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横竖之间,“抖快微”之外创作者如何看“微短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横竖之间,“抖快微”之外创作者如何看“微短剧”?

在短视频巨头“抖快微”联手布局竖屏微短剧的情况下,长视频平台又如何以横屏微短剧坚守阵地?

文 | 一点剧读 阿Po

2018年随着工信部提出5G时代的正式开启,影视行业感知危机讯号,头部公司发起“如何与短视频抢时间”的疑问正式迎接时代的挑战。

彼时传统影视行业视为“劲敌”的短视频,仍旧是快手抖音此类竖屏短视频平台诞生后所产生的,可以抢占用户零碎时间的碎片化视频内容,以及由一些段子手、UP主、网红MCN机构自制的UGC内容。

然而面对短视频APP的光速发展所带来的短视频内容大爆炸,传统长视频内容制作者最佳的“迎敌”方式并非是如何用长视频打败短视频,而是如何“加入他们”。

2019年,芒果TV正式开启“大芒计划”,以KOL+IP形式打造短视频内容生态;爱奇艺则推出主打青春、生活、脱口秀与达人四大特色版块的“竖屏控剧场”。2020年,腾讯视频发布了平台内短视频赛道“火锅剧”的奖励机制,优酷则以更加明确的会员+广告分账与流量分账两种模式升级了短剧合作模式。

在经历了超过一年摸索期后,长视频平台“优爱腾芒”增加了中短视频赛道的投入,2021年上半年微短剧同比2020年上半年数量减少123部、有效播放量增加4亿,其中微短剧“大户”平台优酷在数量上缩减123部,芒果TV在有效播放方面同比提升近8倍至1.8亿,微短剧赛道整体在“重质减量”。

长视频平台一方面努力抢占用户碎片化时间开始制作微短剧,一方面为符合自身用户画像坚持横屏展现。在短视频巨头“抖快微”联手布局竖屏微短剧的情况下,长视频平台又如何以横屏微短剧坚守阵地?

为此,一点剧读采访了几家与长视频平台合作的制作公司,其中不乏头部影视剧公司、转型中的传统影视剧公司,并且已拥有在微短剧方面取得不错成绩的项目,从他们的制播过程一探横屏微短剧的市场前景究竟如何。

(以下为受访者口述,由笔者编辑后完成。)

“科技改变生活,行业时刻变动,创作者要积极参与。”

嘉行传媒:《另一半的我和你》 规格:5分钟×32集 平台:优酷

受访人:制片人张琰卓

嘉行传媒尝试制作微短剧的这个想法,最初还是在2018年一场平台举办的较大型行业峰会上,当时因为5G时代到来,平台以公布微短剧合作模式释放了希望大家加入其中的讯号,而我们也提前洞察到5G背景下,长视频、短视频、音频、直播等等视听娱乐方式都加入了互联网市场,年轻人、上班族的节奏越来越快,用户的观剧习惯也会因此发生改变,所以启动了一些微短剧孵化计划。

《另一半的我和你》这个项目就是在我们筹备做微短剧的阶段收到了一个感觉非常适合的剧本,于是我们团队就邀请了程亮导演来做这个项目的监制,爱情轻喜剧《不结婚》的导演王湛来执导,以及和程亮导演合作过《上海女子图鉴》的编剧苏明再次合作。

一开始苏明老师可能还是按照长剧的思路来写,但短剧因为篇幅需要尽量直给内容,爽点需求也要更加密集。后来经过我们多次开会讨论,也参考了一些像《戒指女王》《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短剧,加上我们团队基本都是年轻人,一讨论就很快能理解彼此的想法,

至于这个项目的规格,我们看到优酷对微短剧有初步的大框架,比如单集时长在1到20分钟之间,整体时长不低于60分钟,大于12集。我们最后根据前期市场调研、内容准备和整体复盘,决定了5分钟×32集的规格。

首先我们认为年轻人的时间虽然碎片化,但他们对世界的思考和脑洞也是很多的,我们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不单纯是娱乐,也留下一些思考的空间,所以我们希望这是一部通过戏剧化和夸张化的表达方式,让观众能够性别换位思考的微短剧。而且要是一部各环节都相对高规格的精品剧。

我们公司在制作流程上比较成熟,两位主演刘芮麟和代斯参与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国民爆款剧,王梓薇也是有着代表作品的成熟演员,针对这部剧的网络属性,我们还邀请了抖音的头部红人“毛毛姐”余兆和出演;包括我们请来熊汝霖老师制作了爵士风格配乐,再由我们嘉行新悦的Best男团演唱,整体音乐方面既符合相对摩登的故事背景,也能贴合年轻化的观众喜好。

故事方面每集都会有一个小标题,利用微短剧“直给”和“爽点更密集”的方式浓缩一些主题,搭配丰盛的视听体验,最大限度、最快时间地传递给观众刺激愉悦的观剧体验。这其实也决定了我们选用横屏拍摄,才能不被画幅限制,去利用不同景别下的画面配合故事的主题表达。但嘉行的短剧孵化并不会固定在横屏上,后续的作品我们也会和B站、快手都展开合作,根据项目的不同风格和需求选择横竖屏.。

