奏中缓过气来吗?

从抓紧时机推高德打车来说,俞永福已经表现“从容有度”,但此时高德模式已非昨日那样了。经过调整的高德,俞永福如何权衡作为一个开放平台和自留地将成为比业务本身更重要也更难的战略抉择。即,整合成功与否尚未可知。

3、狭路相逢:唯有背水一战

对阿里来说,前述困境只会更严重而不会嫌轻微。在核心电商上,拼多多取而代之的心明晃晃表露出来,其CEO陈磊在接受采访时说:“拼多多的计划是继续投入补贴,直到取代阿里巴巴成为十亿中国消费者的首选购物平台。”

不止拼多多,京东的杀气同样不遑多让,而且在物流赛道上也同步展开竞争厮杀。此外,外卖、“短视频电商”等领域,阿里也是腹背受敌。

更为致命的是,阿里的组织变得越来越臃肿,反应力适应性越来越跟不上需求变迁。过去十年,阿里疯狂扩张版图,诸如饿了么、优酷土豆、银泰、大麦等都被绑上阿里的船。要命的是,相应业务走的是下坡路。

不提外卖,大文娱亦是如此。2021年3月5日,虾米音乐停运;2015年获得优酷,现在不敌如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据悉文娱板块上管理层已轮换多次。

有意思的是,美团王兴还在饭否评论说:“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有必要追问,阿里开拓版图的业务为何经常性以惨淡收场呢?

以优酷为例,在短短两年内核心员工大换血,符合阿里所谓价值的人重新填补上来。遗憾的是,管理层衰老,已经跟不上日新月异的现实了。阿里高管层平均年龄47.75岁,与之相比,拼多多的才40.8岁。

因此,组织上和人才上的衰落是决定阿里不能成功的内在因素。关于这点,不管是就阿里内部比较,还是从外部其他企业比较,都能够得到作证。

当时,俞永福任UC移动事业群总裁时,元老彭蕾表示,“只要使命一致,允许该事业群的文化与阿里巴巴不一致”,这才奠定俞永福能够按照自己判断去整合资源的大环境条件。反之,俞永福束手束脚,能否成功就未知了。

对此,抖音张一鸣认识得更早,动手术也更快更早。张一鸣把管理权交了出去,他在公开信中表示,“我过去三年都在吃老本,认知也跟不上技术的新发展,而新的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当中”。

也就是说,“卸任CEO是为了恢复思考,重拾对生命科学、虚拟现实、科学计算等新技术的敏感度。互联网是永远保持求知心的行业,否则很快就会被其他人淘汰”。诚如是!

阿里常表示重视培养干部,但真没见过内部哪个年轻人冒尖。从核心岗位看,诸如李永和、俞永福、侯毅等外来者才是真正被重用的对象。

除了这些人,又有谁能担起重担呢?归根到底,阿里未来就看新一轮放权重建能否切实进行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