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你对暑假神剧的误解,证明你没有暑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你对暑假神剧的误解,证明你没有暑假

86版《西游记》至今已被重播过2000+次。

文 | 娱乐硬糖 谢明宏

编辑 | 李春晖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暑期剧相同。《还珠格格》前两部下架,牵动不少人的怀旧心肠。今年不重播就算了,难道童年记忆也可匆匆挥别?

容嬷嬷的针竟然是试金石,它可从没扎错过。以前何炅给苏有朋开玩笑,知道为啥每次转型都不成功吗?“因为我们湖南卫视每年都重播一次《还珠格格》。”

摆脱重播阴影,苏有朋总算多年阿哥熬成……不是阿哥了。事实上,今年的暑期档除了金鹰卡通在播《西游记》,宁夏卫视在播《康熙王朝》,新疆卫视在播《宰相刘罗锅》外,传统的暑期剧神兽们早已不见踪影!

记忆中的典型暑期档正在消逝。安陵容一天吃三顿巴旦木、唐僧师徒与前仆后继的女妖精、白素贞和许仙咿咿呀呀唱一整天、爱情公寓里年轻人收入不明每天泡吧,这些传统打卡项目已衰落多年了。

也难怪孙俪8月看《甄嬛传》重播都有点恍惚,“当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皇上打了甄嬛一个大耳光,我差点没从跑步机上掉下来。”大橘全剧包括滴血验亲拢共对你下过两三次手,这都撞见也是缘分。

曾几何时,暑期档约等于重播季。那些我们能背出台词的剧集的消失,本身就意味着电视台播放谱系的迭代。而当神剧隐身风华不再,大概也只剩下嬛嬛本人的一脸震惊了。

还珠已远,江湖相忘

据不完全统计,86版《西游记》至今已被重播过2000+次。尽管其古早特效多有粗糙之处,但它仍然以经典化的演绎征服了几代观众。里面的妖精看多了,也能发现可爱之处。

湖南金鹰卡通频道今年夜播《西游记》,8月31日还有0.8029%的市占率呢。老剧重看,相信“补看落下集数”的观众已经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引出在播出版本上的曼德拉效应。

有人坚信自己看的版本里,车迟国有羊力大仙下油锅洗澡的片段,不知为何长大后的重播版本竟然没有了。他们还建了“未删减40集央视西游吧”的贴吧,发现有此记忆的观众并不在少数。

过去太多年,饰演车迟国皇后的赵丽蓉老师也仙去了,有没有下油锅这段缺乏视频证据还真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这一段的先期版本和后来播出版本是有差异的。隔箱猜物时的“破烂溜丢一口钟”,最早播出的版本就是一个铜钟,有人给剧组写信说钟应是和尚的僧衣,剧组发现理解错了才补拍了一段(更有传纠谬者是钱钟书)。这一段西游记,看过铜钟和僧衣的观众都是对的,只不过铜钟是早期单播版本。

《新白娘子传奇》也是神话剧的重播大佬,不过今年暑期并没有现身,上一轮重播还是今年寒假的内蒙古卫视。该剧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一套flow可以填不同的词进去,rapper要是能效仿创作,可省不少力。

平心而论,那些红红绿绿的特效并不精美,但由于赵雅芝和陈美琪等人的身段加持,特别有感觉。抖音上最常被模仿的特效,就是“白娘子破梁王府八卦镜”以及“白娘子帮小青吸收月华”。如今仙侠剧不好看,演员们施法动作贫乏单一可能是一大原因。干干巴巴的比划,属实不像有法术的仙人。

《还珠格格》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当年拖垮了斥巨资购买版权的香港亚视,以及带红了初代自制的湖南卫视。湖南卫视不厌其烦地排播《还珠格格》,最长的纪录是14年里每逢寒暑假必放,仅自家就重播了13次之多。

谁在重播,谁已落幕?

“一个人看到什么,既取决于他所看到的对象,也取决于先有的视觉经验引导他如何去看。”库恩所言,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观众为何会去选择重播剧。

他们清楚地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没有意外也没有变更,这种安全感和掌控感是充满焦虑的生活难以供给的。同时,当得知重播时,观众会不自觉地寻找先前情感体验中缺失的部分,以实现对先在审美体验结构的弥补。

今年暑期湖南台重播《爱情睡醒了》,首播于2011年的它已然是一部10年老剧。觉得邱泽帅的观众依旧会被帅醒,而且因为童年男神的加持,还是会触发心动的感觉。打开电视,邱泽就用他极其迷人的双眼暧昧地盯着你,谁不迷糊。渣男没得洗先骂了,但项天骐依然可食!

