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6岁清华系芯片大佬,拿下英国最大晶圆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6岁清华系芯片大佬,拿下英国最大晶圆厂

几经波折后,这笔海外并购终于尘埃落定了。

文|投资界PEdaily 张继文

又一笔重磅的海外并购诞生。

昨天(8月16日),全球最大的手机原始设计制造(ODM)龙头闻泰科技发布公告,闻泰科技购买英国晶圆厂NWF交易过户手续已完成。此次收购完成后,公司间接持有英国最大芯片工厂NWF 100%权益。业界认为,此举对闻泰科技进军汽车芯片领域将发挥重要作用。

闻泰科技背后,站着一位75后霸道总裁。出生于广东梅州的张学政,在2006年嗅到了手机行业的巨大机遇,便成立了专攻手机主板的闻泰科技。智能手机时代到来,他再次抓住机会,与华为、魅族、小米等合作,一路披荆斩棘,成为最大的手机ODM公司。

外界可能不知道,张学政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除了张学政,元禾璞华管理合伙人陈大同、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荣、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晖等人依旧在默默在芯片领域耕耘。此外,还有很多清华人在半导体的原野奋力狂奔。清华学子撑起中国半导体半边天,此话绝非夸张。

历时一个月,终于拿下英国最大晶圆厂

几经波折后,这笔海外并购终于尘埃落定了。

8月16日,闻泰科技发布公告称,英国当地时间8月12日,公司全资子公司安世半导体收到英国公司注册处 (Companies House)的股东权益确认通知书,确认了安世半导体持有 NWF 母公司 NEPTUNE 6 LIMITED 全部股东权益。截至本公告日,本次交易过户手续已全部完成,公司间接持有NWF 100%权益。

早在今年7月初,闻泰科技宣布收购 NWF后,便在市场上激起了不小的涟漪。有报道称,英国首相 Boris Johnson 就下令让国家安全顾问 Stephen Lovegrove 审查该笔交易。更有外媒指出,英国政府或许正在寻求停止交易或采用分割股权的方案。

7月末,据 CNBC 报道,一个英国财团曾向英国政府提交议案,列举了不少安世半导体收购后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希望英国政府立即停止安世半导体收购 NWF 的进程。弗雷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的分析师格伦·奥唐奈(Glenn O’donnell)甚至认为,NWF 的收购价63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6亿元)比类似晶圆厂的售价低得多,便宜得离谱。

没想到,一个月后,这起海外收购风波终于平息。作为主角之一的闻泰科技,创立于2006年,是中国最大的手机ODM厂商,主营业务包括半导体IDM、光学模组、通讯产品集成三大业务板块。其中,闻泰科技旗下的安世半导体是全球知名的半导体IDM公司,是原飞利浦半导体标准产品事业部,有60多年半导体研发和制造经验。

闻泰科技顶住重重压力也要拿下NWF的背后原因是什么?据悉,NWF创立于1982年,位于南威尔士的纽波特,是英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主要生产用于汽车行业电源应用的半导体芯片。目前,NWF每月产能达到3.2万片-4.4万片8吋晶圆。

更重要的是,此次收购NWF与安世半导体的产业布局和向汽车半导体领域扩张有关。

闻泰科技表示,该笔收购将会有效提升安世半导体在车规级IGBT、MOSFET、Analog和化合物半导体等产品领域的IDM能力,从而扩大市场份额。

在全球芯片短缺之际,闻泰科技此举有助于提升汽车芯片产能。2020年,安世半导体45%的收入来自于汽车领域,与全球各大汽车厂商保持长期合作。从今年年初,安世半导体积极扩充产能:今年年初,该公司在上海临港建造12 英寸车规级功率半导体晶圆厂;6月17日,安世又宣布拟在未来12个月至15个月内投资7亿美元用于扩建欧洲的晶圆厂、亚洲的封装和测试工厂和全球研发基地。

此外,NWF与闻泰科技子公司安世半导体还有更深一层关系。安世半导体不仅是NWF所提供晶圆代工服务的客户,并于2019年通过投资Neptune 6 Limited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对于此次交易,安世半导体首席运营官Achim Kempe公开表示:“该工厂的加入将有助于满足全球对半导体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而且NWF拥有一支技能娴熟的运营团队,在确保供应连续性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前,闻泰科技董事长张学政曾表示:“闻泰科技将以安世半导体为龙头,加大投入,提升创新能力,为部件和系统集成赋能,全面提升整机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建立公司护城河,企业目标是推动闻泰科技从服务型公司向产品公司的战略转型。”

在张学政的主导下,闻泰科技的芯片版图徐徐展开。

从10万到千亿市值,46岁清华系大佬,身家200亿,张学政是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张学政出生于1975年6月,籍贯广东梅州平远,现居住浙江嘉兴,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时间回到上个世纪末,22岁的张学政从广东工业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到手机行业,先后在ST意法半导体、中兴通讯、深圳先盛等手机产业链公司工作。

那一时期,手机行业成为了淘金胜地,随便一块手机主板就能赚100多元。张学政嗅到了手机行业的商机后,基于此前的工作经验,决定从手机主板入手。2006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张学政拿着10万块,在嘉兴组建了一个小团队,成立了闻泰科技。

