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华尔街上演“抢人大战”,年薪六十万也不愿再做“金融民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尔街上演“抢人大战”,年薪六十万也不愿再做“金融民工”

华尔街主流投资银行纷纷涨薪,初级员工工资最高已经达到了年薪11万美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作为金融人才最向往的华尔街,永远不缺少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即使是六位数的年薪,也不足以吸引毕业生进入华尔街这个艰苦的世界。

自本月初以来,华尔街十多家主流投资银行已经陆续提高初级分析师的薪资待遇。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纷纷将初级员工的年薪从8.5万美元提升至10万美元(约合64.8万人民币),高盛甚至涨到了11万美元/年(约合71万人民币/年)。据悉,初级分析师通常由应届毕业生担任,他们的薪资是华尔街最低工资标准。

尽管如此,华尔街的饭碗对于毕业生来说也已“不香”。据相关调查显示,去年,美国排名前五的商学院平均将7%的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生送进投资银行,低于2016年的9%。其中,哈佛商学院仅有3%的毕业生在投行工作。金融人才正选择脱去精致的西装,换上了西海岸的格子衬衫,谋求更满意的工作。

华尔街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和其他行业相比,金融领域的高薪一直有目共睹。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十多家华尔街投行自本月以来纷纷提高了初级员工的薪资标准。

摩根大通将初级员工的年薪从今年六月底的8.5万美元提高至10万美元,加薪幅度的拓展范围包括初级分析师、初级销售、交易员等。

据外媒报道,摩根大通的具体加薪标准为:第一年销售、交易和研究分析师的年薪水平将从8.5万美元提升至10万美元;第二年分析师薪酬将从9万美元升至10.5万美元,第三年员工的薪酬将增加1.5万美元至11万美元。有知情人士表示,以上调整将于明年2月生效。

摩根士丹利、花旗集团和巴克莱也都将入职一年的新人分析师年薪上调约1.5万美元,升至10万美元。美国银行和富国银行今年早些时候都将这类新人的年薪提高了1万美元,从年薪9.5万美元上升至11万美元。

高盛是最后实施加薪行动的大型投资银行。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高盛将给入职一年的分析师上调年薪,从8.5万美元涨至11万美元,入职两年的分析师年薪将从9.5万美元涨至12.5万美元,入职一年的助理年薪从12.5万美元涨至15万美元。

以此估算,高盛对上述员工的年薪涨幅分别为超过29%、31%和20%。知情人士表示,高盛的初级银行家本月晚些时候会了解他们奖金的情况。也就是说,根据个人晋升的情况,他们可能拿到占薪资多少百分比的奖金。

在薪酬和福利方面,投资银行通常会步调一致,希望能吸引足够的有才华的员工。高盛此次加薪不仅达到了竞争对手的薪酬,而且还超过了它们。有猎头称,此举最终可能会迫使竞争对手与该银行为初级分析员提供 年薪11万美元的薪水。

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此次大规模对初级员工的加薪源自于今年3月高盛内部被爆出初级分析师遭受极高的工作强度。

界面职场此前报道,高盛13名入职不超过一年的新人分析师撰写了一份初级分析师工作强度的调查报告。调查发现,入职高盛的新人分析师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超过95小时,从凌晨三点开始每天睡眠时间仅五小时,身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这样的工作状态在六个月之内不到改变,大部分初级分析师表示自己会选择离开高盛。

“金融民工”用命工作

西装革履,年薪百万,这是大众对投行精英最直观的感受。但他们高昂薪资背后,是枯燥而又高强度的工作。

今年以来,并购咨询业务一直炙手可热,全球交易量在创纪录的上半年飙升至超过两万亿美元。尽管能够获得丰厚的奖金,但在业务激增的最繁忙时间里,这些华尔街银行员工们每周至少要工作105个小时以上,相当于每天工作15个小时,全周无休。