至于真正的影视市场,文艺、影视的大变化一定是和生活习惯有关,比如网络剧的兴起是基于4G科技的发展,微短剧的兴起是基于大家生活节奏的变化。行业一直在变动,每个不同形式的剧目都是出于这个实时变动的行业里一个重要的参与者,未来短剧还会有怎样的变化,我也很期待。

“我们要对抗的不是竖屏剧,而是碎片化时间。”

魔灯文化:《本宫今天不加班》 规格:15分钟×12集 平台:芒果TV

受访人:制片人赵圆儿、编剧许诺

《本宫今天不加班》作为“大芒计划”的第一批项目,最大的压力源于周期紧迫,从开始剧本创作到项目播出,满打满算只有不到四个月时间。事实上与传统长剧不同是,短剧所承载的体量与表达方式,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较短的制播周期以及较快的更迭速度,稍慢一步则可会被迅速淘汰。

而相较于传统长剧的叙事时长,短剧在单集时长与总集数上呈现了“双短”的局面,却必须完成应有的戏剧任务与起承转合,如何能在这种限制下完善底层逻辑就很重要,可以相应地忽略一些起承接作用的过场戏,交给观众脑补完成。

在剧本创作中,经常会碰到想要表达很多,但篇幅受限必须取舍的情况,所以将必须表达的元素做更集中的定位很重要,故事应该是“极致而非全面地展开”。比如本剧海报Slogan“重来职场打怪,本宫要爽到飞起”一句中,定位了爽感在项目中绝对的首要地位,其次是甜宠爱情,第三才是话题与共鸣的表达。而每场戏都需要明确功能,除了爽、甜或者必要的剧情推进,其他一律可删,不留一场废戏是短剧创作的关键。

至于制作体量,短剧本身也限制了它在内容方面无法承载太多,但是又有足够的空间去玩高频的反转情节,观众会看得很爽,所以体量既是劣势也是优势。

平台对短剧的横屏与单集时长设定肯定是基于原有的用户以及他们的观影模式去考虑,通过横屏的短视频时间内容,同样去抢占用户的碎片化时间,不用像看传统长视频剧集一样拿出整块时间去看,所以才有了所谓的“泡面番”的说法,吃一碗面、吃一顿饭的时间来看短剧,平台的这类短剧基本都是在中午上线,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竖屏剧基于画幅限制可以表达的内容肯定也会受限,横屏的拍摄形式就更加自由,“大芒计划”在内容上也是希望有更多创新,所以只要定制的预算能够支撑,以及满足它的播放形式,平台在题材和内容上基本是不限制的,哪怕你做惊悚题材也行,这种不是平台不想要,而是市面上没什么人做,当然平台也会优先考虑已有用户的观影习惯去制作横屏剧。

其实我认为横屏短剧最终要抗争的也不一定是竖屏剧,而是短视频APP里那些很碎片的小视频,彼此如何抢夺这些碎片时间,不同播放形式的剧之间倒不一定是在这方面有竞争。

“我们现在都是在做市场养成。”

咸鱼映画:《咸鱼先生,Rose小姐之彗星来了》规格:8分钟×32集 平台:优酷

受访人:导演王凯阳、摄影指导郭亚光

最初在2018年和咸鱼映画合作的时候,就是想做一部中国版的《黑镜》,能有社会思考,但可能在话题选择上有限制,所以决定在知乎和热搜上去搜集社会真实事件作为故事雏形。另外《咸鱼先生,Rose小姐》的第一季是一部10分钟×11集的科幻微短剧,已经在2018年12月就播出了,所以延续到第二季《咸鱼先生,Rose小姐 之彗星来了》也想做科幻题材。

筹备期一共六个编剧,每人各自搜集热点话题,最后从五六十个样本话题中筛选了16个拍摄。一开始打算单集一个小故事做15分钟×16集的规格,但去年9月微短剧项目纳入广电总局监管范围,咸鱼映画总部因为在广西,所以项目以广西省重点项目备案,就需要在广电总局的“重点网络影视信息备案系统”里进行申报备案。而广电总局的“微短剧”标准是单集时长10分钟以内,最终我们只能将单集拆分为上下两集,变成8分钟×32集的故事。

十几分钟说一个完整故事,还得必备正常影视剧的起承转合,其实更困难,尤其科幻题材。所以我们每个故事都会快速建立一个世界观,让观众知道这是个什么事件,把观众拉进故事里,还有不停切换主客观镜头让观众好从不同视角代入。这种叙事并不是化繁为简,而是针对有效信息快速推进,利用几根线把事件高潮顶起来。

像这样故事完整、信息量饱和的剧,我们作为专业拍摄队伍,还是偏向于横屏,它的构图从感官上原本就是更舒服的,毕竟人的双眼之间有距离,横屏接收画面的舒适度更高。

从市场需求来说,竖屏剧可能偏向大众娱乐的段子剧,它可以让观众在碎片化的时间里获得愉悦,但在故事信息方面交代不全,很难连贯地长线叙事。同样的,商务植入也会有这个问题,如果是竖屏拍摄,景别卡得很紧,产品置入也会困难。

