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跳动投资乐华娱乐:虚拟偶像成了元宇宙前哨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跳动投资乐华娱乐:虚拟偶像成了元宇宙前哨站?

虚拟人的火热仍然无法掩盖一些问题——盈利和未来。

文|有牛财经

近些年,随着粉丝经济越发火热,所谓的偶像也越来越多,《偶像练习生》、《创造营2021》这类偶像节目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尤其是各家偶像背后的经纪公司也成了粉丝们要了解的事情,哪家公司对旗下偶像不错、哪家公司不太行都成了粉丝们都能如数家珍般的讲的头头是道。

在这种情况下,各家经纪公司的情况也成了粉丝们特意关注的情况,就比如王一博的东家乐华娱乐最近的好消息。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北京乐华圆娱传播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5%和4.99%。其中阿里巴巴就不用说,而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则是字节跳动的关联公司。

简单来说,就是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一起投资了一家娱乐公司,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北京乐华圆娱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吸引两家互联网巨头一起投资?

娱乐圈“老江湖”——乐华娱乐

这家受到阿里和字节看好的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拥有音乐影视制作发行、艺人经纪、艺人培训、公关活动策划等多项业务的大型娱乐公司,曾以乐华文化的名字登陆新三板,不过目前已经退市,董事长持有公司超50%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乐华娱乐创始人杜华曾在当时中国数字音乐最大的内容提供商华友世纪工作,一度担任华友世纪公关总监和华友音乐总经理。不过在企查查上显示的乐华娱乐另一位创始人王京花曾是中国第一代文化经纪人,从1991年就开始涉足歌坛经济领域,中国第一个歌手组合兄弟brothers就是她打造的,还在华谊兄弟工作过多年。

成立十多年来,乐华娱乐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娱乐公司,旗下拥有韩庚、黄征等艺人,还推出了UNIQ、宇宙少女、乐华七子NEXT等偶像团体,其中知名度最高的或许就是王一博。

事实上,乐华娱乐和字节、阿里此前就颇有渊源。

担任字节跳动中国区CEO、抖音总裁的张楠曾在乐华娱乐担任过高管,在今年四月退出,而且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偶像女团A-SOUL成员的美术著作权所属公司已经被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收购,100%控股。

与阿里方面,乐华娱乐曾是阿里旗下自制选秀综艺节目《以团之名》的合作经纪公司,旗下练习生也参加过节目。

阿里的动机不难理解,而字节跳动入股乐华娱乐则是与A-SOUL有关。

A-SOUL是什么,为什么会与字节跳动有关?

上文提到的A-SOUL是于2020年年末上线的虚拟偶像团体,由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联合推出的,字节跳动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乐华娱乐提供演员以及内容运营等方面的支持。

与以前的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不同的是,现在活跃在B站上大大小小的虚拟偶像背后都有一个演员作为支撑,这类演员被统称为“中之人”。

不需要真人露脸也让成为主播的门槛大大降低,只要找到画师给自己制作一个不错的形象就能在B站上开启直播,在许多人眼中,这就像是给不愿意露脸的人套上了一层皮,粉丝们不关心皮下面是谁,有趣的灵魂加上好看的表皮让他们可以无视中之人的其他问题。

不过门槛过低也导致B站上的虚拟偶像素质参差不齐,相比有着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在背后作为支持的A-SOUL显然不是同一水平。例如普通的虚拟偶像都是采用的Live2D技术,而A-SOUL全体采用的都是3D实时动捕;普通的虚拟偶像节目安排并不理想,大多是打游戏或者闲聊,而A-SOUL的成员则是专业的舞蹈表演,专业和业余的差距在这里一览无余。

正式开始活动才半年多时间,A-SOUL就在B站获得了不小的成绩,例如作为A-SOUL队长的贝拉,成为了B站第一个达到万舰成就的虚拟主播,按照B站最普通的舰长价格来算,贝拉不需要任何打赏就能给平台带来百万收入,就算是队内粉丝数量最少的成员舰长数量也超过了1500,这是普通的虚拟偶像们难以企及的数字。

但要说A-SOUL现在的成绩能够给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带来丰富收益,恐怕也未必。

一方面,虽然A-SOUL的成绩不错,但是在B站分成后,还剩多少也是个未知数。如果是普通主播,那B站对于礼物和舰长的抽成比例是50%,而大主播或许有着单独的合同,但比例也不会太低。

另一方面,相比于普通的虚拟主播们只需要一台电脑,然后约稿一个形象后就能开播不同的是,A-SOUL的专业化需要许多价格不菲的设备作为支撑,例如支持A-SOUL全身出镜表演的全套动作捕捉设备。

事实上,A-SOUL的爆火反映了一个现象—虚拟主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尤其是在“元宇宙”概念兴起之后,不只是字节跳动,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大厂也在尝试这一领域。

元宇宙是什么?

