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97%阿富汗人或陷入贫困,鸦片非法种植将迎来“春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97%阿富汗人或陷入贫困,鸦片非法种植将迎来“春天”?

全球有85%的鸦片来自阿富汗。2018年,阿富汗的鸦片产业为超过50万人提供了工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政权更迭、新冠疫情、干旱、寒冬将至,任何一项都能给一个国家带去巨大挑战。加在一起就是一场需要采取紧急行动的危机。”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太区主任维格纳拉贾(Kanni Wignaraja)警告,阿富汗正在面临“全面发展崩溃”,最脆弱人群将遭受灾难性重创。

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前,阿富汗已经是全球最贫穷国家之一。过去20年,阿富汗政府主要依靠国际援助,政府支出有75%来自国际援助。

目前,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经冻结了与阿富汗有关的资金。世界银行也暂停对阿富汗的援助。该国货币贬值,物价飙升。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公布的报告对阿富汗的经济前景做了四种预测。在最糟糕情况下,到2022年,阿富汗或有97%人口陷入贫困。

而一旦正规经济进一步恶化,非法经济的活跃度可能随之加大。

阿富汗是全球最大鸦片生产国,鸦片种植是众多低收入人群的生计来源,整个鸦片产业为数十万人提供了就业。

塔利班上月已经宣布将禁止鸦片种植,但实际能否禁止尚存疑问。有媒体报道,在坎大哈等主要产地,鸦片价格已经翻了三倍。联合国报告显示,去年新冠疫情中,阿富汗鸦片种植面积比2019年上涨了37%。

97%人口或陷入贫困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9月9日公布了对阿富汗的经济前景快速评估报告

报告指出了阿富汗目前面临的一系列困境:央行超过90亿美元的资产被冻结;IMF提供的相当于4.5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暂停;世界银行暂停援助;阿富汗货币阿富汗尼对美元下跌6.6%,到8月底为1美元兑86.14阿富汗尼。

阿富汗有超过60%家庭的收入来自农业,制造业严重滞后。该国的石油、机械等主要依靠进口。随着央行资产被冻结,阿富汗目前能用的外汇储备只够一周的进口所需。

近期,由于原材料和中间产出供应链受阻,阿富汗国内生产下跌,基本商品价格飙升。包括电力在内的能源供应也受到影响,国家电网中有33.5%的家庭遭遇断电。

报告为阿富汗下一财年(2021年6月-2022年6月)的前景做出了四种预测。

以阿富汗2020年贫困率72%为参照,在危机程度最低的情况下,也就是没有出现各自为政的诸侯经济、与巴基斯坦的贸易受阻两到四个月,到2022年,阿富汗的贫困率将比2020年上涨7到15个百分点。

在危机程度最高的情况下,也就是出现诸侯经济、与所有国家的贸易受阻两个月,到2022年,阿富汗的贫困率将比2020年上涨约25个百分点。这也意味着阿富汗将有97%的人口,接近所有阿富汗人,都会陷入贫困。

四种预测。图片来源: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上月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已经警告,阿富汗即将面临人道主义灾难。该国有近一半人口,约1800万人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每三个阿富汗人里就有一人不知道下一餐在哪儿。”

无国界医生组织本周警告,阿富汗的公共医疗系统正在崩溃边缘,医生连续数月没有收入,各医院正面临药品耗尽。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指出,在联合国目标为阿富汗筹集的13亿美元人道主义援助中,只有39%的资金到位。周一,联合国呼吁各国再提供2亿美元的紧急援助。

本周三,中国宣布将向阿富汗紧急提供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粮食、越冬物资、疫苗和药品。

去年鸦片种植再上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太区主任维格纳拉贾表示,阿富汗接下来可能面临一系列危机,包括难民问题以及更多人从事非法经济。

他担忧,由于民众没有其他收入来源,阿富汗的鸦片贸易将“蓬勃发展”。

8月17日,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承诺,该组织将禁止阿富汗的鸦片生产,“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将参与毒品贸易,没有人将参与毒品走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期,在阿富汗鸦片重要产地、南部坎大哈省,塔利班已经要求当地村民停止种植鸦片。有农户对此表示不满,但也指出,如果塔利班强制执行,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停种。

由于阿富汗鸦片种植前景的不确定性,赫尔曼德、坎大哈、乌鲁兹甘等产地的鸦片价格开始上涨。部分地区上涨三倍,从约70美元/kg上涨到200美元/kg。在北部城市马扎里沙里夫,鸦片价格翻倍。

鸦片是塔利班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这并非塔利班第一次禁止鸦片种植。

在塔利班上一次执政时期,迫于国际压力,该组织在2000年禁止鸦片种植。

到2001年,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比上一年暴跌90%,降到8000公顷;全球海洛因供应下跌75%。

但美国有组织犯罪专家、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在《争端、安全和发展》期刊中指出,由于没有可替代鸦片种植的收入来源,大量地主和佃户债台高筑,部分无法还债的农民甚至逃入巴基斯坦。

此次禁令也让塔利班付出了政治代价,引发其支持者不满。塔利班的诞生地是南部城市坎大哈,阿富汗南部地区是该组织的大本营,而鸦片主要产地也在南部。其中,赫尔曼德省是最大产地。

虽然当时没有出现抗议活动,但南部地区部落要求塔利班就禁止鸦片种植给当地造成的损失支付高额补贴。到2001年夏天,虽然鸦片种植禁令还在,但农民已经开始重新种鸦片。到当年9月,塔利班取消了禁令。

而从经济上,塔利班可能此后还从种植禁令上获益。阿富汗产量暴跌后,鸦片价格激增。2000年,鸦片的农场售价为28美元/kg;到2001年,已经暴涨至301美元/kg。

2001年底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阿富汗的鸦片种植快速复苏,鸦片继续成为塔利班的支柱收入来源。2002年,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已经回升到7.4万公顷。

1994年到2020年阿富汗鸦片种植面积。图片来源:联合国毒品犯罪办公室

联合国毒品犯罪办公室2020年的报告显示,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打击反而促进了阿富汗的鸦片种植。去年,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超过22.4万公顷,比2019年上涨37%。

在阿富汗34个省内,没有种植鸦片的省下降到13个。在收获季节,新鲜鸦片的农场价格平均为42美元/kg;2020年,阿富汗的鸦片产量预计为6300吨。该国的鸦片产量最高峰出现在2017年,达到9900吨。

全球有85%的鸦片来自阿富汗。2018年,阿富汗的鸦片产业为超过50万人提供了工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