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医秦明》,一个IP的魔幻漂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医秦明》,一个IP的魔幻漂流

2018年,有两部《法医秦明》剧版播出,但均没能为IP加分,反而造成了第一季剧粉的流失。

文 | 娱乐硬糖 顾韩

编辑 | 李春晖

同一IP,不同班底,但凡有一部广受认可的“珠玉”,之后的新版本多半会变成反向安利的“鱼眼珠子”。

IP改编版本的混乱繁杂,不仅是《盗墓笔记》系列、《鬼吹灯》系列,如今看来,《法医秦明》系列也一样。最新版《无声的证词》一经上线,不少人就自发怀念起了2016年的第一版《法医秦明》,也就是张若昀版。当然,更多人压根不知道有这样一部作品上线,即便他们也曾听说过、甚至追看过《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是网红法医秦明基于自身专业知识与一线经历创作的系列小说,最初在微博与新浪博客上连载,后转战天涯,最后出版成为畅销书,目前为止已有两卷八部。

这一IP可以说是既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赶上了国内第一波悬疑网剧热潮,售出版权开花结果,已播加未播的相关影视作品已多达12部。不幸的是该IP同样遇到了分拆售卖的情况,六部剧集涉及到六套人马、五家平台,离谱程度更甚于《盗墓笔记》与《鬼吹灯》。

若不细查资料,硬糖君都不知有这么多“法医秦明”。而在六剧六影的加持下,《法医秦明》这个曾经冉冉升起的新锐IP却被消耗地日渐形销骨立。或许唯一的好处只剩:IP没有盗笔响亮,因此倒没人追骂,人们对它的记忆就停留在了2016年。

好牌的诞生

由于强情节、快节奏等特质,犯罪悬疑一向是各国影视创作中长盛不衰的类型。早在十余年前,TVB的刑侦剧就曾在内地红火一时,内地也有《重案六组》等经典系列。然而,随着家庭伦理剧、爱情剧的兴起,加上播出上的限制,悬疑探案剧沉寂了近十年,直到视频网站崛起,试水内容自制。

早期网络环境较为宽松,视频网站主打内容差异化,赚得就是电视台播不了的题材红利,便将目光投向一系列本土网络作家的悬疑作品。秦明与周浩晖、雷米在网友调侃中曾有过一个“猎凶者联盟”的花名,后两者的代表作,《死亡通知单》系列(剧版改名《暗黑者》)与《心理罪》系列,分别于2014年与2015年早一步迎来影视改编,成为国产网剧早期的关键作品。

《暗黑者》走美剧风,单元模式、组队破案,是腾讯视频早期的当家系列。《心理罪》则尝试了电影手法,质感横向碾压,可以说是爱奇艺后来一系列悬疑短剧的雏形。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当时许多悬疑网剧在创作或宣发上,或多或少都利用了网台差异,贩卖猎奇案件与大尺度场面,专业性则参差不齐。以至于悬疑题材既爆款频出,又成为下架整改的重灾区。

这也是为什么《法医秦明》在2016年来得正是时候,火得理所当然。一方面,法医题材在悬疑剧中自成一派,且很有往职业剧操作的空间。另一方面,作者本人在现实中是资深法医兼警界网红,小说的专业性、真实性,改编剧的“正当性”都更有保障。

纵然该剧也有“油炸人手”等噱头,但总体来说,第一部《法医秦明》从案件选择以及警局群像的呈现上,比许多同类作品多了一层现实关照。剧集播出之后,获得了一批蓝V、官媒的关注支持。此外,选角恰当加上演员的优秀演绎,该剧成功做到了不谈情说爱也有萌点与人情味儿,打造出一组观众喜闻乐见的“铁三角”。

多年过去,可能许多观众已经记不起案件的具体内容,但多半会记得张若昀的小公举式叉腰,三人互怼互暖、吃吃喝喝等细节。

其实如今看来,《法医秦明》鲜明的人物以及人物关系的深入人心,正是做季播的天然优势。可惜后来做了季播,优势却并未保持住。

如何被打烂

在真人剧版令《法医秦明》知名度与IP价值猛增的2016年,该系列小说仅有五部面世。其中,第一、第二部《尸语者》《无声的证词》被乐视买走,第三部、第四部《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则由中南博集天卷旗下影业联合搜狐视频开发,第五部《幸存者》在当时还没有归属。

2016年,改编自《第十一根手指》的张若昀版率先拍摄完成,与观众见面。同年9月,乐视版(也就是罗云熙版)网剧开机,通稿中也透露同名电影进入积极筹备阶段,要对IP进行“网影联动”的生态化运营。

但此后,乐视的剧版始终不见踪影,影版则于2019年姗姗来迟,也就是严宽主演的《秦明·生死语者》。更令人沮丧的是,乐视也早已不是当年的乐视,影版也就没能获得一个完成了“小说——剧集——电影”三级跳的IP应有的生态化反排面。

2018年,有两部《法医秦明》剧版播出,但均没能为IP加分,反而造成了第一季剧粉的流失,各界对于《法医秦明》的影视化期待值降低。而最新的《无声的证词》与《读心者》,根据资料显示,并非改编自系列新作,而是小说前两部版权到期后的重启版。

