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拜腾倒在量产前,“传统车企”在资本裹挟下的弯道翻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拜腾倒在量产前,“传统车企”在资本裹挟下的弯道翻车

拜腾在一场挥金如土的浪费后浑然倒塌,只因迈不过传统车企向造车新势力转型的坎。

图片来源:pexels-Tima Miroshnichenko

文|深潜atom 

2021年7月12日,拜腾汽车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为(2021)苏0113破申26号,经办法院为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image.png

申请破产重整

虽然拜腾汽车联席CEO丁清芬女士仍在坚持,“拜腾正与合作伙伴形成合力,活下来求发展”,但最后的救命稻草富士康在年初承诺的2亿美金迟迟不能到位,又从拜腾撤出先前进驻该公司的相关人员,即使没有这次被宣告破产的事情,拜腾的倒下其实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深潜atom接触到的行业观察者告诉我们,拜腾倒下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去拜腾的人本来就不是奔着这件事做成去的,而是把拜腾当作一个跳板,盘算着当丰厚的资源鼓吹起最肥厚的泡沫时,可以借机离场,去其他更靠谱的大厂。至于原因,很简单,这些人大部分是传统车企的从业者,知道传统车企的内卷,但对新能源和自动驾驶也毫无信心,那么只能把自己定义为首鼠两端的投机者。

一位曾在拜腾工作过的人员表示:“高层其实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切除病灶保命,可是公司的DNA在那,创始人中也没有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那样的二次创业者,更没有互联网资本圈的人脉,有的只是企业经理人们的贪婪和圆滑。”

拜腾被质疑最多的点,是零食花销。拜腾的300人吃掉了5000万元的零食,一盒名片费用的报价就高达上千元,这还只是小钱;选择的供应商、合作也要业内最好的,说是要对标特斯拉,更耗资巨大的是在产线设备、开发投入,拜腾宣称“与其它的互联网造车企业不同,(拜腾)不会选择代工,我们要自建工厂造车。”于是光收购资质,就莫名多出了8.5亿元的债务;在南京的全球生产基地占地1200亩,总投资逾110亿元。

这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浪费和系统性的腐败,摆明了,就是要糟蹋和浪费。神奇的是,拜腾方面,迄今为止居然还没有爆出一个人因为腐败问题被追究法律责任和经济问题。

01 拜腾撕下了传统车企创新的遮羞布

现在去重新审视拜腾曾经被看好的各种理由,会觉得这些都是精心编织的一个局。拜腾的团队全部是从传统车企而来,创始人毕福康也极尽奢侈之能事。在新能源刚刚起步的阶段,甚至包括现在,关于传统车企能不能顺利的转型新能源,也一直众说纷纭,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说法是,传统车企只是观望而已,他们有足够的技术储备,等到时机成熟,可以轻而易举的释放储备好的能力,切换赛道。拜腾被看好,是不是就是被这种说法加持的,不得而知。

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所谓的传统车企团队大牛团队,要立竿见影的造一台新能源汽车,并不容易。这些人也并不是传统车企的叛逆者,因为真正的传统车企的叛逆者,一定是有备而来,至少有把事情做成的心气,可是你去复盘拜腾的整个发展历程,除了挥金如土和高谈阔论,你几乎看不到这种细节。

就像当iPhone崛起后,依然有评论固执的认为,诺基亚具备重新崛起的可能性,而且列举了各种理由,比如用户基础,比如情怀,但是却鲜少有人指出,诺基亚的市场份额,是渠道的胜利,更是消费者选择空间不大的结果,而并非产品能力的胜利。iPhone的胜利,提出了另一个命题,你如果把诺基亚当作顶流,在诺基亚的维度去比拼,那么你只能造出比诺基亚更皮实的手机而已,这种竞争并不会带来任何良性的结果。

同理,如果新能源汽车,把自己的靶子对准的是传统汽车,要造的是比传统汽车更皮实的汽车,那么已经误入歧途了。再富丽堂皇的马车,依旧是马车。

传统车企团队的光环,除了能让造出一辆充满传统思维和产品逻辑的车这件事有更大的把握,对于造就一个新物种,毫无意义。传统车企创新能力的停滞不前,早已经是过去几十年里无需多说的行业秘密,为什么当新能源汽车崛起时,传统车企极尽贬低之能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最高的成本都分配在营销,他们在用尽全力把汽车销售、使用的链路变长,不仅希望靠卖车赚钱,还希望在汽车后市场赚钱。而车只不过是一个拴住消费者心智和消费的抓手而已。

拜腾的案例告诉我们,传统车企的技术实力和创新能力的平移,基本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想象。

02 传统车企基本不具备自动驾驶的产品思维纵深

基于新能源和自动驾驶现在的各种暧昧不明的分野,用户对于汽车的认知也是很混乱的。一辆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区别是什么?似乎区别不大,基本都是电车,受限于用户驾驶习惯和实际的道路情况,自动驾驶和传统汽车辅助驾驶的区别似乎也不大。甚至以往那些购买传统豪车的用户,也基本不会开启辅助驾驶的功能,因为传统车企对于汽车软件部分的进化升级也没有什么动力——当然他们不会主动承认是因为自己提供的系统太初级。

可是,今天的造车新势力,跟传统车企相比较,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都有丰厚的互联网研发的经验。强大的互联网基因才是他们区别于传统车企的关键所在。比如近期的特斯拉召回,这几乎就是语言表达的困境,在从前的汽车召回中,是要发生实实在在的空间物理移动,而特斯拉的召回,只是升级软件就可以完成。这就跟iPhone以前遇到各种问题时,也都被聚焦和声讨,但这些问题大都可以通过软件的升级迭代得到改善和解决。

更安全,更环保,更容易驾驶的汽车,是新能源汽车努力的方向。但这还是更侧重于产品的前端和界面,因为消费者的使用体验最直观的总结就是这几点。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背后需要的是更纵深、更复杂的系统性的产品思维。燃油车的升级迭代,从来都是被当作一个孤立的产品去思考的,思考的纵深度最多触及品牌管理和营销的维度。

造车新势力,除了要考虑车辆的落地,还要考数据的收集和使用,软件系统的升级和迭代,而实现这些,需要的产品思考能力的纵深程度,是传统车企基本不具备的。比如,在特斯拉的野心里,最重要的一环,是星链的建设和落地,它要把自己的车连接成一个巨大的网络。这种场景,就好比,传统车企只是创造了一台台孤立的初级的微型计算机,但特斯拉要把它们塑造成新的“互联网”,把人类的驾驶带向“信息高速公路”——在这个意义和纬度上,理解诺基亚的衰落,其实也就容易了。

拜腾的倒下,根本不值得惋惜和同情。造车新势力,应该因此而变得更加有信心。资质、生产线、技术、资金这些要素,表面上看,拜腾都具备,就差量产了,但其实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光鲜的壳而已。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产业协调部主任邱凯表示,这就好比喜欢一个爱豆,但是没有好的作品支撑,到最后只能是泯然于众人。

在深潜atom看来,拜腾在一场挥金如土的浪费后浑然倒塌,是不是因为迈不过传统车企向造车新势力转型的坎,才是真正有反思价值的点。其他的,都是想投机而不得的一地鸡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