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吴亦凡:“你觉得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吴亦凡:“你觉得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流量从来都不是原罪,即使搭上这辆通往名利场的直通车,仍然可以选择不同的路径和终点。

图片来源:吴亦凡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实习记者黄莹对此文亦有贡献)

7月20日晚,吴亦凡工作室再发文,回应网络对于和都美竹转账问题的争议 ,称都美竹转账聊天截图视频是伪造的。

如果都美竹指控的言论属实,那么等待吴亦凡的将是牢狱之灾。即使在眼下,在舆论和商业层面,吴亦凡已然墙倒众人推。他的微博超话里,一部分粉丝还在奋力“反黑”,一部分已经宣布脱粉。

在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都美竹曾困惑地表示,她不明白,是变成顶流的人都这样,还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变成顶流?她在微博里给出了分析——有一个过分溺爱他的妈妈,以及资本逐利催化的畸形饭圈文化。

一个名利双收的美少年为何变成传闻中的恶魔?作为一度炙手可热的流量明星,吴亦凡的成名和垮掉都有其代表性。

成名

2012年,练习生吴亦凡作为EXO组合成员在韩国正式出道,后担任EXO-M的队长并迅速蹿红。2014年,他与韩国SM公司解约,成为“归国四子”中第一个回国发展的。就在宣布解约一个月后,吴亦凡宣布参演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开启了他的内娱流量明星之路。

这是一个过了不再来的机遇期。2014年,中国偶像市场远没有今日的繁荣,可供市场选择的对象十分有限,以吴亦凡为代表的“归国四子”填补了市场空白,成为行业宠儿。

吴亦凡的微博签名是“歌手吴亦凡,其实我是一个演员。”回国之后,吴亦凡开始在演员之路上发力。第一部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之后,《老炮儿》、《夏有乔木》、《美人鱼》、《爵迹》、《星际特工》、《极限特工3》、《西游伏妖》……吴亦凡片约不断。在坊间传闻中,吴亦凡之所以能拿下这些资源是因为结交了“京圈”和“港圈”。

虽然贡献了几十亿票房,他在演戏上确实没展露出太大的天分,只是为网友贡献了制作鬼畜视频的素材。

于是,在大众眼中,流量明星吴亦凡呈现出分裂的两面。这种分裂体现在他拿到的两个奖项上。

一面是,2016年,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 X年度盛典”上,吴亦凡赢得了2016互联网时代内地最受关注男演员奖。这是一项根据数据进行的评奖,指数基于BAT大数据统计,参考艾瑞提供的权重指标,综合全网各维度指标得出。另一面,在2017年的第八届金扫帚奖评选中,吴亦凡拿下了“最令人失望男演员奖”,一连3部烂片,让他在那一年的口碑跌至谷底。

好在随后的一年,他迎来了一个事业上的转折点——担任《中国有嘻哈》的导师。很大程度上,并不是靠说唱实力,而是凭借指点江山的专业人设,吴亦凡收获了大众的欢迎,一句“你有freestyle吗”路人皆知。据当时媒体报道,《中国有嘻哈》收官当天,他的微博粉丝突破了四千万。

图片来源:《中国有嘻哈》剧照

这一年,美国福布斯发布2017年30岁以下杰出人物青年领袖榜,吴亦凡以演员、歌手身份登上此榜。也是在这一年,吴亦凡在另一档节目《七十二层奇楼》中贡献了“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的freestyle,为之后的轨迹埋下了伏笔。

和其他流量明星一样,梅格妮(吴亦凡粉丝的称呼)撑起了吴亦凡的商业价值。过去几年里,吴亦凡曾是LV全球代言人,巴宝莉第一位非美国籍全球代言人,一度手握包括BEATS、奔驰、麦当劳等品牌代言。

但与此同时,围绕他真实说唱水平的讨论越来越多,他的专业人设开始崩塌。2018年《中国新说唱》播出起来,吴亦凡未修音的现场音频从虎扑步行街流出,迅速在虎扑上掀起了JRS(虎扑用户的称呼)与梅格妮们的战役。吴亦凡最初亲自下场,在微博上喊话,称“又动了谁的奶酪了?呵,虎扑不搞体育来搞我,看来真的很闲,厉害厉害。”

对抗并未起到效果,这场有关他说唱专业性的风波最终的化解之道是《大碗宽面》。

《大碗宽面》原本是B站UP主“枪弹轨迹”取样吴亦凡的说唱素材剪辑出的鬼畜歌曲,谁也不曾想到,2019年,吴亦凡为这个梗写了一首歌,还专门发到了B站上。“从来不敢去相信,大碗能让你开心,但这确是我本意”,他在歌词里调侃道。

这是一次成功的反转。在《中国有嘻哈》里树立的高冷犀利人设已然碎裂,在大众眼中,吴亦凡成了一个会玩梗、接地气、没有偶像包袱的娱乐明星。就像当时的媒体报道的那样,“‘大碗宽面’从缠绕在吴亦凡头上的咒语变成了他打开新世界的密语,从一个网络流行梗变成了改变一个流量明星形象的作品。”

吴亦凡有多努力是他的粉丝才关心的事情。在大众眼里,他获取名利的手段从来不是个人实力,而是靠时代机遇、资源和人设的经营。这些经营还让他具备了抗风险的能力。

一个典型案例是2016年的“小G娜”事件。一个偶像小生被爆私生活混乱,而且爆料者还甩出了截图、音视频作为证据,放在其他人身上,职业生涯或许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在当时,很多大V发声支持吴亦凡,比如崔永元就曾在微博公开表示“支持吴亦凡,反对下三滥”,吴亦凡主演的《致青春2》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两部电影也如期上映。

