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想发文呼吁统一“自动驾驶”中文定义,用户不应该被车企过度营销所误导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想发文呼吁统一“自动驾驶”中文定义,用户不应该被车企过度营销所误导

按照美国SEA定义显示,L3可以认定为自动驾驶,不过以目前国内众多车企的技术来看,尚不满足该条定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侯卓铠

8月12日,上善若水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林文钦(昵称“萌剑客”)在驾驶自己的蔚来ES8车辆行驶在高速上时,林文钦启用了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终年31岁。很快,此事引发了网友的关注与热议。

就在8月16日晚间,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在朋友圈发文,其呼吁国内媒体和行业统一现阶段国内自动驾驶中文名词,能够给用户一个更为准确的营销方式。

根据截图显示,李想发文称呼吁统一国内现有自动驾驶中文名词,对于L2 、L3一类的用语,用户容易混淆且听不懂,建议统一名称为L2=辅助驾驶;L3=自动辅助驾驶;L4=自动驾驶;L5=无人驾驶,一个多余的中文字也不要有。

他还建议,要避免夸张的宣传造成用户使用的误解,“在推广上克制,在技术上投入,对用户、行业、企业都长期有利。”

很快,被坊间称之为“红衣大炮”的360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也在其个人社交账号上转发李想朋友圈图片,并称“非常赞同,人工智能不是营销话术,没有那么神奇,自动驾驶无人驾驶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多坑要填,不能为了营销误导用户。”

“李想的建议我大部分赞同,L2到L5都是行业黑话,自娱自乐,应该变成普通用户可以望文生义的简单概念,但是L3=自动辅助驾驶容易混淆误解,还是L3=高级辅助驾驶比较好,你觉得叫什么更好?”

随后,李想还再次发文称,“最大化的控制期望值,避免“自动”和“辅助”出现在同一个状态下。‘辅助驾驶’就是人的责任,出现‘自动’两个字就是车的责任,这么关乎于安全的问题,最严格的是统一行业标准,简单清晰,不打擦边球。”

从目前来看,国内众多车企都在营销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有些甚者将其宣传为最大的卖点。不过,在用户真正体验之后,当前几乎所有量产车型均为达到由美国SAE制定的L3级自动驾驶。

根据资料显示,2018年6月,由SAE International 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以下简称SAE)制定的最新修订版SAE J3016(TM)《标准道路机动车驾驶自动化系统分类与定义》标准发布。

SAE是当今汽车以及航空行业的顶级标准制定组织。按照SAE的分级,SAE制定了J3016自动驾驶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技术分为L0-L5共六个等级。L0代表传统人类驾驶,而L1-L5则随自动驾驶的技术配置进行了分级。

此后,新版SAEJ3016(TM)对机动车驾驶自动化系统分类与定义进行了重新修订,并对部分或全部动态驾驶任务(DDT)的机动车驾驶自动化系统进行多次描述,为汽车行业提供一个分类标准,其中包含六个级别的驾驶自动化的详细定义,从无驱动自动化(0级)到全驱动自动化(5级) 及其在道路上的操作。

Level 0:无自动化。简单来说,该级别无提供任何自动驾驶功能,但可提供定速巡航,该功能并不会因应路况主动调整加减速,必须透过手动自行调整,完全人为驾驶。

Level 1:此时车辆仍由驾驶员负责操作,而系统会依据路况资讯,在特定状况下介入操作。例如,防锁死刹车系统(ABS)与动态稳定系统(ESC),两者都是在驾驶员操作不慎时辅助介入,确保行车更加安全。

Level 2:部分自动化L2自驾功能目前是市面的主流技术,其定义说明与L1相同。不同的是,LV2可提供的安全辅助更加多元。如,自动紧急刹停(AEB)、主动式巡航控制(ACC)、车道偏移辅助(LKA)等主动安全系统,尽可能提早因应路况,降低发生事故概率。

Level  3:有条件自动化L3自驾功能类似特定驾驶模式。在满足特定条件下,可以暂时取代人工操控,但驾驶员仍然必须注意行车状态,随时做好接手准备。

Level 4:高度自动化自驾功能若达到L4自驾功能,车辆将完全交由系统自动操控,驾驶员只需输入信息便可到达目的地。值得注意的是,就定义而言,系统仍有可能因为受限环境条件无法执行,因此车辆仍保有方向盘、油门与刹车等手动驾驶装置,便于切换至驾驶员操作。

Level 5:即完全具有自动化功能的汽车。谷歌和百度正在打造这一种出行形态,座舱内完全取消人为操作装置,车内不存在相应的人为控制硬件。

简单来讲,L1至L3级监测路况并做出反应的任务都由驾驶员和系统共同完成,并需要驾驶员接管动态驾驶任务。L4和L5级可以让驾驶员完全转变为乘客的角色。

而国内在去年3月9日,工信部就公布了《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推荐性国家报批公示,并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在实际内容方面,中国《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在制定过程中,参考了SAE J3016的0-5 级的分级框架,并结合中国当前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基本与美国SAE相同。

的确,随着汽车“新四化”开始赋予汽车更多的自动化功能,不少车企也开始用“文字游戏”、“知识盲区”来向消费者营销。一旦消费者听信相关营销话术便会增加购买意愿,造成误导。未来车企需要更加明晰自动驾驶和辅助驾驶的中文定义,不能让消费者成为过渡营销下的“牺牲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