事实上,“元宇宙”这一概念早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就有提到,书中描绘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所有现实世界中的人在这个网络世界中都有一个网络分身,在作者的描绘中这一形态将是互联网在实现虚拟现实后的再下一阶段的新形态,但是局限于当时的信息技术,这一构想的完成形态仅仅只能展现在书中,但人们并未停下对这一技术的探索与幻想。

无论是曾经爆火的《刀剑神域》,还是近些年搬上大荧幕的《头号玩家》都讲述的是主角们在虚拟世界中遨游的故事。除了动画外,游戏行业对这一领域的探索也在不断进步,毕竟各大游戏厂商投入数亿资金制作游戏无非是为了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以及更加真实的沉浸感,又有什么比得上真实感官反馈的虚拟世界更具吸引力呢?

2007年的时候,游戏《第二人生》中就举办过一次虚拟演唱会,英国最古老的专业管弦乐队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在游戏中举办音乐会,听众们则是操纵游戏人物走进音乐厅欣赏古典音乐,虽然受限于当时的网络技术,音乐会的体验并不完美,但是仍然让许多人体验到了互联网的另一面,在此之后还有乐队也在堡垒之夜中举办演唱会。

另一方面,游戏对“元宇宙”的探索不仅限于游戏本身,硬件上也在不断突破,例如此前爆火的VR概念。随着VR的爆火,各类VR游戏也层出不穷,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最火的VR社交游戏VRChat,用户可以自己上传场景以及形象,然后使用虚拟形象和其他用户进行互动,就比如之前在社交媒体上爆火的表情包中,就是在VRChat中产生的。

如果更加激进一些,甚至可以认为这种模式就是元宇宙的最初形态,也有不少人认为游戏不完全等于元宇宙,但是已经非常接近这一概念了,就连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部门朝夕光年也投资了开发“元宇宙游戏引擎”的代码乾坤。

游戏方面的探索早已开始,虚拟偶像则是近些年才突然爆火的概念,尤其是在近些年因为各种原因,虚拟偶像频繁出圈,不停的在大众视野中刷存在感。

虚拟人是门好生意吗?

根据爱奇艺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全国有近4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尤其是在B站这种二次元起家的地方,虚拟偶像尤为盛行,根据统计,仅去年上半年B站每个月就有数千位虚拟主播开播,这也让B站还为虚拟主播特意单开了一个虚拟主播区。

巧的是,虚拟主播火热的同时,元宇宙概念也在逐渐回到大众视野中,不过比起单纯的3D捕捉演出,随着AI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的形态也越发多样化,虚拟人就这么应运而生。

许多人或许还记得此前的一条新闻——清华大学迎来了首个AI虚拟学生华智冰,这位“新学生”就是虚拟人,简单来说,虚拟人就是一个虚拟形象加上智能AI,当然实现显然没说的这么简单。

除了清华大学的华智冰,还有搜狐研发的虚拟柳岩、虚拟人阿喜,她们的存在似乎在告诉我们,虚拟现实不再是幻想,已经开始走入人们的生活,尤其是在资本的助推下,这一进度或许还在加速,例如曾经登上时尚杂志封面的王者荣耀虚拟男团,还有QQ炫舞虚拟偶像与杨丽萍跨界合作,除此之外,还有网易的曲师师、阿里巴巴的小铛家。

在虚拟现实实现之前,虚拟人已经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不过虚拟人的火热仍然无法掩盖一些问题——盈利和未来。

首先要明确的是,虚拟偶像并不等于虚拟人,前者目前还是以二次元为基础,例如洛天依、初音未来等,受众并不算特别多,国内的虚拟偶像目前还主要在B站上以直播为主,市场份额显然不大,像A-SOUL这样的成功例子寥寥无几,此前还有一个名为“战斗吧歌姬”的虚拟偶像企划,但是成绩也不太理想,现在也已经停止营业。

虚拟偶像的受众有限,但是虚拟人这个概念则意味着成千上万亿的巨型市场,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虚拟身份、虚拟形象,像在《刀剑神域》、《头号玩家》一样的游戏中冒险、在自己独享的虚拟风景中度过悠闲的时光……

这种幻想,正是吸引资本疯狂加入的动力,但这显然不是普通企业能玩得转的,而互联网大厂们进军这一领域不仅有着足够的技术积累,还有着雄厚的资本。就目前来说,元宇宙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平行世界一样,让我们充满了幻想,但看得见摸不着,不过随着AI、脑机交互等技术的发展,或许这一天离我们也不算特别遥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