选择

2014年以前,对大众而言,“流量小生”还是一个极其陌生的词汇。陆续从韩国回来的“归国四子”成为初代流量的代表,吴亦凡只是其中之一。

一个环环相扣的商业链条此时开始形成: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在互联网上发展出了新的形态,在数据至上的追星逻辑之下,打投组、数据女工这样的群体出现了,粉丝用整齐划一的行动和数据支撑起了明星的商业价值,而这又与看重数据的资本的逻辑不谋而合。

出于商业的考虑,资本方更愿意投资由流量明星出演的大IP项目,于是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崛起。即使到现在,人们发现,大IP+流量明星并不是成功的保障,这一模式被认为走向衰微,但演员是否自带流量仍然是资方会重点考量的因素。

当流量机制成为娱乐圈的主宰规则,它的残酷在于,没有人是不可替代。在流量明星的排行榜上,位置永远是动态变化的。

2014年,李易峰通过《古剑奇谭》走红跃为顶级流量,而后陆续拍摄了《活色生香》、《怦然心动》、《栀子花开》等低口碑作品。与此同时,“归国四子”开始站上了流量的舞台。之后,伴随国内偶像选秀的大幕拉开,新一批流量小生注入,他们迅速地抢占分化之前归国四子的资源。

事实上,吴亦凡不做顶流已经好几年了。

微博超话是粉丝“厮杀”的主阵地,截止到7月20日,吴亦凡超话排名在70名外。

他的商业价值也在下降。在艾漫数据发布的“2016年明星商业价值排行榜”中,吴亦凡排名第二,仅次于胡歌。2017年上半年,他在艾漫数据的明星商业价值排行榜中掉到了第7名。到了2021年第二季度,他的商业价值仅排在第23名。在艾漫数据的衡量标准中,明星的商业价值体系通常会基于明星热度、口碑、作品、代言四个维度。

“以前一般一个明星能红火三年,现在的周期进一步缩短,变成一年。”艾漫数据总裁曹永寿曾这样告诉界面文娱。从2014年开始,“归国四子”火了两三年,之后,2018年出现了蔡徐坤和朱一龙,2019年爆火的是肖战、李现和王一博。此外,火箭少女101、R1SE、INTO1等各路男团女团也在瓜分市场。

在最近的INTO1发布会上,哇唧唧哇创始人龙丹妮透露,成团至今INTO1已经与60多个品牌展开了商业合作。截止到7月15号,INTO1在全网获得总计851个热搜,在海外的热搜超过322个,海外影响力远超于目前在中国市场所有的同类男团。

偶像市场日益拥挤,流量明星+大IP的模式也走到了瓶颈。在限薪令之下,流量明星不会演戏却拿天价片酬的情况得到了部分限制。泡沫退去,以归国四子为代表的初代流量面临转型危机。

2018年,鹿晗主演的《甜蜜暴击》豆瓣评分低至2.8分,电影《上海堡垒》更是口碑票房双扑街。但看上去鹿晗并没被这些败绩所打击,而是瞄准了演员这条路。去年,鹿晗主演的《穿越火线》《在劫难逃》接连播出,他尝试在两部剧里驾驭不同的风格,虽然两部剧都没能成为爆款,但在公众评论里,他的演技开始得到认可。

2018年,黄子韬在微博晒出九宫格图片,宣布自己成立了工作室龙韬娱乐。龙韬娱乐由黄子韬和爸爸黄忠东联合创办,旗下的艺人有马泽涵、徐艺洋、铭亮、韬斯曼等。在《创造营2020》中崭露头角的徐艺洋虽然最终没能出道,但也因此成为很多人心中的意难平。

去年,张艺兴也开启了自己的练习生招生计划。在自己29岁生日当天,他表示想“改变娱乐行业的现状”,想让从自己公司走出去的练习生成为行业里的“佼佼者”。

跳出“归国四子”的范畴,其他的流量明星也都在谋求转型。和吴亦凡同时期成为顶流的李易峰后来主演了《动物世界》《隐秘而伟大》,后者提名了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更年轻一代中,生于00年的易烊千玺也已经凭借《少年的你》《送你一朵小红花》等作品完成了演员的初转型。

在今年的上海电视节上,导演傅东育谈到了流量明星这个群体的迷茫和挣扎。“他们也深知流量小生、流量明星这类标签只要贴上,最多能保鲜三年,他们也会恐惧,也在挣扎,只要有机会参与现实主义作品,都会尽最大的可能创作。”王一博、王俊凯、邓伦等大家眼中的流量明星都参演了他执导的《理想照耀中国》。

流量从来都不是原罪,即使搭上这辆通往名利场的直通车,仍然可以选择不同的路径和终点。不同的选择背后更多是个人心性的不同。无论在演戏还是音乐、亦或是公司的经营上,吴亦凡在任一领域都缺乏公认的过硬才能。近两年他间歇性地发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觉察到命运难以把控后的自我放任?

2016年在一个媒体采访中,记者问,你觉得你对这个时代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吴亦凡笑了笑说,这个问题好大啊,他把问题反抛给提问者,你觉得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也是在2016年,吴亦凡登上了《人物》杂志的封面。从那个封面故事里或许可以挖掘出他人生秘密的一角。从出生开始,吴亦凡基本就是母亲独自带大的。“2000年,30出头的母亲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她决心让10岁的儿子跟随自己的姓氏,把所有生活奉献给他。在加拿大,她排斥一切复杂、肮脏的东西进入她和儿子的房子。”

一个爱控制的母亲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心性?如果深究人性复杂,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