在高盛的内部调查报告中,更有初级分析师表示自己最多的时候每周要工作110到120个小时,“这远远超出了‘勤奋’的标准,而是‘非人’的待遇。”

《纽约时报》近日采访了多名在投行工作的年轻人,有部分应届生确实计划继续从事金融行业,但是更多是担任分析量化职位而不是投行业务;另一部分年轻人则表示,依然重视投行的经验来丰富简历,但是不会长期从事这项工作。

报道指出,随着年轻的专业人士越来越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尤其在新冠疫情之后,员工更加青睐于远程工作——硅谷的科技公司正在普遍采用混合工作模式,但是华尔街仍然坚持员工回到办公室。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 (Jamie Dimon) 和高盛同行大卫·所罗门 (David Solomon) 等领导人表示担心,长时间的远程工作可能会损害贸易业务等领域,并可能削弱企业文化。

“尽管在家办公有更大的灵活性,但不能替代在办公室工作。”戴蒙曾表示,有客户告诉他,摩根大通输给竞争对手的部分原因是“其他投行的员工都返工了,而摩根大通的员工不在。这是一个教训”。

此外,投行工作听上去“高大上”,但初级分析师实际上的工作十分枯燥。这些刚毕业不久的分析师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Excel、PPT打交道,整理更新大量数据,建立金融模型,制作展示文档等等。

他们晋升的途径固定而又艰辛。据摩根大通资产财富管理业务CEO玛丽埃尔多斯(Mary Erdoes)的说法,跻身精英阶层的“黄金入场券”就是工作一万个小时,即坚持“996”的工作模式三年以上。

并且,所谓的精英阶层也不过是更高一级的助理职位(Associate),仍然需要大量枯燥的数据分析的PPT展示,每周工作的时长也不会比初级分析师少。按照高盛最新涨薪标准,助理的年薪在15万美元左右。

“我很难顺利地入睡,因为我的焦虑指数已经达到顶峰。”一名高盛受访者说。另有调查对象表示,继续保持这样高强度状态的工作会让他感到比失业更加恐惧。

华尔街显然听到了初级员工们的抱怨。除了普遍的提高薪水,高盛执行“周六规则”,要求员工每周五晚9点至周日早9点期间,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出现在办公室。摩根大通推出新技术来自动化分析师某些工作,并新聘请了200多名初级银行家。杰弗瑞则在员工福利上下功夫,提供了Peloton自行车、Apple Watch等其他福利,以感谢其1100多名分析师和同事在疫情期间努力工作。

金融人才穿上格子衬衫

很难具体追踪到进入投行工作的应届生数量是否发生了显著变化,但美国商学院一组数据显示,毕业生们对投行业务的兴趣普遍下降。

去年,美国排名前五的商学院平均将 7% 的工商管理硕士毕业送进投资银行,低于2016年的9%。其中,沃顿商学院毕业的银行家占总数的12%,而十年前这一比例超过五分之一;哈佛商学院仅有3%的毕业生在投行工作。

当金融精英们放弃去华尔街的机会,他们在西海岸的硅谷找到了更心仪的选择。

相关数据显示,在2008年有20%的商学院毕业生选择在金融业工作,12%的人在科技领域工作。但十年后,只有13%的商学院毕业生选择金融领域,更多的人(17%)投入了硅谷的怀抱。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今许多大学商学院毕业生、银行家都渴望加入到一种鼓励创新和自主创新的企业文化中,相比之下,华尔街公司结构更加僵化,官僚体制分明。随着更年轻、更有创新精神的领导人开始掌控硅谷企业,这一转变趋势正愈演愈烈。

“人们更愿意基于自己的真正需求做出选择。因为如今的市场环境变化非常快,所以即便未来企业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人们也最好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职业发展办公室总监希斯-伯恩(Heather Byrne)说道。

另外,初创公司也欢迎金融精英的加入。尽管他们在初创公司同样需要高强度工作,但工作时间往往更加弹性,与此同时还可以获得公司股权,甚至可能走上实现财富自由的捷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