甘肃卫视和贵州卫视播的《父母爱情》,也是7年老剧。这种年代剧重播不过时的原因,正在于它本身的内容就是怀旧的。该剧通过跨越年代的架构,讲述父母一辈从年轻到老迈的爱情故事,以颇具现代性的视角回照传统的爱情理念。

在现代的物理时空和生存场域,人们失去了自我存在的安全感,于是在父辈们的表述中找到了永恒的失落,以及通往生命来处的乡愁。这轮浪潮里的重播剧,既有《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石光荣和褚琴,也有走到《金婚》的文丽和佟志,更有无数的《王贵与安娜》们。

今年央视四套重播《人间正道是沧桑》(2009),可以说既是一次对《觉醒年代》的遥相呼应,也是对早期革命题材剧集的价值寻唤。它通过杨氏兄弟姐妹不同的人生脉络,将重大主题与生动人物巧妙融合,集中展现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83岁的导演陈薪伊,为了解年轻观众的兴趣点,还特地开着弹幕看了一遍。她发现年轻观众已然和上一代的理解有所不同,他们还是喜欢杨立青,但同时也会同情杨立仁。当重播剧遇上迭代的观众,审美坐标和价值体系的变化尤为有趣。

2020-2021年暑期,贵州卫视都在重播《悬崖》(2012),有时收视率还远超友台新剧。《悬崖》相较于过去《潜伏》《暗算》等谍战剧的故事性,优势在于文学性的开拓。

第39集,周乙知道自己身份暴露必然被捕。由于房内有监听设备,他和顾秋妍并没有直接交谈而是在写字。在音乐中不断叠换两人的表情,顾秋妍被纸条从逗笑到哭,细致地刻画了周乙面对死亡的从容。该剧运用较大篇幅和镜头语言来表达情感,无疑是具有开创意义的尝试。

今年除了东南卫视、浙江卫视在播《庆余年》,以及江苏卫视为了与《心跳源计划》呼应在深夜播《香蜜沉沉烬如霜》,暑期档大部分重播剧都是2010年前后的《悬崖》《父母爱情》《爱情睡醒了》《人间正道是沧桑》。

十年一品,代际之殇

广东台放《七十二家房客》(2008)而不播《外来媳妇本地郎》(2000),或许也是出于“十年一迭代”的周期律。在想怀旧随时视频网站点开的情况下,电视台似乎要考虑到新一代观众的审美。(当然,电视观众不仅可能全然没变,而且极有可能全体变老了)

2000年前后,内地电视台疯狂重播90年代TVB的武侠剧以及内地初代影视化的四大名著。《天龙八部》97版、《神雕侠侣》95版,《鹿鼎记》98版几乎奠定了一代人的影视审美。当《披荆斩棘的哥哥》里陈小春唱起《鹿鼎记》的《叱咤红人》,硬糖君甚至比听《友情岁月》更带感。

2010年以降,《渴望》《我爱我家》《东北一家人》《编辑部的故事》这些剧重播的次数就少了,港台剧也随之退潮;到了2021年,《亮剑》《还珠格格》《武林外传》《家有儿女》《新白娘子传奇》等剧也渐次消失在重播舞台。最简单的对比,80后挚爱无比的87版《红楼梦》,出现的频次竟已不如2010版《红楼梦》。用巨大篇幅掉书袋念原文的李少红版,年轻一点的观众还觉得是尊重原典呢。

一部剧重播的原因,从电视台来讲肯定是节约成本,花钱少不说还能有些收视率保底。冷门时段排播什么内容,都不如老剧来得性价比高。正待吃饭那会儿,同样是孙俪。看《理想之城》还得跟上新剧情,但看《甄嬛传》光听台词就能猜集数,道理是也不是?

之所以如今重播的剧集成色,含金量看起来远不如《西游记》和《新白娘子传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剧逐渐成为“一次性快消品”。因为文学性和经典性的匮乏,导致它们在重播时无法激发观众的观看欲。初看时就不是“一见误终身”的难忘,重播也就显得“当时只道是寻常”。

重播是一种跨时代的“叠印”,有的作品因为与现代文化脱节而绝少重播,首播即已陈旧。有的作品却因为超前的审美意识,在首播时受冷落,重播时被奉为经典。

1995年票房惨败的《大话西游》,在2000后被年轻人在互联网论坛解构封神就是典型。集宫斗套路大成的《延禧攻略》2018年爆火,重播率却远不如2011年的《甄嬛传》亦复如是。而后者也是在2012-2013二轮上星时,才得以全面引爆。

人们的审美心理变化,是与时代变化同步的。如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说:“每一代的美都是为而且也应该为那一代而存在。它毫不破坏和谐,毫不违反那一代对美的要求;当美与那一代一同消逝的时候,再一代就会有它自己的美。”

老剧不会永远重播,但总有新剧重播。当电视上不再重播你熟知的剧集,就很应该察觉时代的更替。下一代观众记忆里的最佳大女主假如是杨幂和赵丽颖,而不是赵薇和范冰冰,绝不令人惊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