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
娱乐圈最强凡尔赛

“大女儿国外被拷,小女儿国内出道。”同为家族企业的“公主”,这对姐妹“同父不同命”的人生境遇引发网友讨论。

GOT7成员解约说:「三大社」也逃不过的七年魔咒

主打“人性美”公司的JYP娱乐,开始不得不面临一线男团空缺以及公司信誉被反噬的两大难题。

谁搞砸了《有翡》?

观众吐槽涵盖了编剧、演员到后期制作的方方面面,到底谁该为《有翡》背锅?

2020年度明星消费风向:偶像疯长、中女回潮和红人“入侵”

2020年,哪些“新流量”诞生了?偶像市场的商业价值是否被高估?直播带货为明星身份赋予了哪些新的价值?

李飞再度养成时代少年团

当时代少年团里的主力迈过了成人礼,李飞与时代峰峻开始了他们破圈的盘算。

“爱豆”抢占演员舞台,为什么“歌手跨界演员”现象出圈了?

当一档表演类节目,导师阵容出现异常、比赛规则模糊不清、爱豆业务水平屡遭质疑,观众又该对其投入多少期待?

哇唧唧哇的风水

广阔市场,大有作为,中国偶像最好命,日韩爱豆气死啦。

「爱豆演技大赏」该来吗?

演员身份对于爱豆们到底是什么?是退路,还是追求,只有这些偶像们想好这道问题,他们的大赏才能真正到来。

虚拟偶像是艺人资本化的最终形态吗?

仔细想想现在的爱豆“塌房”事件,或许虚拟偶像产品的流行,能够填补偶像产业存在的种种不健全,也会给偶像产业带来结构性的变化。

满城皆谈的虚拟偶像,究竟是谁的机会?

像初音未来那样的日式虚拟偶像,可能并不是最适合国内土壤的虚拟偶像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