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当玩家看到《金庸群侠传》民间重制版时,为什么会如此激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当玩家看到《金庸群侠传》民间重制版时,为什么会如此激动?

如果是放在今天,《金庸群侠传》极有可能不会问世。

文|手游矩阵

2021年3月6日,B站上出现了一个《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的演示视频,引起了不少老玩家的关注。

从视频账号的个人简介可以看到,这算是一款为爱发电的同人游戏,是开发者在业余时间制作的,打出的口号也是“不盈利不收费”。虽然25万的视频点击量,在当今B站首页视频动则百万的流量时代并不算非常火,但我们也能从弹幕和评论留言中感受到,那些喜欢这款游戏的玩家们对其抱有巨大的期待和热情。

作为一款1996年推出的老游戏,《金庸群侠传》之所以现在还能不少人念念不忘,并且对《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充满期待,甚至产生捐款资助和参与制作的冲动,就在于原作里程碑式的游戏性。

可以说这款在25年前都略显画质粗糙的游戏,却代表了中国武侠文化与国产游戏相结合的巅峰,直到现在的2021年一提起国产开放世界、沙盒游戏、高自由度等关键词,都永远绕不开《金庸群侠传》。对于开发者和玩家而言,或许正是这种“出道即巅峰”式的启蒙与遗憾,才催生出了《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

25年前的全明星大乱斗

如果是放在今天,《金庸群侠传》极有可能不会问世。

一方面是上世纪90年代的金庸IP游戏改编权并不算贵,这让智冠科技有机会一口气将它们全部拿下(非独占)。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那时候的玩家容忍性更高,智冠得以在陆续推出《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鹿鼎记:皇城争霸》等半成品后,逐渐积累起技术人才,最终打造出《金庸群侠传》这样的划时代大作。

在《金庸群侠传》之前,智冠旗下的金庸IP改编游戏只能用蹭热度、赶档期、赚快钱来概括。比如1990年许冠杰主演的《笑傲江湖》电影版大获成功,智冠在1993年推出的单机游戏版《笑傲江湖》直接借用了电影中的人设剧情和武功名称。后来还有周星驰主演的《鹿鼎记》,智冠同样如法炮制。

许冠杰版《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形象

《金庸群侠传》的封面上,智冠也借用了许冠杰的经典形象

让玩家诟病的是,这些快餐式的金庸IP改编游戏不仅游戏性一般,剧情流程还玩起了“未完待续”这种骚操作。更过分的是,这些游戏除了2000年推出的《鹿鼎记2》迎来完结(中间隔了6年),其它几款游戏直接不了了之。

要是按照现在的市场环境和玩家眼光来看,智冠这种为了蹭影视作品热度而赶工制作半成品的行为,绝对算得上是商业欺诈。但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智冠慢慢积累起了游戏开发技术与人才,飞速成长的徐昌隆在《倚天屠龙记》之后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集合金庸“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4本武侠小说IP,打造出一个全明星阵容,用开放世界的自由玩法给玩家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游戏制作人徐昌隆,代表作《金庸群侠传》、《武林群侠传》、《三国群侠传》、《侠客风云传前传》、《河洛群侠传》、《侠之道》

《仙剑奇侠传》和《金庸群侠传》并称为上世纪90年代国产游戏的两大巅峰,并不是因为当时“矮子里拔高个”的凑数之举。前者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同期国际水准的神作,更为仙侠文化在21世纪的游戏、动漫、影视等不同领域奠定了基础;后者首次通过武侠题材呈现出“开放世界”的宏大与乐趣,加上对多部金庸作品的巧妙改编融合,让无数玩家意识到“这就是我想要的江湖”。

郭靖、乔峰、张三丰……一个人挑战十大武林高手的巅峰之战,让每个有武侠梦的玩家都直呼过瘾

像《金庸群侠传》这样的优秀作品,对于那个时代的玩家而言,体验不亚于漫威粉丝第一次观看《复仇者联盟》电影。也正是基于此,续作《武林群侠传》和网游版《金庸群侠传Online》也取得了更进一步的成功。

成也智冠,败也智冠

智冠作为中国台湾的游戏龙头企业,其沉浮也映射了中国台湾IT行业的历史进程——90年借助美日的技术支持获得暂时的领先和成功。随着大陆经济的全方位崛起,以智冠、大宇为代表的台湾企业受限于市场体量,从人才技术到营收规模都开始被拉开差距。所以智冠除了靠代理产品获得盈利外,近十几年来一直无法拿出新的自研游戏角逐市场,自然无法继续开发版权费越来越贵的金庸IP。

除了改编成本水涨船高之后,《金庸群侠传》成为绝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智冠与开发团队的利益纠纷。本来在2014年重组的河洛工作室,在一年时间内推出了《武林群侠传》的重制版《侠客风云传》获得了销量和口碑双丰收,让玩家看到了复兴希望。但智冠在2017年一纸状书起诉河洛侵权,将多年的情分和今后的合作可能全部断绝。