这部剧的第一季是咸鱼映画自己投资,然后植入自己的商务品牌,因为反响不错,第二季就有电商来参投,我们也会尽量讨论如何植入更合理。咸鱼映画也会推广一些广西本地的文化,像是第一个故事就出现的广西三江县苗寨,所以整体也有难度,但营收压力就小一点。

微短剧的盈利模式相对比较特殊,毕竟在短视频分账这块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爆款,大家为了减少风险,肯定会希望有一些赞助商介入。后期分账就会和平台定级有关,我们之后同IP的另一部横屏微短剧《咸鱼先生》就拿到了平台S级并且会给我们最高的推广规格,所以说用心努力做还是会有好结果的。

《咸鱼先生,Rose小姐之彗星来了》一共拍摄了65天,接近一部长视频剧,其中我们还套拍了一部1到3分钟横屏微短剧《咸鱼先生》和一部2到3分钟的竖屏微短剧《Rose小姐》,前者是9集串联一个完整故事,后者是类似段子剧的单集吐槽故事,也能发展成IP模式。

其实我们现在就是在做市场养成,因为我看到不止我们一家在做,剧播期也有很多其他公司找到我做这种横屏微短剧,明显它是个风口。

“横屏微短剧更适合锻炼我们的导演和编剧团队”

观剧影影视:《九尾狐传之画皮公子》平台:芒果TV

受访人:制片人吉特

一开始是知道爱奇艺播了一部竖屏微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后来大概是去年四月份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也看到优酷推出了不少竖屏微短剧,我们也是那个时候关注到的。正好当时快点阅读也有意向和我们合作这种体量比较小的微短剧,疫情对影视行业影响比较大,所以我们想通过这种小体量的微短剧尝试一些概念性的东西。

“抖快微”需要竖屏剧,以观众的应习惯来看更偏短视频模式,逻辑和情节连贯性上没有很强的要求,但需要每一集的亮点和冲突都做足;优酷和芒果TV就偏向传统长剧模式,只是讲故事方面整体节奏比长剧更紧凑些。

对于不同平台来说,大部分都是横屏和竖屏都需要,刚开始可能竖屏剧的热度会高一点,但是后来我们把时长做长的时候,发现还是横屏更符合人的观影习惯,长视频平台可能也发现培养竖屏观影习惯对自己的并非是件高收益的事,所以他们也开始侧重横屏微短剧。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做传统网剧和网大的,所以是希望通过横屏微短剧的制作来锻炼我们的导演团队和编剧团队。

我们公司基本都是在开发原创项目,并且有自己的节奏,我们认为横屏微短剧3到5分钟是一个可以让观众比较舒适的区间,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做3分钟×20集的体量,另外也会有衡量每个平台收益的因素在里面,比如优酷的收益模式是观看越多收益越高,所以我们也会把单集时长做短、集数做长,但这不是决定因素,主要还是根据自己额习惯来开发。

现在我们拍一部竖屏剧会控制在7天,横屏剧是8天,因为竖屏剧的景别卡得很死,很多场景很好避开,拍起来会更快。如果是古装剧的话,因为服化道需要时间来打磨,就会在这个基础上再多一到两天。

其实很多传统影视公司来拍微短剧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到这个赛道来降维打击的,并不是,我感觉现在做微短剧比较成功的反而是MCN公司,微短剧和传统影视制作完全不是一回事,尤其是在体量和预算上是很难降下去的,真的是一个比较新的赛道。

不过微短剧在审查方面会有一些空间,因为它有平台自审和广电备案两种模式,我们体量小的项目基本以平台自审为主,借此机会我们也可以把以前储备的想法和创意展现出来,而不是仅仅停留在PPT或者剧本阶段,既开发得快,又可以和我们的大剧还有IP做联动开发,所以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热门的蓝海,我们也愿意花很大时间精力和成本去让公司在微短剧和长剧集方面两条腿走路。

总结

此次对话的片方,有制作出豆瓣8.1分作品《另一半的我和你》的头部公司嘉行传媒,也有做出了豆瓣6.9分甜宠短剧《本宫今天不加班》的传统影视公司魔灯文化,咸鱼映画由MCN赛道转入微短剧制作,甘蓝影视由传统网剧、网大赛道尝试新制作形式。

的确在“横竖之间”,对整体制作的精致程度和内容的完整性方面,横屏微短剧仍旧凭借人类长期以来的观剧模式有着绝对优势,但它们面对得不仅是竖屏微短剧,任何碎片化传播的视频都有可能和它们抢占受众市场。

而体量小、投入少的项目虽然很少赔钱,但伴随的问题也是回报有限、盈利模式如何突破。当然在此前,还需片方的诚心制作以及平台方的引导,才能共同将微短剧的市场推向成熟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