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瑞典乐队ABBA“暂时解散”40年,再回归“美妙至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瑞典乐队ABBA“暂时解散”40年,再回归“美妙至极”

这些歌好像已经属于每一个喜爱它们的人,属于每一个对我说“噢,你不知道你们的音乐对我的人生有多重要”的人。

图片来源:Apple Music

瑞典经典音乐组合ABBA合体回归了。

92日,ABBA两首新曲《I Still Have Faith in You》和《Don’t Shut Me Down》上线Apple Music。两首新曲收录于即将于115日发布的新专辑《Voyage》。而距离ABBA上一张专辑《The Visitors》发布已经过了将近40年。

对欧美流行音乐稍有涉猎的乐迷而言,ABBA绝不是陌生的名字。ABBA成立于1972年,成员包括Agnetha FältskogBjörn UlvaeusBenny AnderssonAnni-Frid Lyngstad四人,乐队名称取自四人姓名首字母的缩写组合。

ABBA活跃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其音乐风格多变,涵盖流行、摇滚、迪斯科和民谣,乐迷遍布世界。4亿张专辑销量、17首冠军单曲,《ABBA Gold》精选集的销量甚至超越了The Beatles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即使不熟悉ABBA组合本身,大部分观众也会对其代表作有所耳闻。费翔在1987年春晚上演唱的《恼人的秋风》,就是翻唱自ABBA代表作《Gimme! Gimme! Gimme!》。全球巡演收入高达6.09亿美元的音乐剧《妈妈咪呀!》也是基于ABBA代表作《Mamma Mia!》进行改编的。

由于创作活力的消退,ABBA1982年解散,组合成员单飞。2018年,解散35年后的ABBA宣布重组,并将录制两首新曲。此后两首新曲的计划变成了包含10首歌曲的一整张专辑。

2021年,ABBA将发布重组后新专辑《Voyage》。与此同时,ABBA也宣布了2022年5月伦敦演唱会计划。不过特殊的是,演唱会上出场演出的并不是四位组合成员,而是他们的虚拟替身,且虚拟替身将使用四人年轻时的相貌。

在新单曲发布之际,ABBA成员Björn Ulvaeus接受了Apple Music专访。他介绍了ABBA两首新歌以及新专辑《Voyage》的制作过程,组合四人再次聚首录音室的感受,以及对虚拟替身演唱会的体验。

以下为Apple Music专访内容,界面文娱已经取得独家授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Apple Music

乐队重聚,《I Still Have Faith In You》

显然我们都知道彼此一直有着深情厚谊。我们不时会见面,但当我们第一次为了这张专辑一起走进录音室的时候,才格外清楚地感受到那份情谊。这种感觉有点怪,又美妙至极。一切都重现在我们的眼前,就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对我们四个来说,这是一种非常熟悉和寻常的情景。“是啊,好的,我们在录音。”

……我看向四周,看向Agnetha和Frida的双眼,在里面看到了相同的感触,看到了我们之间的温暖、友情和羁绊。你会突然意识到,世界上再没有别人能体会我们几个之间的关系。你想一想就会知道真的是这样。可悲的是,人终有一死,而且人与人之间往往无法终生保持好友的关系,但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这让我感到无比幸福。

Benny把那段旋律的小样发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首歌讲的是我们。但与此同时,很多境遇不同的人也都会发现,没错,这首歌讲的也是他们。因为我很喜欢有多重隐含意义的歌词。这首《I Still Have Faith In You》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解读。你会明白它表面上的意思是和我们有关,但其他层面上的意思,你就要自己去思考了。

我们在走进录音室的时候不知道该期待什么。我们明白,“嗯,可能我们已经江郎才尽了。”但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还有东西可说。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在这两首歌里,你可以听出很多这方面的心情,那种能够像这样归来、并为此感到骄傲的幸福和快乐。

相隔40年后的“最新专辑”《Voyage》

Benny和我尽全力创作、录制了之前那些歌曲,恰好很多人都很喜欢它们。现在我们也在做同样的事:屏住呼吸,跃入水中,接下来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不知道这张专辑会收到什么的反响,只知道我们为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就像70年代的我们一样。这是《The Visitors》的续篇。虽然相隔40年,但它仍然是不折不扣的“最新专辑”,如果你懂我的意思。我不把它看成一个独立的作品。我们把自己那些美妙的经历都放进了这张专辑。

Voyage专辑封面。图片来源:Apple Music

(在乐队重组之前)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面对Agnetha和Frida的拒绝了,这可以理解。但是她们没有。她们都很喜欢新专辑中的创意元素。我们对流行明星习惯的那种浮华不感兴趣,但在录音室里挥洒创意就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做自己,尽情尝试,看看有什么新想法。我想她们都不会抵触这样的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合体回归),过了这么久真的很奇怪。但现在突然之间,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不,我想不起来有哪次是我们中的一个或几个人真的很想做什么事,而被其他人拒绝的。这40年来,我们在“不想做什么事”这个问题上保持了高度一致。

持续40年“暂时解散”,但作品经久不衰

当初我们解散是因为“创意”的原因。那时我们感觉在录音室里的活力逐渐消退,不像现在一样能在录音室里感受到那么多乐趣。所以我们就说“咱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但从来没说过“已经结束了,已经解散而且永远不会重组了”。我们当时只是说先暂时解散一段时间,现在这段时间已经结束了。

我们曾经做过《Mamma Mia》的音乐剧和电影,环球唱片也发行了《ABBA Gold》精选集,但这些歌究竟是怎么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乐迷,并且现在依然在被频频播放?Benny和我经常这样问自己。说实话,我也说不清。我只知道我们是怎么写出这些歌、怎么录制它们、怎么创作这些音乐的,但从来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这样经久不衰。

这些歌好像已经属于每一个喜爱它们的人,属于每一个对我说“噢,你不知道你们的音乐对我的人生有多重要”的人。几乎每天都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这种话总是让我感到十分谦卑。我会觉得,是啊,它现在是你们的歌了。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都对我们的歌有特别的回忆,比如第一次约会、第一次接吻,但Benny和我对写这些歌反而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因为几乎所有歌都是用一样的方式写的。

《Voyage》虚拟偶像演出体验

我们走了不少弯路,总是出这样那样的状况。(演唱会的准备)已经过去了四年半,但我们终于走上了正轨。从个人角度,最开始我产生了一种科幻式的好奇。我当时想象:假如1979年的我能和观众对话,而且我能坐在观众席里,看着自己和人对话,会是什么样?如果我们能做出这个场景,接下来要做什么?再接下来呢?

于是就有了一重又一重的想象,想象能做的那些怪异又美妙的事。知道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我们被这个创意吸引的一大原因。

这就是前卫。我想这是娱乐行业新的前沿,在现场表演上用到很多虚拟替身,让观众到最后也不明白哪个是哪个,完全不清楚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这会是一次美妙至极的音乐演出体验,会让人们大开眼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