版权分拆的问题已经被讨论过许多次,容易造成IP内部拉踩、观众体感混乱,宣传上的掣肘以及品牌的不必要消耗。不过,相比另外两大知名受害者——《鬼吹灯》与《盗墓笔记》,分拆对《法医秦明》系列的“破坏性”似乎还要更大一些。

这是因为,前两者在小说阶段已经(独立或者在同人帮助下)做到情节丰富、人物鲜明、主角和故事都深入人心,即便演员变来变去,但总归有一个稳定的纸片人作为参照。《法医秦明》系列却是边写边摸索成型,案件与专业知识是够的,人物塑造与情节设计,则能看出明显的水平增长。

这也就导致,对于影视化来说,小说提供了充足的素材,但其他方面——选角、人设、故事、调性的弹性就比较大了。谁都知道现实中的秦明是个温和专业又能讲段子的中年胖子,但迄今为止没有哪部真人版这样去设定,哪怕是秦明本人担任总编剧或总策划的几版。

不同的主创与主演创造出了一个个不同的秦明,前后却不大能整合成一个人,而观众心中,本也没有秦明这么个人。张若昀版的主创赋予了秦明傲娇、洁癖等时髦属性,张若昀本身一装X就自带喜感,大部分观众还是可以接受的。可轮到其直系续集《清道夫》的主演刘冬沁,他94年生人,气场不足一脸呆滞,就没能接住这一棒。

2021年的张雨剑重拾装X路线,趴在犯罪现场像低配卷福。但这位的观众缘又没有张若昀好,特别是联想到戏外种种,观众更是心生抵触。

另外,播放平台的更换,也会对剧集调性造成影响。搜狐视频做悬疑剧一贯主打美剧风,腾讯视频则剧集储备广泛,受众偏全年龄化,《幸存者》主打的是原作者参与和专业性。芒果TV则是知名的青春化平台,由其出品的《无声的证词》一上来就安排男女主同居,踩了职业剧谈恋爱的大忌。许多笑点有不如无。

还能翻盘否

当然,除了作品本身的问题,我们还要看到市场风向的变动。

一方面,法医题材不再像当初那么新鲜。2016年之后,腾讯视频曾推出一部真实人物改编的大女主法医剧《骨语》,石原里美主演的日剧《非自然死亡》也曾在国内红火一时,近期则有古代背景的《御赐小仵作》。法医剧的题材红利较当年有所消退。

另一方面,第一波悬疑网剧热在2017年的《白夜追凶》达到顶峰,之后迟迟无法突破,产量高但爆款少。直到2020年,爱奇艺的迷雾剧场带火短剧模式与紫金陈系列,也带动悬疑剧转向拼制作、拼表演、拼话题性与讨论深度的社会派推理。主打神探与快节奏单元式破案的旧有模式没有以往那么吃香,顶多在年代或其他元素的加持下成为圈层爆款,如2020年的《民国奇探》。

事实上,秦明一方对于前几部的混乱状况并非没有察觉,在今年5月份的一次访问中,他提到系列第二卷“众生卷”将统一打包进行影视化包装,不再像第一卷那样版权花落多家,未来与影视制作方签约的合同里也要加入更多要求。

在“猎凶者联盟”的老几位中,秦明作为网红大V的优势其实是比较直观的。只要“法医秦明”的个人IP稳稳立住,《法医秦明》的小说IP就很难倒。即便上文列出了一系列低口碑改编剧,秦明的微博评论区也没有炸锅(对比一下当初的天蚕土豆老师),有人惋惜有人控诉,也有人帮着解释。

当然,《法医秦明》系列也需要新的口碑之作来重整局面。在硬糖君看来,翻盘的希望不在于青春化或流量偶像,而在于回归系列的核心卖点,即法医专业与一线警察的朴实日常,甚至于,试着请中年实力派来呈现一个更贴近现实中秦明的秦明。不一定非要年轻帅气,“张大民”的《神探狄仁杰》,不也是很多年轻人无法割舍的爱吗?

最后再来聊聊“猎凶者联盟”的其他两位,雷米与周浩晖。雷米的改编运还是不错的,《心理罪》剧版两季保持了同一对主演,评分均在6分以上,两部电影累计票房超过5亿。2021年,由其短篇小说《智齿》改编的同名电影在柏林电影节上展映,获得较高评价。

有趣的是,雷米在写作上也在调整方向,曾经的《心理罪》系列非常男性向,女性角色相对刻板。其最新一部小说《人鱼》则是一部“关注女性成长治愈,残酷又温情之作”,问世不久就出现在了腾讯视频的最新片单中。

与警察专业、身有编制的秦明和雷米不同,清华学霸周浩晖是三人中参与影视圈最深的一位。2014、2015年左右,周浩晖曾与万合天宜合作成立“扬州万合浩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万合天宜传统的喜剧、短剧之外开辟出一条惊悚悬疑网大的产品线。

这一过程中,周浩晖也逐渐从策划、编剧,进一步尝试导演影片。其导演作品最高分为2018年的《天方异谈》(7.3分),系列第二部于2020年推出。不过在此之后,周浩晖在影视方面没有更多新作。观其微博,最近正在做剧本杀……某种程度上也是很典型的发展路径了,感觉可以多和南派三叔交流心得。就是硬糖君还想多问一句,当初说过的《猎凶者联盟》电影,还搞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