同年2月,张学政推出了自主研发的首款手机主板产品W100。彼时的闻泰科技籍籍无名,产品更是无人问津。为了拓展市场,张学政带着销售人员来到深圳,一家一家拜访客户。有时,客户公司还没开门,他便守在门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3家客户愿意试一试他们产品。没想到,他们的产品一经上市便受到终端消费者热烈追捧。那时,闻泰科技以出货1800万台成为手机界的“神话”。随后,闻泰科技与展讯合作开发了单芯片双卡双待技术。凭借这一技术,闻泰科技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超越竞争对手,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手机IDH(手机方案设计)公司。

闻泰科技刚刚站稳脚跟,手机行业便发生了巨变。2007年,乔布斯用一款iPhone 敲开了智能时代的大门。那一年,手机设计公司的平均利润率从70%大降至15%。

正因这场危机,张学政下定决心转型升级。2008年,张学政投资建立了占地200亩的闻泰手机产业化基地,闻泰科技从“卖主板”开始转向“做手机”。但张学政不想做劳动密集型的低技术工厂,严格把控从手机设计到生产的每道关卡。转型后的几年里,闻泰科技都没找到合适的出路。

直到2013年,闻泰科技接到了小米的订单。当时,小米的拳头产品“红米”就是由闻泰科技一手操刀,从主板设计到生产,小米都不用负责。红米一上市便成为了现象级的产品,销量超过亿台,这款产品巩固了闻泰科技的行业地位。随着 4G 时代来临,闻泰科技不断拓宽业务领域,深化与华为、小米、魅族等手机品牌合作。

随后,闻泰科技开始准备上市相关工作。2014年,张学政在清华大学拿到了硕士研究生学历;2015年,闻泰科技借壳中茵股份“曲线上市”,成为A股第一家ODM(原始设计制造商)行业上市公司。2016年,张学政通过增持股份成为了中茵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并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总裁职务;2017年,上市公司的名称由中茵股份变更为闻泰科技。历经两年时间,闻泰科技终于成功实现了上市。

但手机ODM行业门槛低、毛利率低。成功上市后,张学政将目光投向了半导体行业。2018年,张学政推动闻泰科技收购安世半导体;2019年,闻泰科技借助财务杠杆斥资268亿元完成了对安世半导体的收购,创下了迄今为止国内最大半导体收购记录。

完成这笔震动整个半导体圈的并购后,闻泰科技完成了从手机代工厂商到半导体企业的华丽转身,市值更是突破千亿大关。截至8月17日午间收盘,闻泰科技的最新市值超1300亿元人民币。伴随着闻泰科技的崛起,掌舵者张学政的身价也水涨船高。2021年3月,胡润研究院发布《胡润全球富豪榜》,张学政以225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在第955名。

清华,走出一批芯片大佬

除了张学政,清华学子对中国半导体领域的贡献不可估量。

提起清华系芯片大佬便绕不开的名字——陈大同,中国芯片行业的先行者。1977年,陈大同进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学习,是同届唯一一名学习半导体专业的学生。抱着从国外学习先进技术,回国振兴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的愿望,陈大同等一群人远赴海外深度研究。

1995年,他在硅谷联合创办豪威科技,研发出了世界上首颗单芯片彩色CMOS图像传感器——让手机可以像相机一样拍照。2000年回国后,陈大同发现中国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几乎退回了初始状态,便携手清华同盟武平等创办了展讯通信,决心通过创业推动中国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实现“凤凰涅槃”。

展讯不负众望,研发出了世界首颗TD-SCDMA(3G)手机核心芯片,更成为推动国内通信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而这两家公司也先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8年,展讯和锐迪科合并成紫光展锐,紫光展锐成为国内仅有的两家手机芯片平台公司之一,另外一家是华为海思。

凭借在半导体领域的长期深耕,陈大同转身做起了投资人。2009年,国内半导体投资如同一片荒漠,陈大同转型成立华山资本。2014年,他又联合创立了清芯华创(元禾璞华的前身)——一个含着清华、芯片和创新的名字,至今投资了超过百家半导体企业,与武平、邓峰等清华系投资人一样,编织出庞大的校友网络,广泛辐射到国内整个半导体产业链和资本圈。

除了陈大同,清华系芯片圈离不开这个极富传奇色彩的清华班级——EE85班,一众芯片大佬从这里走出。今年年初,EE85班的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荣捐资在家乡宁波创办了一所理工类新型研究型大学。而在这一隐秘而伟大的班级集体里,还有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兆易创新创始人朱一明、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晖、格科微电子创始人赵立新、燧原科技创始人赵立东等知名芯片企业家的身影。

作为清华系芯片创业者的新生代表,赵立东悄然崛起。同样出身于EE85班的赵立东曾任职于AMD中国,后赴锐迪科任总裁,2018年3月创立了燧原科技。燧原科技在芯片圈被人熟知的是:创纪录地用18个月,将技术门槛最高的AI训练芯片“邃思”一次性流片成功,并于2019年12月对外发布基于“邃思”的云端训练加速卡“云燧T10”,直接PK在这一领域处于垄断地位的英伟达Tesla V100。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不到3年,燧原科技累计融资超过31亿元。

不仅如此,更有一群清华系芯片大佬们即将走向IPO的敲钟舞台——今年7月,60后清华教授朱煜带着国产光刻机“第一股”华卓精科报考科创板,虽然首发上会结果是“暂缓审议”,但依旧备受关注;明天(8月18日),从湖南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的赵立新也将收获一家上市公司格科微电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