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豆瓣开分7.5,《脱口秀大会4》还能“制造”出下一个李雪琴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豆瓣开分7.5,《脱口秀大会4》还能“制造”出下一个李雪琴吗?

炸场也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

文 | 一点剧读 糖炒山楂

李雪琴还在继续她的综艺霸屏之路,《脱口秀大会3》至今她登上了9档节目;杨笠每一次的亮相仍然伴随着“犀利的男女话题”,争议性之下她的拥趸者也越来越多……去年的现象级综艺和“造星计划”之后,市场对《脱口秀大会4》的期待值可谓居高不下。

上周二,《脱口秀大会4》如约而至,首播便将“快乐地狱”送上了热搜。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在第三季找对方向之后,这一季正在持续加码,节目网罗了更多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加入:脱口秀元老黄西、上海交警黄俊、《这就是街舞》主持人廖搏、一代网红朱一旦等,上一季的杨笠、周奇墨、何广智也集体回归。

炸场也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新面孔中黑马频出,“外貌优势”徐志胜让网友大呼“笑不活了”;北大硕士鸟鸟解构社恐击中了很多人的内心。老将中庞博状态全面回归,颜怡颜悦表演有所精进,杨笠和周奇墨的炸场虽迟但到……不过包揽脱口秀亚军的王建国、逃不过退赛梗的张博洋则惨遭淘汰。

昨晚,#杨笠 以后只调侃成功的男性#登上微博热搜榜,拿下了超3亿的阅读量。只是另一方面,随着《这就是街舞4》《披荆斩棘的哥哥》开播,《脱口秀大会4》的热度优势正在降低,在猫眼、灯塔等数据平台上,其热度基本排在五名开外。

从圈层综艺到现象级爆款,从豆瓣6.8到8.0的口碑走高,《脱口秀大会》杀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而此番《脱口秀大会4》能够承接住来自市场的期待吗?节目能够再次推出像李雪琴这样的市场黑马吗?

新人炸场、老将反内卷,现象级之后《脱口秀》如何走?

这一季《脱口秀大会》基本沿用上一季的赛制,突围赛淘汰率高达50%。残酷赛制下,“王建国张博洋淘汰”也在上周冲上了微博热搜。而刨除公司捧新人等因素,两人的淘汰更多指向的是脱口秀老将如何持续性输出高质量段子的问题。

这并不是创作者的新困境,但在经历了上一季的炸裂现象级之后,市场的期待值不断拉升,老将们的表现在某种程度来讲更是节目的基本盘和观众缘所在。与此同时考验仍在加剧:就像李诞曾直言爆灯标准会对老选手更加严格,何广智也曾在呼兰获得三盏灯之后小声议论“拍灯标准有点迷”。

整体来看,今年的脱口秀老将基本保持了高水准的输出。除了王建国和张博洋被罗永浩批评“1+1<1”外,呼兰的内卷鹦鹉、程璐的公司领导发言、庞博调侃剧本杀和盲盒、赵晓卉的甲方思维、周奇墨的天津大爷、颜怡颜悦双胞胎表演夫妻相处之道等,都让人颇为眼前一亮。

完整的文本结构和熟练的脱口秀技巧之外,更可贵的是他们不断在其中注入了新的生活感悟。程璐和赵晓卉的表演跳出了以往的夫妻、追星话题,以职场身份再丰富自己的素材;呼兰和庞博的段子则是对当下青年文化和社会现状的自我理解;颜怡颜悦以双胞胎分居的独特视角代入家庭中的夫妻关系。

杨笠算是一个特例,她聚焦的依然是“犀利的男女话题”。一个很显著的点是,在感受到去年的话题红利后,今年的舞台上以此为焦点的表演显著增多。而相比去年的辛辣吐槽,杨笠今年的表演更多被市场解读为她的和解,经历了争议之后她显然对待这一话题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比如此番的“只调侃成功男性”。

和老将面临的持续性、新鲜感考验不同,新人们的第一道考验是如何快速被观众记住。虽然被罗永浩质疑过度依赖自身容貌优势,但不可否认徐志胜就是“天生的喜剧人”,细长的眉眼加上稀疏的头发,他的调侃围绕着容貌展开,面膜、牙刷、脱发都是段子元素。节目播出后不少网友称其为“脱口秀届宋小宝”。

在网友的讨论中拥有姓名的还有吐槽老公的陕西女性步惊云、“全家只有我不是博士”的张骏、拥有了四盏灯但是放弃晋级的交警黄俊、“压垮电梯的最后一个骆驼”张灏喆等等。昨晚播出的节目中,社交恐惧症的北大硕士鸟鸟、身体有残疾但乐观向上的小佳等,也引发了网友的关注。

目前突围赛即将收尾,所有的选手逐一亮相,选手阵容的全面丰富,脱口秀老将的突破瓶颈、新人黑马的惊喜突围,都让《脱口秀大会4》承接住了来自市场的期待,也在今年夏天再次掀起了一股脱口秀的热浪。

杨澜惹争议、选手频“撞型”,《脱4》还能捧出下一个李雪琴吗?