关于智冠对河洛的起诉行为,玩家圈内称为之“背刺”,智冠口碑从此一落千丈

游戏制作人徐昌隆和他的河洛工作室,以前曾是智冠旗下的开发小组,在00年代初网游兴起、智冠放弃单机自研后分道扬镳。后来在河洛工作室重组的初期,智冠与河洛还有过一段蜜月期,《侠客风云传》在中国台湾市场的发行就是由智冠负责,让玩家期待不已的新项目《金庸群侠传2》的相关合作也谈得有鼻子有眼。

发售初期优化不足、卡顿严重的《河洛群侠传》被不少玩家批评

但双方不知为何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金庸群侠传2》为了规避版权改名为《河洛群侠传》,内容上也进行了一定更改,同时受到影响的另一款游戏《侠隐阁》也改名为《侠之道》。在这场官司中,河洛被判赔偿智冠2400万新台币(约522万人民币),《河洛群侠传》的开发进度也受到巨大影响,进而于2018年发售时因完成度极低遭受到大范围的差评。

智冠与河洛的决裂,让玩家几乎不可能再体验到正统的《金庸群侠传》系列续作。而在中国大陆市场,金庸小说IP改编权被完美世界和搜狐畅游两大公司分别占有,授权转让的成本与产品上市后的风险,使得鲜有其它开发团队愿意去尝试。

《金庸群侠传》,这个曾经代表了中国两岸三地乃至整个华语圈的经典游戏系列,从此成为绝唱。

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同人作品

既然官方续作有生之年大概率是没有了,那就只能指望同人作品了——实际上这也是近20年来,《金庸群侠传》玩家一直聊以自慰的办法。

由于河洛工作室在00年代初就解散过一回,喜爱群侠传的民间高手们,为了满足自己和广大同好,多年来像传火一般投身于《金庸群侠传》的同人事业中。这里面最具代表性的,有Flash游戏《金庸群侠传2/3》、MOD改编的《苍龙逐日》、unity引擎制作的《金庸群侠传X》等等。

半瓶神仙醋制作的《金庸群侠传3》

值得一提的是,同人游戏的推陈出新,不单单是给广大金庸玩家带来精神食粮,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产游戏行业的历史进程。比如《金庸无双》的制作者吴亚古,也一度加入河洛工作室,担当《侠客风云传》的主策划;《金庸群侠传X》的开发团队汉家松鼠,后来推出了《汉家江湖》、《部落与弯刀》等独立游戏精品。

然而同人游戏的制作永远是踩在版权钢丝线上的极限操作,《金庸群侠传X》手机版于2015年因多家版权方的维权声明而下架,《金庸群侠传2》制作者开发的新游戏也在2021年4月收到版权方明河社的警告。

《金庸群侠传X》手机版

虽然同人游戏绝大部分都是非盈利性质的独立作品,但不排除个别作品存在粉丝捐赠、借名炒作、变向售卖等行为,于是就给了版权方起诉的由头。另外更特殊的是,由于《金庸群侠传》是一款1996年的老游戏,在原作的既有基础上直接修改、制作MOD是最省力的办法,因此不少经典优秀的MOD也会成为其它MOD的改编基础。而一些经过多层套娃的MOD,一旦涉及到钱,自然会牵扯出剪不断、理还乱的多方纠纷。

实际上同人游戏产生金钱往来,除了个别作品的制作者想因此获利外,也有美术、音乐等环节需要外包的非盈利因素,又或是同人作品的网站域名需要租金,由此发起的资金募集。但即便是毫无利益的行为,也有可能留下口实和漏洞,进而在一定范围内火了之后被版权方盯上。

换而言之,用爱发电的同人游戏也不一定就是铁杆玩家的安稳港湾,因为优秀的作品和人力成本是成正比的,就算不牵扯到敏感的利益问题,制作者也可能会迫于生计或时间精力有限而随时放弃。

结语:《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能给玩家带来什么不同?

正是因为前面提到的官方作品成为绝唱、同人游戏不稳定,《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的出现让老玩家看到了一丝新的方向。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这款重制版同样存在募集赞助金的行为,不过其收入和支出完全公开,列出了每一笔费用花销在什么地方,尽量杜绝了版权方以“非法盈利”来起诉其侵权。

其次是在Unity引擎的基础上,《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进行了完全开源,作品内容本身是原作的复刻重制,也留下了更多同人制作者参与进来打造不同MOD的无限可能性。

尤其是后者,对于广大金庸玩家而言,提供了一个门槛更低的参与制作的途径,也为受限于原版DOS系统的制作者带来了新的工具。

所以《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公布后,玩家们对这款同人游戏报以相当高的期待,甚至畅想未来能够出现不同玩法类型的MOD。由于尚未联系到重制版作者的缘故,关于推出《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的初衷、各版权方的反映、其它同人制作者的态度等信息,我们尚未获得更多具体细节。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后续会进一步关注了解《金庸群侠传3D重制版》,对这款同人游戏进行更为详尽客观的报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