节目一开篇,李诞便抛出了“每个人都可以做五分钟的脱口秀演员”的观点,以此为牵引的是他网罗各行各业的人士站上舞台。“新人”的融入的确为行业注入了更多的新鲜感,但跨界又谈何容易,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明星阵容的领笑员。

在豆瓣略显负面的评价中,杨澜成了被提及最多的人。相比当初杨天真、张雨绮等女性领笑员的直言敢说,她的优雅、知性、端庄似乎并不是脱口秀这一文化品类所需要的,强行融合的结果便是让她成了《脱口秀大会4》中争议性最大的人物,这一点在与选手的观点碰撞时愈发凸显。

“我真的觉得,不应该就那样嘲笑老公土”,她点评步惊云的言论戳中了网友的敏感点;之后她关于男性吐槽女朋友是“真爱”的论调,更是让网友怒其“双标”。除此之外,社交平台上“像个教导主任”、“仿佛领导视察工作”、“放不下架子,有点端着”等也成为主流评价。

而在这背后,李诞提出的“现在的网络环境可以用喜剧来调侃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少了。每个人想要把这个圈弄得再小一点的时候,要慎重考虑”才是真正值得市场去深思和警惕的。不断收紧的语言节目边界、当脱口秀不再是冒犯的艺术,就不要再人为地用个人标准来为其划界。

无论最初节目组看重的是她在主流圈层的个人影响力、还是反差风格碰撞下的话题热度,这显然都不是一个高招。而杨澜的争议也直接作用于节目口碑,这也为圈层综艺敲响了警钟:圈子不同不要强融。

新人选手身上的争议性略微隐性、也更具双面性。无论是观看时的弹幕还是市场舆论,甚至是在脱口秀演员的对谈中,我们都能够感受到高频的“撞型”和“撞题”。当然这一方面是市场追逐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某种程度上同类型演员的battle也让节目的看点直接升级。

最典型的应该是炸场的徐志胜和去年黑马选手何广智。在前者表演时镜头多次切到何广智身上,“松了一口气”同时何广智也在后采中直言“和自己的人设有点撞”,以穷和丑为切口去年他也曾在去年嗨翻全场。不过撞人设的同时,也将市场对两人battle的热情拉升到了极致:同样是老天爷赏饭吃谁会更胜一筹呢?

丧丧的鸟鸟不可避免被网友与李雪琴放置在同一维度进行讨论,尤其是在李诞指出两人同属于北大学子之后,不过前者是北大硕士。客观来讲,两人的“丧”截然不同,前者是外放的丧,整体基调仍然是明亮的,后者则是内心对社会的感知,她所描述的社恐心理更是戳中了无数人的内心。

在鸟鸟身上,文本创作的结构性和完整性也是一大特色,而这一点在去年李雪琴的身上同样显著,她的文本输出以高质量著称,组织方式和喜剧结构精巧。事实上代表人物还有呼兰、庞博、徐志胜等高学历选手。在节目中,罗永浩同样提出了当下选手面临的文本结构问题,换言之这种“高学历卷”背后更是行业的进步。

去年李雪琴一跃成为市场最受欢迎的脱口秀演员,如今鸟鸟又将如何呢?目前的市场上,已经有很多人将其视为最有利的选手之一。而整体审视已经播出的节目,市场急切去复制的下一个李雪琴、下一个杨笠,则是缔造了更多的“撞题”焦虑。

虽然有庞博、呼兰等人的选题让人眼前一亮,但脱口秀的素材正在快速枯竭中,《脱口秀大会4》的舞台上越来越多的选手调侃着容貌、身材、穷富焦虑,吐槽着女朋友和老公,“能聊的话题就那么些”,甚至成了一种共识。这也让弹幕上“低配版”、“有点像”成了很多人看节目时的感慨。

黑马也好隐忧也罢,无可否认《脱口秀大会4》仍然打响了声势浩荡的一仗,随着节目推进,赛制变化、主题愈发鲜明,也将全方位激发脱口秀演员的潜力和魅力,如今的黑马选手能否持续性突围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毕竟李雪琴的火,不是朝夕炼成的,市场留给他们的时间还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